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公司的荒野獵人

        自從溫哥華船長被美國朋友 Robert Gray 船長告知哥倫比亞河的地理位置之後,對於新成立的西北公司而言,如何從陸路到達這條神秘大河,並籍此拓展亞洲商機顯得非常重要。1805年,西門·菲沙(Simon Fraser, 1776~1862) 成為西北公司合夥人,被派往穿越洛磯山脈開拓毛皮貿易業務。按照西北公司的薪資制度,掌管地區業務的「合夥人」沒有很高薪資,必須要靠區域業績分享紅利,所以旗下的荒野獵人積極開疆闢土,將海灣公司(HBC)逼至潰不成軍!

西門·菲沙的任務是穿越洛磯山脈,我們的任務是尋幽探秘。

        西門·菲沙出生於佛蒙特州,他的父親是一位忠誠的保皇黨員,在美國叛亂戰爭時被俘致死,他在孩童時被母親帶至加拿大寄居叔叔家,自16歲便加入西北公司當學徒。磨劍十年掙得機會,不平凡的童年塑造其堅毅的個性,菲沙被派任的地區本來空無一物,亦為了探究麥肯齊放棄的河道是否就是哥倫比亞河,那年秋天,菲沙立刻啟程重拾麥肯齊從前走過的路,為探索未知的世界邁開大歩。他首先在和平河更上游處設立了 Portage house 補給站(今 Hudson’s Hope),並在鱒湖堡(今 McLeod Lake)渡過第一個冬天。

         這座 Portage house (搬運之家)貿易站曾在1825年遭到海灣公司放棄,但是在奧米尼卡淘金熱時期再次恢復人氣,而首次出現了 “Hudson’s Hope” 的名字,大概是與淘金客的熱切期望有關,她現在是卑詩省最大的 Williston (威利斯頓)水庫 Bennett 大壩所在地,在其附近有一個地熱冒煙氣孔,一些恐龍化石和一個棄置的煤礦。

Hudson's Hope博物館
海灣公司在1868年重新開張的商店,現在成為Hudson’s Hope博物館。

        1806年,菲沙輕易越過這段洛磯山脈最平緩的分水嶺,在內陸高原上先後建立 St. James 堡和菲沙堡,並於翌年再建立喬治堡,為探索下游預作凖備。這些新設據點是以 St. James 堡為中心,為歐洲人在卑詩大陸最古老的定居點,菲沙為這塊新開拓的領域取名為 New Caledonia (新喀里多尼亞),以紀念他的蘇格蘭故鄉。很可惜,St. James 堡後來並不位在16號金髮公路上,雖然名列國家歷史遺址,現址的原木建築群已努力恢復到1880年代,稱不上卑詩省最古老的建築。

St. James堡
St. James堡現為國家歷史遺址,現址的原始木製建築群已努力恢復到1880年代。

        不過,當我們在 St. James 堡鎮上遊覽,除了意外發現一間中餐廳外,還在 Stuart 湖畔,看到一座雕工特別的 Our Lady of Good Hope 天主教堂,教堂外的標示牌表示這座教堂始建於1873年,是卑詩内陸最古老的教堂之一,教堂後來在1905年重新修飾而成現貎,這是我們在 St. James 堡最大的收獲。

Our Lady of Good Hope天主教堂建於1873年,是卑詩最古老的教堂之一。
Our Lady of Good Hope天主教堂建於1873年,是卑詩最古老的教堂之一。

        1808年5月28日,西門·菲沙大隊一行24人從北邊的喬治堡(今PG,喬治王子城)出發,包括兩個蘇格蘭職員,兩個 Dakelh 原住民本地嚮導和十九名船員,共乘坐四艘獨木舟沿著後來以他的名字命名的菲沙河順流南下,過程並不順利,他們通過一些險峻的峽谷和急流,有好幾次河道無法通行得要放棄獨木舟改爬山路,第一次是將獨木舟和 Dakelh 嚮導留在 Bridge River (橋河)急流上游,歩行前往利盧埃特,他們與一百多名 St’át’imc (士達利姆)戰士在 Cayoosh 溪營地狹路相逢,菲沙後來用金屬銼刀和水壺與酋長交換鮭魚乾和獨木舟,成功對方化解敵意。

St'át'imc人在Bridge River急流的傳統捕魚和風乾魚棚至今仍在使用。
St’át’imc人在Bridge River急流的傳統捕魚和風乾魚棚至今仍在使用。

        從地獄門(Hell’s Gate)到 Yale 那一段菲沙峽谷極端洶險,兩端三百多米高聳的岩壁,只留下35公尺寬的狹窄水道,是整條菲沙河最窄,最深,水流最湍急和最危險的水道,加上暗礁險石,讓船隻很難通過,隊員在岩壁上建造垂吊棧道攀爬,猶如在鬼門關前走過一趟,使得西門·菲沙留下:「有如地獄之門,難以逾越!」那句千古慨嘆。經歷了最糟糕的旅程,他們到達了相對平靜的 Spuzzum (意為“小平地”),在那裡他們看到了一些原住民營地和墓地,菲沙隊伍受到 Nlaka’pamux (印拉卡泡末)族 Pelek 酋長熱情款待。

地獄門(Hell's Gate)
地獄門(Hell’s Gate)的入口現在是一個森林遊樂園,有橋樑和吊車連接兩岸。

        好不容易渡過地獄門來到現在的 Yale 和 Hope 一帶,河面終於豁然開朗,1808年7月2日,西門·菲沙順著河水出海,到了今天馬坡夾溫哥華機場的位置,耗時36天的旅程,成為第一位循陸路抵達低陸平原的歐洲人。但是這條河道位處於北緯49度,儘管當年溫哥華船長曾經來過,還命名了幾處地方,可是這條河流被船長遺漏了,故沒有出現在他的地圖上,她與北緯46度的大河差了300多公里,不是他們想要找的哥倫比亞河,而且這條未知名的河流路線路途險峻,也不太可能建議給西北公司採用。

        在菲沙河口,菲沙隊伍先後受到 Musqueam (馬斯琴)族人和 Kwantlen (昆崙)族人追擊,無奈無法多看一眼,便落荒逃回河流上游。1808年8月6日,探險隊在出發後第71天平安返回喬治堡。

西門·菲沙到達菲沙河口,很可能在Southland受到Musqueam人狙擊落荒而逃。

        西北公司後來在下游成立了 Fort kamloops (1812) 和 Fort Alexandria (1821),與新喀里多尼亞那三座貿易站連接起來。1830年代,海灣公司先後在 Nass 河口和 Bella Bella 設立了 Simpson堡(1831) 與 McLoughlin堡 (1833),亦以新喀里多尼亞作為臍帶供應毛皮帝國最後養份。西北公司還有哪些偉大的荒野獵人,請看下文相告。

本文內容主要參考自:

相關文章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