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哥華船長

        在250多年甚至更早之前,俄羅斯人是最早與海岸原住民有過接觸的,1741年,白令船長便曾提及 Tlingit 人如何懂得利用鐵器和在房屋内部支柱上面雕刻。1770年代,西班牙艦隊陸續到來,首先由 胡安·佩雷斯(Juan Pérez) 吹起號角,但他們忙於籍用刀斧等金屬器具和海達人與 Nootka 人交換海獺毛皮,除了地圖草稿,沒有留下太多深刻記錄。

        到了1778年,從英國來的庫克船長與一些美國船隻也加入了探索西北海岸的行列,庫克船長甚至與 Nootka 頭目 Maquinna 交了朋友,不過,以上這些探險先驅在他們的見聞記載裡從來沒有關於圖騰柱的描述,即使是後來循陸路探訪過眾多内陸印地安人部落的麥肯齊,也僅止於驚訝最靠近海邊的 Bella Coola 原住民所擁有鐵製工具的數量,對於戶外的圖騰柱乃隻字未提。

First Nation POW WOW
Nootka頭目在加拿大第一民族國慶日

        據西門菲沙大學 Bill Reid 中心的網頁指出:圖騰柱最早記錄是來自波士頓的毛皮商人 John Bartlett 在1791年的繪製手稿。

        翌年,這些「戶外雕刻巨柱」終於出現在喬治·溫哥華船長的航海日誌裡,當時溫哥華船長帶領著“發現號”和“漆咸號”在溫哥華島西岸的友誼灣(今 Yuquot,沒有公路可達)登陸,執行 Nootka 公約賦予英國的權利,與駐紮在島上 Bodega y Quadra 的西班牙艦隊談判撤離。

Vancouver BC
溫哥華船長在友誼灣登陸,但是當時已經有西班牙人在島上駐守。

        話說在1789年 José Esteban Martínez 於 Nootka 港灣建立起島上第一個據點(Fort San Miguel),與 John Meares 和 James Colnett 等英國船隊發生激烈衝突,最終釀成英國人與西班牙人的 Nootka 危機,此事鬧上歐洲法庭,時值法國大革命期間,西班牙失去有力依靠,最後英西兩國達成第一次 Nootka 公約,雙方同意不在沿岸設立據點,共同享有西北海岸的貿易權利。但是此約沒有明訂西岸國際邊界,後來西班牙勢力被美國人取代,成為美國據此奪得哥倫比亞河域的濫觴。

列治文Steveston漁港
列治文Steveston漁港每年一度的“Ships to Shore”海洋節

        溫哥華與 Bodega y Quadra 船長在友好的氣氛下談判,但是無法達成協議,溫哥華先行離開繼續他的航程,直至1794年兩國簽訂 Nootka 第三次公約,西班牙戰艦被逼永遠離開。溫哥華船長此行仔細繪製西北海岸地圖,並提及在海達瓜和阿拉斯加内河道曾經看到過一些大型雕刻木柱,在此之後,很多船長都開始留下圖騰柱的紀載,由此相信,圖騰柱應於18世紀末期出現,剛開始時並非十分普遍,直到1830年代海上毛皮貿易發達,金屬工具容易取得才到處開花,一根根高聳的木柱豎立在各個沿海村莊,用以炫耀,表達意念,或是歡迎他們遠道而來,帶來稀奇禮物的白人客戶。

UBC大學人類學博物
UBC大學人類學博物館展示的海達瓜村莊

        目前在UBC大學人類學博物館展示的兩座海達族房屋,是1962年模仿自海達瓜村莊的覆製品,其規模不及原址的十分之一,屋前樑柱是由 Bill Reid (Haida族) 和 Doug Cranmer (‘Namgis族) 合作雕刻,前排的圖騰柱分别是1950年代吉山 Kispiox 部落酋長 Walter Harris 和呱呱卡華族 Mungo Martin 等名師的作品。

本文內容參考自:

相關文章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