巴克維爾 (Barkerville) — 路的盡頭 

        在巴克維爾 (Barkeville) 讓人瘋狂的年代,但它並不是最早的礦區,繼1859年鄧列維首先發現馬繩礦源之後,翌年,Keithley 博士和他的朋友們:Henry Wolf,George Harvey (哈維) 和 Isaiah Diller (「孝子」迪勒)先後在喀富麗溪和 Wolf Gulch 找到他們的財富,1860年深秋,John Rose,Ronald Macdonald 和 George Weaver 等人亦發現了鹿茸溪豐富的黃金礦床。於是成千上萬的淘金客湧上雪靴高原,搜索每一個溪谷。

Barkeville 巴克維爾
本文的名字和數字雖然眾多,可是對大家遊覽巴克維爾很有幫助。

        先到的人有福了!幸運如 George Harvey 在哈維溪,到 John Cusheon 在松雞溪,接著是 Richard Willoughby (威洛比)帶領另外三個人在洛熹河,後來還有 Bill Cunningham (野性比爾) 的三人小組和 Ned Campbell 的10人隊伍在閃電溪,「鹿茸鎮」成為這些溪河的新服務中心。不過,這些金礦雖然收獲豐厚,皆不如「大漢」荷蘭彪、比利巴克、「卡里布」卡梅倫,以及「長人」雅培、「鋼條」Steel 與「孝子」迪勒在威廉溪找到的蘊藏量那麼知名。在本文裡,歡迎大家伴我走進巴克維爾,訪尋這些挖寶群英的淘金路徑,一起分享他們發現黃金的喜悅,瞭解這片黃金山區的濫觴!

卡里布黃金山區現在沒有公路,虚線為環繞外圍的麗巴越野林業道路。

富田鎮 (Richfield) 的誕生

        1861年5月,由 Michael Brown,James Costello,Murtz Collins 和 John “Kansas” Metz 等人組成的探索隊伍從雪靴高原翻越過禿頭山,一路向北方滑落到一個溪河上首先有了新發現(稱:Discovery Claim)。然而他們的收獲並不豐富,直至長人雅培 (Ivel Abbott) 和 William Jordan 在這一條被暱稱為 Humbug (騙子) 溪一次挖出50盎司黃金才造成鼔舞。到了8月,William Dietz (外號:「荷蘭彪」Dutch Bill)率領 Edward “Ned” Stout 和 Michael Burns 的團隊在 Stout Gulch 的出口發掘了一個大礦源,於是這一條溪河便被稱為威廉溪,很多人聞風而來,這個地方後來被稱為 Richfield (富田鎮)。

威廉溪的金礦不是最早由荷蘭彪發現的,但以他的礦源最豐富而被命名。

        在發掘金礦之前,鋸木廠通常是最先要設置的,礦工們必須砍伐大樹,用於建築塹壕和水閘營造採礦條件,以及小木屋和庇護所。依據1859年由道格拉斯總督制定的黃金採礦法令規範,為求公平起見,每個礦工申請每個礦坑被限制在100平方英呎以内 (發現者可加倍),礦工必需合作以擴大礦坑面積,為求保障他們的利益,他們必須儘快派人趕往黃金專員最近的辦事處登記礦權,而且還要有人補給和做飯,這些非常複雜和艱鉅的作業,不是一個人所能完成,所以礦區有很多人合組公司,一方面增加機會,另方面分擔工作。

威廉溪的岩床多數深入地層,必須豎井深挖。

        在富田鎮剛剛誕生的時候,正如黃金專員艾雲形容:礦坑,豎井,水槽,水車,帳篷和大小棚屋像在大火後的小草一樣,沿著小河遍地發芽。它是一個粗糙的地方,到處都是溝,坑,土堆,樹幹,水渠,塹壕和水閘,實際上,你幾乎不知道要去哪裡!

        富田鎮迫切需要住房,這些最早期的山牆式先鋒棚屋由圓木堆砌,燕尾榫用直角對齊予以固定,門窗用鋸切木板嵌合,這種建築形式祇需要很少的結構專業知識,可以由經驗不足的人來建造,礦工們給它取了一個名字:「黃金村屋」Eldorado Vernacular。這種原始先鋒房屋,你可以在巴克維爾歷史村倖存下來的 Van Volkenburg 故居(52號舖)或 Louis Wylde 製鞋店(38號舖)觀賞得到。

Van Volkenburg 故居建於1864年,是 Eldorado Vernacular 最精緻的代表。

        威廉溪很快就一個小鎮,她最初是以新任卡里布黃金專員 Thomas Elwyn (艾雲)的名字稱為 Elwyntown,不久即被皇家工程師 Palmer 上尉以其豐富的礦藏更名為 Richfield (富田鎮)。次年夏天,儘管在許多地方都覆蓋著帳篷,這個威廉溪上第一個成立的小鎮已擁有63間以棚屋為主的店鋪,包括:鋸木廠,兩間銀行分行,一家飯店,一家快遞公司,一家郵局,幾間酒吧以及眾多家商店,甚至有一個由哈帕兄弟與 Edward Tormey 合作設立的屠宰場,Bill Cunningham (野性比爾)捐獻興建了 St. Patrick 天主教堂,艾雲專員更組織了一支武裝護送隊伍,聲稱可將礦工的收獲護送前往新西敏。

篷車之路通過Mt Agnes隘口腑衝下往富田鎮,其坡道非常陡峭。

        出乎意料,淘金路上治安良好,礦工們也非常遵守規定,礦區秩序井然,因為有人沒有繳交採礦許可費或重覆登記,而被沒收成果,也有人礦坑範圍超出規定,而被檢舉人分享了多出來的部分!例如 Henry Davis (1820-1900)就被戲稱為「十二呎戴維斯」,儘管力壯如牛的戴維斯不認識字,對距離卻不外行,當他從加州來到威廉溪,所有土地已被佔滿,但他發現有兩個相連的礦坑超出規定,他請求黃金專員前來丈量,結果為212呎,超出200呎所限規定,於是戴維斯就在兩個礦權中間的十二呎土地上有效地申請了他的礦權。

        戴維斯在這個十二呎的礦坑上總共提取了價值12,000美元的黃金,他後來將這個礦權賣給一個華人,該華人又挖到25,000美元收獲。從此十二呎的威名便跟隨著戴維斯,他後來在和平河鎮,Hudson’s Hope 與朱紅堡都設有百貨商店,與海灣公司的商店展開30多年的商業競爭,戴維斯晩年受風濕病所苦,身後最終埋葬在和平河鎮的東坡上,在海灣公司商店上方,那個可以讓他「向哈德遜灣公司撒尿的地方」。

Richfield地方法院始建於1862年,現建築為該地唯一仍然迄立之建物。

        1862年,在新任卡里布黃金專員 Thomas Elwyn (艾雲, 1837-1888))親自駐紮坐鎮下,卑詩内陸第一間法院在花了5,000元建造的小木屋裡成立,内設有廚房,該建築在1882年被 一座單層白色的木結構取代,其位於巴克維爾再往上游健行1.7公里處,一直用作法院直到1912年。現在這座富田鎮法院已成為巴克維爾歷史名鎮的一部分,在夏季暑假會有演員扮演 Matthew Begbie (馬修·貝比)和 Peter O’Reilly (彼得·奧雷利)法官,以幽默的方式描繪當年審訊過程,對於兒童和成人都非常富有教育意義。

        再說這位曾經參加克里米亞戰爭的艾雲專員,他接替了 Patrick O’Reilly 的職務,但是艾雲在卡里布的任期祇有半年,那年秋年,他想擁有威廉溪的股權,為了避免利益衝突而自動請辭,不過政府信任他的誠信,後來仍然聘用他擔任其他職位,他對架設 Collins 陸上電報線路與菲沙河航運出力甚大。1877年,艾雲擔任省府秘書長,直至去世,身後財産結餘不到100元。

黃金專員Thomas Elwyn歷居要職,身後可是兩袖清風!

 閃電溪上的繁榮

        Lightning (閃電)溪的含金量是僅次於威廉溪。早在1862年春天,William (Bill) Cunningham (坎寧安),Jim Bell 和 Jack Hume 這三個經驗豐富的礦工不想待在擁擠的威廉溪上浪費時間,因此他們離開威廉溪,試圖尋找更富裕的礦脈。

        William (Bill) Cunningham 外號:野性比爾,是一個來自肯塔基的年輕人,他其實已經在雪靴高原一個以他的名字為名的坎寧安溪找到過很多金子,但是野性的比爾並不以此為滿足,他賣掉坎寧安溪的礦權繼續追踪礦源(那個礦址在1930年代成為 Cariboo Hudson 礦場)。經過三個月的勘探,坎寧安等人沿著陡峭的懸崖遠足,不慎滑到一條後來被稱為閃電溪的河水中,他們看到了他們想要的「黃色斑點」,每天的收入達兩到三千美元! 

      野性比爾是一位充滿陽光正氣的男孩,第二年冬季,他帶著財富回到維多利亞過冬並且結婚,坎寧安不止將新婚妻子帶到礦區,他的岳父和岳母也一起跟來,他還在新興的富田鎮捐獻興建了 St. Patrick 天主教堂,但就在人生最興高采烈的時候,坎寧安得到噩運,他的故事後文待續!

閃電溪位於金脈的最西側,Bill Cunningham和Ned Campbell的隊伍先後抵達。

        接著緊隨而來的 Ned Campbell 和他的10人隊伍,據說在三日内,他們在上游也淘出170盎司黃金,Charlie Holtz 是 Campbell 隊伍成員之一,他興奮地說:我們稱它為閃電溪,因為它使我們看到閃電。於是,1862年夏天,在閃電溪上出現以 Van Winkle 為名的第一個定居點,那是一個祇有一條街道的小村子,街道的一側是礦工營地,由很多個帳篷組成,另一側則是通常的飯店,商店和麵包店,至少有25個企業經營著。

        但沒過一會兒,篷車之路沒有進入 Van Winkle,加上淘金量減少,這個村子開始逐漸沉靜。然而,1873年,有人在閃電溪挖出一塊30盎司的大金塊,故又掀起第二波淘金熱潮,導致 Van Winkle 復活。聞風而至的礦工們很快便在更靠近篷車路上(閃電溪與 Last Chance 溪交匯),建立了一個名為 Stanley (斯坦利)的新礦村,那裡該有的都有了,還多了賭場和舞廳,巴克維爾的傳教士每個星期都會到來宣講。

這條小路就是通往當年的 Van Winkle,這個村子已經完全消失。

        這個新興的斯坦利鎮一度吸引了許多巴克維爾居民移居,奎奈爾和巴克維爾很多商店在這裡開設分店(包括廣利公司與和利棧),聚集的華人也不在少數。當時斯坦利有三家飯店,第一家是 J. Robertson 的斯坦利飯店,它在不久之後被巴克維爾名媛 Catherine Parker 買下;另一家是 Alexander McInnes 的路屋,他是著名的卡梅倫金礦五個合夥人之一,後來定居在亞歷山大堡;最後一家是一位被暱稱為約克公爵的 William Houseman 從 Van Winkle 遷移過來的,他將他原來的 Yorkville Saloon 重新命名為 Lightning Hotel (閃電飯店)。

Lightning Creek 礦區經常偶有佳作,現在Stanley附近仍有幾戶民居。

        Catherine Parker 原來是一位胡廸前輩,那是一班跟隨淘金客來到卡里布的跳舞女孩。Catherine 最初在巴克維爾經營沙龍和賓館,並於1873年與採礦有成的礦工 John Austin 再婚,先後在富田鎮創立奧斯汀飯店及購置了斯坦利飯店,她還安排了一組胡迪舞孃從巴克維爾前來斯坦利跳舞。不過,1881年,Catherine 又賣掉了斯坦利飯店,返回巴克維爾買進當時鎮上最豪華的巴克維爾大飯店,不久之後,在1880年代中期,Catherine 便和丈夫移居溫哥華過好日子,她顯然是選對碼頭,在胡迪舞孃之中最有福氣。

        巴克維爾另外一位著名女人 Fanny Bendixon (芬莉, 1820-1899)亦不示弱,她關閉她在巴克維爾的聖喬治沙龍,搬來斯坦利開設了 Exchange 酒吧,但是到了1880年,斯坦利熱潮急退,芬莉遂返回巴克維爾重新建立她的沙龍和招待所,她於中年發福,據說體態龐大,終身沒有離開過巴克維爾。

Catherine Parker 曾短暫擁有Barkerville飯店,她與Fanny Bendixon同是鎮上名媛。

        短暫的斯坦利經歷過1880年的沒落與1905年的大型地下採金時代,最終於1933年以後全部人去樓空,除了墓地之外,至今所有的東西都沒有剩,但是,Lightning Hotel 卻是唯一的奇蹟地保留到現在?更神奇的是,她的現任主人以235,000元掛牌求售(含1.6英畝土地),以此推斷,其内部應該保持完整。其實原來的閃電飯店已於1924年燒毀,這座「珍寶」是1930年代由 John William 重新建造,其材料取自附近剛剛結束的 La Fontain 礦場,造型和造工較之60年前的「黃金村屋」大有進歩。

此 Lightning Hotel 重建於1924年La Fontain礦場時期之後,並非原來的閃電飯店。

        現在斯坦利墓地,你可看到留在當地的人在當時的生活介紹,其中包括 John Evans 隊長,他曾經率領一支由26個威爾斯人組成的龐大冒險隊,通過巴拿馬遠道前來淘金,他們經過六個月的海上航行,於1863年6月抵達維多利亞,然後完成為期五週的艱苦跋涉,最終到達卡里布。

        John Evans 的威爾斯人探險隊太晩到達,他們在閃電溪開採了兩個礦季,據說全隊總共花費超過26,000元旅費,僅回收了450元的黃金。後來有半數隊員回去威爾斯,另一部分流散到卑詩各地,祇有少數隊員留在卡里布。不過,虔誠的清教徒伊雲斯隊長並非一事無成,他於1875年曾當選卑詩省議員,可惜的是,他於1879年便在斯坦利回到主的懷抱!

        現在埋葬在伊雲斯隊長旁邊的是長期留在礦區工作的隊員 Harry Jones (1840-1936),當年威爾斯人的隊伍共有八個 Harry,因他是全隊最年輕的,所以得了一個哈利八世的外號。Jones 在1900年代也在卡里布選區當選過卑詩省議員。

閃電溪留下昔日的淘金工事,但其礦源分散讓威爾斯人鎩羽而返!

        除此之外,斯坦利墓地上還有36個空蕩蕩的華人墓穴,因為他們在天之靈已經平安被運送回到香港歸葬家鄕!其中衹有一位例外,吉氏(None Gau, 1844-1928)的中文名字已不可考,祇知道她是一個視力很差的妓女,故別名叫:Blind Mary (瞎眼瑪麗),又名:「番薯」。吉氏中年與失意礦工黃萬丁同居,她倆曾獲得僑社資助回鄕盤川,豈料吉氏卻在起程前突然身故,祇有黃萬丁獨自回去中國。        1937年,加國華僑最後一次執運,唯獨吉氏並沒有被執運,留下萬里孤墳淒處異鄕。這是否因為她的妓女身分,而被華友忽視,仰或家鄉無人迎接她的骸骨回鄉?皆無定論。這些已被執骨的華人墓穴如今植物橫生,深度很淺,巳難看出原來墓穴位置,如果坑内這些小樹未來長成大樹,就會永遠失去這些華人墓穴。

斯坦利墓地有36個空蕩蕩的華人墓穴,獨留遠處的吉氏孤墳淒處異鄕。

        在到達巴克維爾之前,還有一個讓淘金客眼睛發亮的地點。早在荷蘭彪在威廉溪大聲喧嚷的時候,出生於密蘇里的 Richard Willoughby (李察·威洛比)帶領 Asa,Patterson 和 Tilton 等三個人在 Lowhee (洛熹)河也發現了一個金礦,這條河最後通向 Jack of Clubs 湖(現在的 Wells)。

        威洛比選擇安靜,沒有急著回去申請礦權,以免驚動正在慌茫工作的人群,他們決定盡可能花最多的時間找到最好的礫石,集中全力在下雪之前獲得最大報酬。洛熹河不僅富含黃金,嵌有巨大金塊的基岩其深度不超過一米,所以工作起來也很容易。威洛比的小組僅僅開採了五個星期,就心滿意足的賣掉礦權,瀟灑地離開該地,估計他們總共獲得超過3,000盎司金塊,價值約達六萬美元。

        容易獲得的金塊很快被一掃而空,洛熹河的村子隨即消失無縱,不過,它後來是著名的金石英礦場的所在地,必須建造幾公里長的水道,並深挖埋在深層的岩床,但是黃金收益遠比任何花費都來得豐富。

Willoughby 的隊伍在洛熹河祇工作了五個星期,便將礦權賣給以後的人。

威廉溪上歡聲雷動

        所有道路都有盡頭,我們到了淘金之路的終點站。1860年冬天,極富冒險精神的礦工登上了卡里布金礦區的南端,次年發現了所有主要黃金產溪。在富田鎮,最初的開採是在威廉溪沿岸的淺層礦床進行,但在一年之內,採礦方式已經跟進深層礫石,開採深度約為20米。

        比利·巴克於1817年出生在英國劍橋郡一個貧窮家庭,1852年左右,他抛棄了妻子和女兒,獨自到達加州闖蕩,當他在美國時,他的妻子去世了。比利在加州淘金沒有成功,但他學會了採礦方法,正當菲沙河傳來黃金喜訊之後,他於1858年便來到卑詩,1861年跟隨領先隊伍到達威廉溪。比利原本在富田鎮上游的 Mink Gulch 申請了一個礦坑,但是收效甚微,第二年春天,比利決定要順著金脈前往下游,運用他從加州學會的豎井方法試探運氣,由於卑詩採礦規定,對每一個人能擁有的礦坑範圍設下100平方英呎的限制(最早發現者可加倍),於是他另外找了七個合夥人組成 Barker 礦權公司(其中兩人途中退出),打算擴大區域,鑿井深挖。

1862年Barkerville一夜成名,取代Richfield成為卡里布黃金山區的首府。

        結果財富站在他們的一邊,在鑿到金脈第一天的10個小時内,便挖出124盎司黃金(約2,500美元),據說他們六個人僅僅在第二個礦季就賺了30萬元(折算現値約6,000萬元)。在比利敲響金脈不久之前,Ivel Abbott 一次挖出50盎司黃金,Edward Stout 在 Stout Gulch,已經夠讓大家熱血沸騰,然後與比利相鄰由 R. Michael,W. Michael,A. Osborne 和 Thomas Kelly 等人合組的 Canadian 金礦公司,以及更下游的卡梅倫村,卡梅倫的礦井與 Wattie 兄弟的 Tinker (補鍋匠)公司亦陸續傳出歡呼聲,房屋和礦坑不斷沿著河邊興建,比利所處的礦村最初稱為 Mid-Town,隨即便被更名為巴克的村子:Barkerville。 

Canadian金礦公司的股權不斷易手,直至1900年代仍在開採。

        富田鎮雖然擁有荷蘭彪,Edward Stout,Ivel Abbott 和 James Steele 等人的成功例子,但她的淺層砂礦被證明不如下游豐富,當巴克維爾歡聲雷動,富田鎮的人們很快就朝更具希望的巴克維爾移動,銀行和商店也緊隨其後,學校亦於1879年遷移,黃金專員辦公室遲至1896年才遷至巴克維爾,法院則於1912年關閉,富田鎮完全被巴克維爾取代。

Richfield 曾經被完全清空開採,如今草木茂盛,殘留的礦屋讓人憶起舊時春夢。

「傷心」卡梅倫與「孝子」迪勒 

       就在比利·巴克發現他的大財富的時候,有另外一組人員亦在其鄰近的威廉溪下游區域展開發掘,那就是以 Robert Stevenson (羅拔·史提芬遜)為金主的圑隊,不過史提芬遜非常謙虚,所以將一切榮耀歸予他的摯友同鄕 John Cameron (亦稱:卡里布的卡梅倫)。1862年聖誕節前夕,聖誕老人提早到來!一個以卡梅倫為名的村子 Camerontown 隨之創立,於是在威廉溪僅僅四英哩的範圍內,出現了三個村鎮:富田鎮,巴克維爾和卡梅倫村,在1863年至1865年的鼎盛時期,威廉溪上大約有一萬名居民,是卑詩除了維多利亞之外最多人口的區域,維多利亞的銀行和商人都爭相湧入這三個新興村鎮。

很少人知道的卡梅倫村,近年有藝術家進駐將房屋修補,粉刷亮麗。

        據估計,威廉溪僅僅在1863年這一年裡,就挖出超過400萬美元的黃金,史提芬遜,卡梅倫和比利·巴克祇是其中最知名的大贏家之一。在淘金的熱血過程之中,卡梅倫有一個非常感肺腑的愛情承諾,與他隨行的愛妻和女兒在他致富之前,都因為舟車勞累不幸病逝,留下他孤單一人獨擁財富,卡梅倫答應將妻子帶回安省家鄕,不讓她留在這個不友善的曠野,當時篷車大道尚未建成,歸家之路相當困難,而且在兌現諾言之前,他還得儘快處理他的財富,因此,卡梅倫僱用了150名礦工全天候工作。有關卡梅倫傷心的故事,以及黃金礦區那些成功人士最後的結局,我們在後文開闢一個専章再為大家介紹!

篷車大道在1865年建成,大大方便了人員和貨物進出。

        邊坡採礦愈來愈困難,相對於鹿茸溪的淺層砂岩,威廉溪的黃金基岩深入地下,不容易開採,故初期被暱稱為 Humbug (騙子)溪,一旦礦藏深度超過幾十英呎,就會碰到下水層,無論是垂直向下的豎井開採(Shaft sinking),或水平方向的隧道開採(drift mining),都需要進行大量的金錢投資,例如購置 Cornish 水車抽水冲洗或大型鑿井機具。

        Isaiah Diller,James Loring 和 Hardy Curry 的迪勒公司就投資了8,000美元,在後來被稱為 Stout Gulch 下游的山坡發掘,他們的開挖工作自從在荷蘭彪發出勝利的咆哮之後就開始了,此處岩床可能埋藏在很深的地底下,所以沒有引起其他人興趣。

迪勒的礦井就在巴克維爾通往富田鎮的入口,鄰近Stout Gulch。

        Isaiah Diller (以賽亞·迪勒)出生於賓州一個偏僻的小農場,他的父親在他出生後不久就去世了,迪勒長大後生活困苦,當他聽到在遙遠的英國殖民地出現財富,他懇求母親拿出艱難存下的微薄積蓄,坐上一艘駛向巴拿馬的輪船,讓他以最快速度抵達金窩。在奎奈河岔口,迪勒幸運地跟對 Keithley 博士和 Henry Wolf 的隊伍,在喀富麗溪和高原上的 Wolf Gulch 都有收獲,不過迪勒的志向甚高,他再次向北移動,追踪礦脈的源頭。

        1861年9月,迪勒與波士頓的 James Loring 和喬治亞男孩 Hardy Curry 決定進行一場豪賭,將所有收獲全部押注在 Stout Gulch 的一個礦權上。經過兩個冬天,别隊的歡呼聲此起彼落,迪勒總共挖了17個月都苦無結果,他們不惜不斷投入資金,甚至下沉三個豎井,僱用了21名礦工,搬動數十噸重的巨岩和礫石,投資了八千美元(約近現在20萬美元),成績令人憂心!

Isaiah Diller將全副家當押注在一個礦權上,幸好成功命中目標!

        到了1863年2月,迪勒終於在一個100呎深的大坑洞看到岩層閃耀著金光,敲開了卡里布有史以來最富有的土地,開採後的頭兩個月,即生產出一萬盎司黃金(約20萬美元)!他們努力發掘,健壯的迪勒發下豪語,直到他挖出了240磅他的體重,加上那隻相當於120磅重的狗的體重,他才會離開礦坑。

        卡里布的黃金蘊藏量比美國加州更加豐富,而且集中在更小片範圍。據說,卡梅倫總共分得了30萬美元,同樣位在卡梅倫村,修補匠公司的 Wattie 兄弟各人賺取了13萬美元,其中一位成員 John Wilson (約翰·威爾遜)亦因為修補匠的財富,後來在 Savona 成為卑詩省的牧牛王;至於巴克維爾的比利·巴克的公司挖出75萬美元,比利至少可分取8萬美元。

John Wilson 後來回到 Savona 購買大量牧地成為卑詩省的牧牛王。

        在富田鎮,迪勒則帶著他和他的狗的重量,共360磅黃金離開(5,250盎司,約10萬美元),那祇是他最後總收益的大部分;擁有6呎6吋身高的長人雅培(Ivel Abbott)及其伙伴 William Jordan 曾經一次挖出50盎司造成轟動,兩人各獲得4萬美元可觀報酬;來自肯塔基的 James Steele 及其合作成員悶聲不響,在兩個月內賺了10萬美元,這些故事都祇是大家所熟知的一小部分,有許多礦工不願意透露自己努力的内容。

        請知道,以當時的金額數字,若換算現値至少要乘上兩倍再加兩個零,亦即是200倍以上。但是,其實大部分人都沒有他們那麼幸運,例如位在巴克公司對面的老鷹金礦,她祇生産到區區的一萬元,更多人祇能為別人打工,甚至有一些人葬生在他們的礦洞,遭遇有如天差地別!

可憐的老鷹金礦公司留下來的Cornish水車與小木屋。

本文內容參考自:

相關文章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