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克維爾 (Barkerville) 導覽(上)

巴克維爾歷史房屋

        巴克維爾 (Barkeville) 位於卑詩內陸高原偏遠的山區,卻是卑詩省的發祥地,故早於1924年便被加國政府宣佈為國家歷史遺址,1958年卑詩紀念巴克維爾一百週年時,省府宣告成立巴克維爾歷史遺產村將之加以保護,並於2004年交由巴克維爾文物信託會管理,該會僱用超過150名員工,使之成為北美西部最大的生活歷史博物館。時至今日,當你走進這座生活歷史博物館,你會驚嘆發現,她保留的歷史那麼豐富詳實。

        巴克維爾 (Barkeville) 保存著125間古蹟,每間房屋陳列室的展品,一切佈置都非常講究地盡力維持淘金時代的模樣,每年暑假,都有專業演員裝扮成歷史人物,為你訴說過去的事件和解釋文物典故,冀求重現當年風貎,有一些店鋪如中,西餐廳,麵包店,糖果店,照相館和禮品店皆如常營業,甚至皇家劇院的話劇秀和舞蹈表演都維持當年戲碼,還有馬車帶你遊覽園區。

巴克維爾是卑詩省耗資最龐大的生活遺產村,保留的歷史非常豐富詳實。

沙龍大火

        篷車大道建成後,商品和財物更容昜進出,只要六至七天的時間,就可以把貨物和乘客從大埠運到巴克維爾,道路是出奇地安全的,金砂不需要勞煩黃金專員的武裝隊伍護送,僅靠 Barnard 的貨運服務就可以「使命必達」。在早期眾多旅客之中,其中有一群由荷蘭和德國妙齡少女組成的「Hurdy Gurdies」(胡迪)舞蹈團,被一些被稱為「胡迪老闆」(Boss Hurdy)的人帶領,一直從舊金山跟隨淘金客來到了卡里布,這些女孩不會說英語,在孤立和遙遠的北方,卻像好萊塢明星一樣受到歡迎,成為各家沙龍店的主要景點,礦工可以用一美元與她們共跳一支舞,以此博取芳心。 其中最著名的 Bella Union 沙龍店,是由名媛 Fanny Bendixon 開設。

Fanny Bendixon 隻身闖蕩到巴克維爾開設沙龍,當時她的年齡已不小了!

         Fanny Bendixon (芬莉, 1820-1899)出生於法國,大約在25歲時登上前往舊金山的輪船,她曾經是黒幫老大的情婦,後來和比她小5歳的 Louis Bendixon 結婚,在維多利亞開設過一間沙龍,但是不久婚姻破裂,她隻身闖蕩到巴克維爾。1866年夏天,芬莉在 Moses 理髮店旁邊的店鋪完成她的夢想,開設了屬於自己的 Bella Union 沙龍店。 

      1868年9月,就在芬莉經營的 Bella Union 沙龍樓上,據說有一個喉急的礦工試圖熱吻一名舞孃,但是摔倒打翻了煤油燈,觸動火種造成屋頂立即起火燃燒,最終釀成大火,將鎮上所有116幢平房夷為平地,其中30戶為華人擁有,15幢為沙龍酒吧,無一悻免,祇剩下一棟由屠宰商 Benjamin Van Volkenburgh 建於1864年的小木屋得以悻存至今,成為巴克維爾彌足珍貴,最老資格的房子。

這座劫後餘生最古老的小木屋已拆除後來加建部分,以還原其本來面貎。

        Van Volkenburgh (凡·沃肯伯格)兄弟是從荷蘭經過巴拿馬而來的,他們像哈珀兄弟一樣,從俄勒岡趕牛上來,在富田鎮開設一個屠場販售肉品,但是 Benjamin 在1870年代便留下他的弟弟,帶著太太和三個孩子離開礦區移居往維多利亞!直至1940年代,在富田鎮出生的 Oliver Nason 購買了這座木屋,他在木屋上加建了前檐前廊閣窗和側窗,以安置他的家庭,不過在巴克維爾成為歷史村之後,這些加建的部分已被拆除,以還原其最原始的本來面貎。

        1868年火災那天,英國著名攝影師 Fredrick Dally (弗德·達利, 1838-1914)那時剛好訪問巴克維爾,他完整地報導了大火之夜。另一位享負盛名的英國風景畫家 William Hind (威廉·辛德, 1833-89)也應該被提及,他在1862年參加了著名的「Overlanders」隊伍,花了半年時間,自安省穿越中部大草原,攀過洛磯山脈到達維多利亞,後來完成了160多幅在旅程途中的素描和繪畫,留下1860年代卑詩淘金熱最好的圖像。

這座政府化驗大樓曾於1875年再次失火,再重建後増至兩層樓。

        芬莉後來又與 James Burdick 再婚,經營過聖喬治沙龍,也曾在閃電溪設立過分店,最後回到巴克維爾的沙龍直至終老,芬莉晩年身體發福,經常坐在其沙龍門前的搖椅上,看盡這個黃金山區的起起伏伏。

        芬莉的沙龍位在聖喬治飯店隔壁,就是現在 Nicol 旅館的前身,她有一段很長的故事,她的地坪原是廣利行舊址,在大火災之後被立刻重建,是巴克維爾最古老房屋之一,1880年才被傳奇的 Fanny Bendixon 夫人(芬莉)用作為沙龍和招待所,直至她於1899年去世。這座建物原本祇有單層,自1900年代易手後被加設上層,其後更換過很多個主人,也曾被勝記中醫遷移到過華人區。1920年代,Thomas Nicol 從地産商 A.J. Harper 手上同時購入這兩間旅館,便將 Nicol 旅館遷回與聖喬治飯店合體經營,Nicol 旅館的名字就是此時開始,她現在雖然不能住宿,其内部特意恢復維多利亞時代韻味,設成博物館讓大家回味,很値得入内參觀。

右二的Nicol飯店原本祇有一層,是Fanny Bendixon賴以終老的沙龍所在。

巴克維爾 (Barkeville) 歷史房屋

        巴克維爾在大火之後立即重建,在六個是期後就有90多棟新房屋被建立起來,而且主街道變寬闊了,兩旁的商戶由木造的架空行人道連接起來,以避開山洪時常導致的泥濘。

        其實在巴克維爾大火之後,其淺層砂礦產量一直以下降,個別採礦的方式逐漸式微,被水力或大型機具採礦的公司取代,加上和平河和奧米尼卡等礦區也吸走不少人口。尤其在1870年代中期,巴克維爾人口嚴重流失,幸好太平洋鐵路完成後,加上當時美國排華嚴重,有大量華工移入彌補人口損失,在此期間,水力礦場逐漸成為採礦主,居民由個別礦主轉變成礦場工人居多。

巴克維爾 (Barkeville) 不止保留房屋,還有這台始用於1880年代的碎礦機(Stamp mill)。

        到了1890-1910年,水力採礦增強動力加壓,增加採金收成,故又引入了一些勞工,例如 Likely 的 Bullion Pit 就是當時世界上水力最強的水砲(水力採礦嚴重破壞環境和生態,已於1970年代被完全禁止)。1920年代是個低迷的年代,區内很多建築都在此時敗壊,直至 Wells 的金石英礦開採,山城才重拾榮景,不過後來留在巴克維爾淘金的人,也轉變成從事服務性行業者居多。

留在巴克維爾 (Barkeville) 的Cornish水車,是水力採礦時代最早期的設備。

        儘管巴克維爾在1868年那場大火之後便立刻重建,大部分房屋是在1880年代或1900年代增建,在1869年第一批重建那90幢房屋之中,有一些被棄置損毀,或者在後來的小火災中燒毀,加上1930年代金石英礦與島山礦先後開業,帶來一波建築潮,有更多老建築被改建或汰換。

        二戰後山城漸入暮年,人口流失,很多房子人去樓空,例如 Blaie 商店和 Hopp 辦公室都被露宿者當柴火焼了(John Hopp 是一個很著名的礦主,他自1905年開始收購了很多礦權,包括1913年的 Cariboo gold fields 公司),所以在1868年大火災前後留下來的房子,其實祇有大約12間左右,其中下城區便佔了六間,其他五間分布在華人區和後巷。例如美麗的共濟會大樓,其正立面雖然寫著1869年,但其原始建築實際上在1937年被火燒毀,此乃共濟會在上址建造的第三座建築。

Masonic Hall (左上)是村内三棟不屬於省政府的建物之一,右中是Blair倉庫。

        1958年,在巴克維爾 (Barkeville) 火災百年紀念會上,省長 WAC Bennett 宣布將巴克維爾列入省級歷史公園,並成立了巴克維爾文物基金會,開始收購鎮上房屋,給予精心修復維護,有一些房屋被重新移位排列,有更多的是按照考古照片將之重新復活,使之成為卑詩省内保留得最為完整的「鬼城」。不過,在歷史村内,仍有三幢建物由私人擁有,其中包括聖公會教堂,共濟會大樓和一座私人住宅,現在走進歷史村内,集齊那12間大火災前或立刻重建的最古老建物,或者細數每間房屋的歷史,也是一種樂趣。

在McLeod小屋右後方是一幢私人住宅,前屋主Fred Ludditt不願意將屋售予園方。

聖救主聖公會教堂

        在歷史村入口,就是 St. Saviour (聖救世主)聖公會教堂在歡迎大家,但你會看到它的背面,而不是正面,那是因為篷車大道最早是從斯坦利繞過牛山(Cow Mtn.)和 Mt Agnes 山口進入富田鎮(Richfield),此處原本是巷尾,篷車大道的終點。自從1885年篷車之路改道經由老 J 湖北面行走,反方向以聖救世主教堂作為入口,教堂從巷尾轉變成為街頭,富田鎮反而成為巷尾。

紅線為現在的26號公路,黑線為篷車大道舊路。(翻拍自Wells飯店壁畫)

        聖救主聖公會教堂的木匠哥德式木結構風格,流露著英國鄉村風味,有別於一般在北美流行的美式哥德復興風格,該教堂由的 James Reynard 牧師設計,於1869年始建,直到1870年9月完成。雷納德牧師是一位才華橫溢的數學家,但不善於溝通,信眾不多,他因受不住飢寒於翌年就離開巴克維爾,四年後在維多利亞病逝。

        這座經過精心設計的老教堂,外部是鑲嵌著柳葉刀(Lancet)窗口,帶有寬闊的外框和直條木板外牆;鐘樓架在高聳的山牆頂部,內部例如條凳式座位等所有木製品都是原始的,爐子和大部分的普通玻璃窗也是如此,彩繪玻璃,風琴和電動氣泵則是後來陸續更換的,雷納德牧師特別從英格蘭訂購了主教的椅子,凖備迎接貝比法官或黃金専員有時會來聽講。

聖救主聖公會教堂是由雷納德牧師精心設計,内部木工都是一體成型。

        由於巴克維爾的房屋建造於不同年代,所以要用不同的時代觀點以欣賞這些歷史建築。環繞聖救主教堂區是第一個値得參觀的區域,在聖救主教堂北面是另外一座衛理教堂,東側面的尖頂大棚屋是礦工賓館。衛理教堂在1868年火災之後一個月内就復建完成,但它在1914年被沉重的積雪推倒而被拆除,現建築是1966年基於照片重建的,並加上了一個鐘樓。 

      A.J. Harper 是1900-1930年代巴克維爾的大地産商,他在村内買賣過許多物業,下圖這座尖頂大棚屋是一間建於1890年代末期的礦工賓館,Harper 將它用作收租,1914年賣給另一位長期居民 Charles Catlett 接手經營。

賓館租金並不便宜,據說1940年代由兩位女老師入住,每月租金共為25美元。

        在聖救主教堂西側面則是一座維多利亞時代的模擬教室(威廉溪校舍),這間教室原本是礦工兼知名作家 James Doody 建於1933年的住宅,後來被園區改成教室模樣。巴克維爾最早的學校始設於1871年(位在通往富田鎮的半路上),是當時卑詩大陸僅有的四間公立小學之一,該校自1879年遷至巴克維爾,但是那座後校舍已於1948年與驛馬車站,銀行和郵局一起被火焚毀,幸好火苗在 Bowron 和 Wendle 的屋前被控制住,災害沒有進一歩擴大。 

      James Doody 於1931年來到巴克維爾為 Cariboo 金石英礦工作,後來轉投入 Shamrock 礦場(在目前歷史村停車場的位置),1950年代,Doody 退休後和太太搬到奎奈爾北邊的十哩湖居住,因他的兒子早逝,他後來慷慨地將湖邊的整塊地坪捐給省府作為省立公園。

威廉溪校舍是一幢建於1933年的小型住宅,後來被園區改成教室模樣。

        走過 William Bowron 和 Wendle 夫婦兩幢大房子之後,依序是複製的 Cameron 鐵匠店,Barnard 驛馬車站,Golgfield 烘焙店,郵局(電報站),James Taylor 藥房和學校一路排列。Francis Barnard 驛馬車的故事在前文《備受祝福的克林頓》已介紹過了,在1910年代驛馬車仍未結束之前,商人,舞孃和訪客都會通過驛馬車站,空氣中充斥著城鎮的故事和謠言,有一次他們談論著藥房老闆 James Taylor 說要北上到和平河增設分店,可是他後來沒有再回來過!

        Golgfield 烘焙店最著名的是酸麵團麵包(Sourdough bread),那酸麵包是由一位1930年代的麵包師傅 Louis Hayd 創製的。很可惜,Golgfield 烘焙店就是1848年那場火災的起火點,左右兩邊的古老房屋遭受到波及,現在這一排從鐵匠店到小學校的房屋都是後來重建。

Taylor 藥店是1963年複製,店内藥品皆由一間結業的藥房捐贈。

Overlanders 與約翰·鮑倫

        巴克維爾 (Barkeville) 是一座生活的歷史博物館,也是一個幻想與現實融合的地方,有不同演員穿上舊時服飾扮演不同人物(他們稱為:folks),很認真地詮釋他們的角式。他們來自不同行業,有些是家庭主婦,有些則是歷史學家,大家可以穿越時空與他們交流,例如你可看見嘉洛崴老師等待學童前去上課,電報員威廉·鮑倫先生準備出門上班,熱愛戶外活動的 Wendle 太太示範烹飪等家庭生活,卡梅倫先生正在專心打造馬蹄鐵,你可以坐上漢彌頓駕駛的驛馬車聽他閒話家常,與 Parks 律師一起研究案情,或者跟隨幸福的 Fred 老先生到河邊淘金,也可以在 Golgfield 烘焙店買到熱呼呼,新鮮出爐的著名酸麵團麵包。你最好大概了解他們一些事情,否則很容易被 folks 們唬弄住!

巴克維爾有演員穿上舊時服飾扮演不同人物。左二是黃金專員鮑倫故居。

        在巴克維爾 (Barkeville) 歷史村,第一位你要認識的是電報員 William Bowron 的父親,他是約翰·鮑倫 (John Bowron, 1837-1906),有一個非常著名的省立公園以他的名字命名。約翰·鮑倫生於魁北克,他和卡梅倫鐵匠一樣,都是1862年跟隨 Thomas McMicking 兄弟率領的 Overlanders (陸路長征隊)從安省經由加里堡(今溫尼伯) ,征服大草原和洛磯山來到卑詩。那是一次史詩級的艱辛旅程,當時整個加拿大西部都沒有道路,全賴原住民響導沿途指點方向,這個大約由150人組成的淘金隊伍,其中包括著名的英國風景畫家 William Hind,以及一個唯一的而且懷孕的女子,帶領著她的三個勇敢的孩子,那是27歲的 Catherine Schubert (舒伯特)夫人。

William Cameron 跟隨 Overlanders 隊伍來到卑詩,他的店祇經營到1875年。

        陸路長征隊是由 Thomas McMicking 兄弟發起,他們於1862年4月下旬各自離開安省,相約在加里堡集合整隊,奧古斯都·舒伯特家庭就是在此時加入。6月上旬,長征隊分三批引領著牛群和馬匹離開了加里堡,7月下旬隊伍到達愛民頓堡,在原住民嚮導的幫助下,長征隊從金髮山口艱難地越過了洛磯山脈。他們是虔誠的基督徒,隊伍嚴守假日不上路的戒條,隊形拉得很長,最終到達金髮湖的時候,頭尾相隔了近半個月。

        在 Tête Jaune Cache,他們決定兵分兩路,絶大部分隊員乘坐自製的木筏沿著洶湧的菲沙河一路漂流至奎奈爾,有一些漂流過頭去了維多利亞,有六個人不幸流向河底;另外,舒伯特夫婦帶著她的孩子跟隨40幾個男人改走較平緩的北湯普遜河,即使如此,北湯河隊伍的木筏被撞毀,補給品丟到水裡,他們幾乎餓死。從加里堡開始,經過四個月的艱苦旅程,北湯河隊伍終於在10月份到達甘露堡,隊上唯一的女性舒伯特夫人,在甘露堡順利生下她的嬰兒。

翻越洛磯並不容易,從前沒有道路,河流就是高速公路。

        當 Overlanders 扺達礦區的時候,礦坑早被佔滿,他們當中祇有少數如 John Conklin 在以他為名的 Conklin Gulch (在巴克維爾東面的一個小山谷)找到黃金,其他的就像鐵匠卡梅倫,鞋匠 William Rennie 或裁縫師 Colin McCallum 那樣靠專業維生。鮑倫最初在卡梅倫鎮擔任圖書館和郵局管理員,1867年,他將圖書館和郵局遷到巴克維爾,直到進入政府部門任職。圖書館那些書是卡梅倫鎮的一個礦工 Florence Wilson 帶來的,原本有500多册,在1868年大火中燒去了大部分。

為了省錢,圖書館和閱讀室後來都設在鮑倫屋内,現址為1964年重建。

        1872年,修讀過法律學的鮑倫如願成為採礦記錄員,並於1883年熬出頭來成為黃金專員,由於他對礦工的瞭解,公平處理礦區糾紛,所以贏得大家信任和尊敬,任職達23年之久,儼然是巴克維爾的「鎮長」。鮑倫娶了比他小13歲大的 Emily,住在靠近入口的一間房子内,他有五個孩子,都在巴克維爾長大,除了電報員兒子 William 之外,其中一個是女兒是 Lottie Bowron,她曾長期擔任卑詩省長 Richard McBride 的秘書,位居要職,對於保留巴克維爾成為歷史村,出力甚大。約翰·鮑倫於1906年因病退休,卒於維多利亞,其故居曾經敗壊,於1964年重整。

黃金專員等同地方首長,但是山區辧公室非常簡樸。

Moses 理髮店街區

        在主街上,從鮑倫故居開始,下圖從左至右,你可發現黃金專員辦公室,Wilford Thomson 之家,Jocob Todd 的百貨商店,Wake Up Jake (喚醒傑克)餐廳,Moses 理髮店,以及 Hugh Watt 醫生的診所和住家,正好反映當時住商混雜的山居生活。 

      Jocob Todd 的百貨商店主要售賣皮鞋、帽子及衣服等生活用品,它原址位於省政府大樓現址,1880年代被省府徴用興建大樓便消失了。Jocob Todd 是一個精明的商人,他早在1875年便離開巴克維爾,在維多利亞建立了他的魚罐頭王國,成為著名實業家;至於喚醒傑克餐廳最初是由 Andrew Kelly 短暫開設,Kelly 不久後即轉往採礦,喚醒傑克原來祇是一間麵包店,其名字源於 Kelly 的淘金伙伴 Sleepy Jack,他在餐卓上總是昏昏欲睡,由於它跟 Todd 的商店在淘金時代皆頗有名氣,故園區將兩家老店選在一起重建,現在喚醒傑克在夏日也有提供西式餐飲服務。

Todd百貨商店,喚醒傑克,Moses理髮店以及Hugh Watt醫生的診所和住家。

        在上述那一排房屋之中,以 Moses 的理髮店最具原味。理髮師 Wellington Moses (1816-1890)很勤於寫日記,將週遭日常發生的大小事都記錄無遺,他就是 Blessing 命案獲得偵破的關鍵人。Moses 是一位出生於開曼群島,受過教育的非裔美國人,他從前當過水手,在那個嚴重種族歧視的世代,時值道格拉斯總督發出邀請,他幫忙組織一次數百個黑人家庭搬遷,大約有800名黑人移民於1858年從舊金山抵達維多利亞,許多家庭定居 Saanich (薩尼奇)半島,後來建立了 Shady 溪聯合教堂(1862年)(在 Saanichton 的 Saanich 東路 7180號)。        Moses 最初在維多利亞與莎拉開設刮鬍店和女仕沙龍,過自由生活。1866年,50歳的 Moses 離開莎拉,打算定居在巴克維爾,途中曾與 Charles Blessing 和 James Barry (巴里)一起同行,Moses 因為停留在斯坦利為居民理髮服務幾天,他們相約在巴克維爾會面。

Moses對事敏感,也有勤寫日記的習慣,其精緻的理髮店曾在1879年修建。

        Moses 到達巴克維爾後,遲遲沒有看見 Blessing 抵達,幾週後,巴里獨自出現在巴克維爾,聲稱對 Blessing 的事情一無所知。但有一次 Moses 為一位跳舞女孩剪髮,他看到女孩身上別著 Blessing 曾經給他看過的黃金別針,女孩說是巴里送給她的,Moses 擔心 Blessing 的安危,於是向專員報案,警方後來在「美人坡」發現 Blessing 的屍體,死者頭骨上的彈孔很可能來自巴里的手槍,警方循線逮捕當時逃到蘇打溪的疑犯巴里,經過審判,巴里被貝比法官判處絞刑,Blessing 沉怨得雪。

Watt醫生是Moses的鄰居,他的家擁有巴克維爾鎮上最高雅的擺設。

        Moses 的理髮店是在1879年再次修建,增加了門廊和木柱雕工細節,他還兼營著一間乾貨店,在巴克維爾度過餘生,享年75歳,他留下來那巨細無遺的日記,道盡鎮上的人事變遷,雖然有點「八卦」,已成為巴克維爾考古的重要依據。

        在這個古意的淘金小鎮,另一位長期居民也很値得介紹,Wilford Thomson 是1921年才來到巴克維爾,那時 Wilford 才31歳,他的房子就位在 Todd 百貨商店隔壁,是一幢1890年代建造的小房子,Wilford 是一個狂熱的淘金者,他沉迷於尋找黃金,一直不願意搬離巴克維爾,直至1979年去世,自此巴克維爾終於再沒有常住居民居住。

不明白Wilf是靠甚麼生活,他獨自住在這裡淘金,從31歳到89歳。

        巴克維爾自從1863年就由礦工集資興建了一座醫院 (位在已消失的 Marysville),1867年獲得省府補助後被更名為皇家卡里布醫院。Hugh Watt 醫生是一位受到社區歡迎的外科醫生,而且還是發明蒸汽機那位瓦特先生的曾孫子,從1882年直到1895年為止,他除了在卡里布醫院當値,他自己的診所就一直附設在他住家的隔壁幢。Hugh Watt 曾當選過一屆省議員,後來連任失敗便移居到斯蒂爾堡,於1914年去世。

        巴克維爾除了保留著不同時代的房屋和眾多居民的古老故事外,室内陳設也很考究,Watt 醫生是 Moses 理髮師的鄰居,他的家擁有巴克維爾最高雅的擺設,但是 Watt 醫生居住的房屋已於1930年代倒塌,現在的房子是從停車場搬來一幢1900年代的房屋替代。

Hugh Watt醫生與Jones牙醫師的診所皆於1890年代結業,這是外科手術台。

Barkerville 飯店街

        緊接著 Hugh Watt 醫生住家之後,是一列保留得相當完好的古老房屋,Thomas Nicol 旅館,聖喬治飯店,政府化驗大樓,Andrew Kelly 雜貨店等大型房屋一路向後延伸,最遠處是維多利亞時代風格的 Barkerville 大飯店與掛上美國國旗的消防局 (它也是皇家劇院的所在地)。

        聖喬治飯店擁有兩層漂亮的懸臂前廊,上面掛著一支法國國旗,在其遠端白色的建築物是政府化驗室,其原本祇有一層,後來改建為省政府大樓,它是這個路段裡唯一在1960年代重建的新産物,現在大樓内,模擬了法裔測量師 Oswald Travaillot 和醉酒律師 Joseph Parks 的辦公室,兩人都在1870年代離世,他們原本的辦公室其實都不在這裡。

巴克維爾歷史村遺留下來的建築建於不同年代,未必每間都很古老。

        在上圖遠處有一個懸臂陽台的是 Barkerville 大飯店,她是巴克維爾最華麗的明珠,她與隔壁的 Kelly 雜貨店都是火災後重建的第一批房屋之一,皆由 Kelly 家族擁有,現已改作文物博物館和禮品店;在最遠處的消防局原本祇是單純的一間消防局,卻因為大火災之後鎮上人口減少,不需要那麼大的場地,便將二樓讓與卡里布業餘戲劇協會改為皇家劇院。不過,消防局於1937年按照消防標準被重新改建,幸好改建之後,今天的皇家劇院延續了 Hurdy-Gurdy 舞者的戲碼或 McGinley 太太的幽默秀,還賦予很多現代詮釋,提供遊客一個小時的藝術響宴。

左方的Kelly雜貨店與Barkerville飯店都是火災後第一批重建的原始房屋。

兩個 Louis 的普法戰爭

        在前圖掛著法國國旗的聖喬治飯店旁邊,躲在裡面的是一排原始房屋,内容包括 William Jones 牙醫診所,Louis Blanc 照相館,Louis Wylde 的製鞋店,以及 Colin McCallum 的先鋒服裝店等,這些商店主人都是活躍在1870年代的老居民。但是他們執業的位置原本都不在這裡,園區以其具有代表性而將他們湊在一起。

        William Jones 醫生是第一位在巴克維爾開業的牙醫師,他於1857年畢業於俄亥俄州 Oberlin 學院,是自由黒人的孩子,Jones 為了逃避美國南北戰爭而與弟妹一起移民卑詩,他與 Moses 是鎮上少數非裔移民之一。在1870年代初期,山區内的非裔移民不到50位,Jones 將原來 Overlanders 成員 William Rennie 的鞋匠店改設為牙科診所,為村民修理牙齒直到1897年逝世。

        具有先鋒風格的 Jones 牙醫診所是園區後來重建的,它與旁邊原建在現址、維多利亞時代的 Louie Blanc 照相館搭配起來並不協調;先鋒服裝店則是從別處搬來的,上址曾經歷過很多不同用途。

Louie Blanc 照相館的房屋建於1900年代,其為維多利亞時代的「小品」。

        在這一排房子之中,祇有 Louis Wylde 製鞋店原來是位於原址,可是其房屋已經消失,其現在的房子是從富田鎮(Richfield)幸苦地運來,可能是1860年代遺留下來的「古物」,是鎮上繼 Van Volkenburgh 小屋之後,另一座最古老的建物。不過,園區很幽默的將法國人 Louis Blanc 與充滿普魯士愛國主義精神的 Louis Wylde 擺在一起,以當時普法正在爆發戰爭,兩位 Louis 之間的爭論定必相當激烈!

        其實這兩位 Louis 很快就離開巴克維爾了,他們這兩間店鋪存在的時間都相當短暫。現在照相館和禮服店已重新營業,大家可以在禮服店選定禮服,然後再請隔壁那位扮演 Louis 的先生幫忙拍照留念。

Wylde製鞋店是一間俗稱Eldorado Vernacular的房屋,是Richfield留下的瑰寳。

        巴克維爾於1958年被宣佈為省級遺產,故此省府將村內剩餘居民全數請離,安置在鎮外另一個卡梅倫村,從此各散西東。在省府的財力支持下,巴克維爾現在保存著125間建築,本文先重點遊覽前街主要的部分,下文再為大家介紹1930年代巴克維爾有哪三大家族!

本文內容參考自:

相關文章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