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詩首名訪客 — 亞歷山大·麥肯齊

        白人在西北海岸自内陸來的要比從海上來的更晚。在1779年美國獨立戰爭期間,蒙特婁有一群蘇格蘭裔毛皮商人為了打破哈德遜灣公司壟斷北美洲毛皮貿易,主導同業以合夥人的形式組成聯盟,並於1783年重組,正式定名為西北公司(Nor’Westers)。他們的任務是:向西尋找新的領土商機,並找到從洛磯山脈到太平洋的通航河道,因其具有蘇格蘭和法國文化的融合,得到很多法語獵人和 Métis 混血兒加盟投効。

        由於這間合夥公司是由蒙特婁的代理商與駐紮在野地負責地區營運的「越冬者」合作組成,越冬者若成為合夥人可以分享利潤,因此更加積極主動,而且他們與印地安部族關係密切,甚至很多法裔獵人娶印地安姑娘為妻(其生下來的小孩被稱為 Métis),故此在業務上更加得心應手。

西北公司以蘇格蘭人掌櫃與法國裔獵人為主體

西北公司的貿易堡壘

        從前哈德遜灣公司的毛皮貿易祇局限在中部草原範圍,藉著很多小貿易商帶槍投靠,西北公司先後在 Simon McTavish (1750~1804) 和 William McGillivray (1764~1825) 這兩叔侄的靈活運籌下,發展的腳歩很快就從十字島(Île-à-la-Crosse,1776),經由 Portage La Loche (或稱 Methye Portage, 1778),擴張到 Athabasca 湖的 Chipewyan堡(1788),營運範圍除了較早期在和平河上設立的 Fort Vermilion (1788)、Fort St. John (1794) 和 Fort Dunvegan (1805) 的和平河路線,更從 Carlton 路徑延伸向愛民頓(1794)和洛磯山屋(1799)等洛磯山區,遠遠超出海灣公司的傳統活動空間。

西北毛皮全部集中到Fort William(1803),取道蒙特婁運往歐洲,路途遥遠。

        由於英皇查理一世最初授予其侄子(萊茵河的魯珀特王子)的貿易攏斷權利(1670),僅及於流入哈德遜灣的河流流域,故此西北公司儘量在西北偏遠的地方設立貿易站,避免兩者紛爭。

        到了19世紀初期,西北公司深入麥肯齊河流域,建立 Slave Fort (1791) (1819年重建成 Fort Resolution)、Fort of the Forks (後來更名為 Fort Simpson,1803)、Fort Castor (1804)、Fort Norman (1804) 和 Fort Good Hope (1805)等極地據點,以及在 Liard 河上游設立了 Fort Nelson (1805) 與 Fort Liard (1807) 等育空前哨交易站,合稱西北地區。這些貿易站吸引附近遊獵的原住民聚集,形成現在的村落或大城市,大家對這些名字可能不感興趣,但我們常走野外的人對之卻很有感情!

西北公司的貿易站以Athabasca河域為主,並深入極地地區。
西北公司的貿易站以Athabasca河域為主,並深入極地地區。

失望之河

        1787年,出身富家的亞歷山大·麥肯齊(Alexander Mackenzie, 1764~1820) 隨其堂兄 Roderick Mackenzie 的公司加入西北公司成為 Athabasca 地區的合夥人,他們建立了成績斐然的 Chipewyan (奇佩瓦揚)堡,在本區利潤支持下,進行了兩次重要的探險之旅。

        1789年,麥肯齊朝著大奴湖出發,乘坐獨木舟順流而下流向大河口,經過11天的旅程,首次成功到達北極海,但他怨嘆地將這條極地之河稱為「失望之河」,因為這條長河沒有如他所願通到阿拉斯加的太平洋,祇是通到被冰封的大海,後來後人才改以他的名字,命名這條北美第二大流域的大河為麥肯齊河,並沿著河岸設立了好幾個毛皮貿易站。

Tony and Manal
我們也去過幾次北極海,回來寫了這兩本歷險書。

        麥肯齊並不是第一個循陸路穿越北極苔原到達北極海的人,1770-1772年,海灣公司的塞繆爾·海恩(Samuel Hearne, 1745-1792)在他第三次的北極冒險中,已經通過銅河看到過一望無邊的北冰洋。很不幸,那一次與他同行的 Chipewyans 和 Dene 族人,在現在被稱為 Bloody Falls (血腥瀑布)的地方,殘忍地屠殺了約20名熟睡中的 Nunavut (努勒維特)族家庭成員,印地安人和伊努特人因為爭奪資源,所以互為世仇。

        回程時,海恩經過大奴湖,他看到當地的 Dene 族人懂得利用銅礦製做工具,而給了他們黃刀族的稱號,現在我們常去欣賞北極光的黃刀鎮,就是 Dene 族人活動的範圍。1774年,海恩為海灣公司建立了 Cumberland 屋;1776-1782年,海恩擔任 Churchill (Fort Prince of Wales)首席交易員,也就是我們去看北極熊的地方。

Samuel Hearne是第一個到達大奴湖的白人,我們常帶朋友去那裡看北極光。

橫越北美第一人

        麥肯齊並不氣餒,1792年10月,他率領一支共10個人的隊伍改從 Fort Chipewyan 大本營逆流而上,到達和平河上游預設之營地(Fort Fork)過冬,那是位在和平河和 Smoky 河的岔口,後來成為現在的和平河鎮。

        1793年5月9日,隊伍離開 Fort Fork,溯溪而上順利接上 Parsnip 河穿越大分水嶺到達菲沙河,大約在現在菲沙河 Fort Alexandria 的位置,麥肯齊聽從當地 Carrier 族人勸告,說菲沙河下游急流不能通行,而且下游的部族並不好惹,建議改走他們 Carrier 人常用的 Nuxalk-Carrier 魚脂小道出海。

和平河上游平緩的分水嶺,是歐洲人第一次翻越洛磯山脈通道。
和平河上游平緩的分水嶺,是歐洲人第一次翻越洛磯山脈通道。

        麥肯齊於是折回後來由他命名的 West Road 河入山(原名黑水小徑,在 Quesnel 上游),再循陸路進入 Chilcotin (奇科廷)高原,穿過現在 Tweedsmuir 省立公園那如彩石般的盾狀火山地形(彩虹山脈),最終於7月22日到達 Bella Coola,成為第一位循陸路橫越北美大陸的大探險家。麥肯齊走過的這一條山徑,後來有一位英國商人 Alfred Waddington 想興建一條鐵路穿越,但是受到奇科廷族人捨身保護,結果導致流血衝突(稱:「奇科廷戰爭」),最後 Waddington 的名字留給了海岸山脈的最高峰(4019米),山徑維持原始,沒有公路可以到達。

        麥肯齊的壯舉使他於1802年被獲封為爵士,但是他與溫哥華船長擦身而過,在此48天之前,溫哥華船長才從 Nootka 港灣續程,沿内河道北上阿拉斯加,繼續尋找傳說中的「西北航道」!

卑詩有很多長達百公里的Inlet,在Bella Coola要看到海洋還有很長距離。
卑詩有很多長達百公里的Inlet,在Bella Coola要看到海洋還有很長距離。

卑詩省最古老城市

        隊伍回程後,同行的 John Finlay (後來繼任為 Athabasca 地區負責人)在和平河上游設立了 Fort d’Epinette (最早稱為洛磯山屋,後來西北公司被合併後,海灣公司將其更名為 Fort St. John)(1794),於是,Fort St. John (聖約翰堡)是卑詩境內第一個貿易站,也是卑詩省最古老城市的起緣。不過,考古學家在距北7公里的 Charlie Lake 洞穴中,發現各種1,500年前的石器工具和手工製作的珠子,證明早期人類已在上址活動了三千多年。

聖約翰堡是卑詩第一個白人據點,但到育空淘金熱之後才有定居者移入。
聖約翰堡是卑詩第一個白人據點,但到育空淘金熱之後才有定居者移入。

        聖約翰堡自從1898年掀起的育空淘金狂潮之後才有白人定居者移入,當時卑詩南部已經非常繁榮,聖約翰堡現存最古老的建築是北方和平博物館(1910),她原來是一座地方法院和監獄。西北公司的荒野獵人對卑詩和西北地區貢獻很大,他們還有哪些重要人物,請看下文再為大家介紹。

本文內容主要參考自:維基百科與加拿大百科網頁

相關文章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