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地球暖化造成氣候反常,加拿大卑詩内陸除了夏天面臨熱氣穹頂 (Heat dome) 威脅,引發創紀錄的高溫,以及融冰導致毀滅性的洪水,冬天則有極地渦旋 (Polar Vortex) 來襲,就像 2019 年那樣,加上北極冰層融化,使得太平洋中東部海水異常變冷,向太平洋西岸撲去,造成反聖嬰現象 (La Niña),增加東亞颱風數量;而北美西海岸出現大氣河流 (Atmospheric river),使得卑詩省冬季雨量增加,山區雪風暴頻繁,氣候變遷正威脅著每個人的家園!

在冰天雪地的加拿大,媒體上經常出現很多有關冰雪的專有名詞,而且一下子又多了一些氣候名稱,讓我以緊接著的三篇短文,為大家整理一下。首先是我所遇到過的幾場雪風暴!

Snow storm in South Alberta
Blizzard (暴風雪)是其中一種雪風暴,攝於 2014 年 11 月初,在 Alberta 南部。

Blizzard (暴風雪)是一種強烈的冬季雪風暴 (Snow storm),在加拿大被定義為陣風時速達 40 km/hr 或以上,並持續至少四個小時或甚至數天,其伴隨著大量降雪,導致能見度降低至 400 米或以下,剛好是40 km/hr、400 米和四個小時。暴風雪的威力和規模很大,通常延伸到數百至數千公里,同樣一個氣團落在溫哥華可能祇是普通的一場大雨,在洛磯山區卻會釀成災難。在強烈暴風雪下能見度太低,容易造成車禍致使路面交通嚴重癱瘓。我們最近才碰過兩次,聽說是由俗稱「大氣河流」造成,結果道路封閉多時。

所謂「大氣河流」,那是氣流透過一條狹窄水氣輸送通路,將海洋上被蒸發的海水大量灌入大陸,帶來極端降水。因它最初被發現從盛產鳳梨的夏威夷群島,將豐沛水氣帶到美國加州西岸,故被稱為「Pineapple Express」(鳳梨快遞),也最廣為人知。據維基百科說,大氣河流通常有幾千公里長,卻只有幾百公里寬,單條氣流可以攜帶比亞馬遜河更大的水流量,而影響卑詩省的這一條大氣河流,是到了 2019 年才被氣象學家確認。

Blizzard,Snow storm,暴風雪
暴風雪(Blizzard)伴隨著強風和大量降雪,並且持續甚久,這才是剛剛開始而已。

那一次是我在車上等待時間最長的經驗。記得 2021 年深秋時節,在 11 月 14 日週日午後,洛磯山上氣溫仍然高於零度,白楊己經脫掉秋天的葉子,等待換上冬天的衣裳。但一股超級氣團忽然來襲,溫哥華下起大雨,可是氣團到了山區卻成為暴風雪 (Blizzard),在短短半天之内,朱紅山口降下累計超過 30 厘米濕雪。那時正因為 Golden 通往露易絲湖的一號公路封閉半年,以拓寬岩壁路段,逼使所有卡車及汽車繞行不適合大卡車行駛的 93 號公路(雙線及沒有設置可供緩衝的候車處),結果有一輛卡車來不及為輪胎掛上鐵錬,使得其後車卡推撞前車頭,卡車前後折斷半卡在公路上,然後又有多部車輛追撞 ……。

我們自下午三時離開 Golden,大約五點鐘在山口前 70 公里處開始慢車。在等待期間,很多車輛停在公路上休息,這使大家很容易發生誤會,因為即使道路能走,卻會讓不知情的車輛跟在後面茫然苦候。半夜了,有些不耐煩的車輛開始越過中線超車,俺也不落人後跟隨。幸好沒有來車(可能在前面被堵住了,只有少數電力不足的電動車掉頭),我們在穿梭中走走停停,最後還是停下來了。我們在車上睡不著,也沒有地方可以上厠所,一個又一個小時過去,總共等待了十二個小時,結果車龍總算起動,終於獲得放行通過山口,見到對面的車道在當晩已被關閉。我們在早上六點半到達露易絲湖的飯店辦理 Check-in 手續,更意外的是,露易絲湖竟然下雨,不是下雪!

洛磯山區缺乏替代道路,祇要看見車輛停下來都不是一件好事!

雪風暴不僅限於暴風雪 (Blizzard),有一種雪暴的威力比暴風雪更驚人。Snow squall (雪颮或雪暴)是指突然其來的大風雪,伴隨著巨大陣風,其景象類似於暴風雪,但陣風及降雪量有時候比暴風雪更加強勁,甚至會將行駛中的汽車推出路外,這在亞省尤其普遍,我們也時常看到雪颮過後,被棄置在路邊雪堆的失事車輛。

Snow squall (雪颮) 通常是由北極鋒面(鋒面颮)或雪湖效應(或海灣效應)引起,它們在氣流上形成了一條非常強烈和狹窄的大颮線。雪颮不止風力強大,降雪嚴重影響視線,而且常伴隨著急凍效應 (flash freeze),使得路面突然變滑,讓車輛失去控制,故此雪颮比暴風雪更容易造成交通意外。駕駛者最安全的做法,就是立刻打閃燈減慢速度,並且儘快找地方靠邊,離道路愈遠愈好,以免被其他失速車輛波及,靜待雪暴不久過去。幸好雪颮較暴風雪的時間較短及範圍更小,來得快去得也快。

雪颮 (Snow squall)
雪颮 (Snow squall) 通常是由北極鋒面或雪湖效應引起,來得快去得也快。

Ground blizzard (地面風暴)不同於暴風雪 (Blizzard),當時天空根本沒有降雪,但強風吹起並吹散地面鬆散的積雪 (Snowpack),形成狂風掃白雪、類似雪暴景象,不過,雪花並不是從雲層掉下來,而是從地面吹起的。地面風暴最常見於季節的過渡時期,每當鋒面通過該區,導致風力迅速增加和溫度變化,有時風速每小時可達到五六十公里或以上,強烈陣風迅速捲起積雪,造成白茫茫現象 (Whiteouts),也會將重物吹起。

地面風暴經常出現在開闊且相對平坦的大地,因為例如樹林或房屋等遮蔽物至少可以減弱風速,我在哥倫比亞冰原和育空大地最常看到,地面風暴帶來「風蕭蕭兮白雪茫」的感覺。地面風暴另一個危險的原因,是它之前的睛朗天氣,讓人放鬆了警惕,尤其北極鋒面伴隨之後的低溫,任何曝露在外的人都有凍傷或失溫的風險,也可能會將人吹倒。

Ground blizzard (地面風暴) in Haines Hwy, Yukon, 育空,Tatshenshini-Alsek Provincial Park,BC
我們最懷念的地面吹雪場景,在育空 Haines Hwy。

前圖水平流動的地面風雪祇稱得上是「風吹雪」(“Breeze”),下圖這道混合型的地面風暴 (Ground blizzard) 才真嚇人!

按照維基百科分析:地面風暴分為三種類型:水平平流、垂直平流和熱機械混合型 (Thermo-mechanical)。在水平平流中,吹過地面上的風幾乎沒有大範圍的向上運動;對於垂直平流,強風具有大規模的向上運動能量,將雪吹入大氣層,形成高達幾百公尺類似龍捲風的「雪捲風」,我們在北極苔原曾經看過;熱機械混合型的規模最大,常常出現在山區地形,強烈不穩定氣流導致雪粒在大氣中形成巨大的滾動對流,產生激烈翻滾而且密度很高的大雪浪,造成不可預知的危險。

育空 Wright Pass,熱機械混合型地面風暴, Richardson Mountains, Yukon, Thermo-mechanical Ground blizzard,Wright Pass in the Richardson Mountains on the Dempster Highway in the Yukon just south the border with the Northwest
熱機械混合型地面風暴遮天蓋地迎面撲來。在育空 Wright Pass。

我在育空就碰過一次熱機械混合型地面風暴,當時我們正穿越 Richardson 山脈的 Wright 山口,它祇有海拔 955 公尺 ,卻因位處於北極圏以内,嚴寒和風速使它成為北地風雪最大的山口(沒有之一),它在雪季經常無預警地關閉,斷絶育空與北冰洋的聯繫,我們也被它擋了兩次,到了第三年雪季才成功自駕到達北極海。

你別少看那時天色尚佳,但轉瞬間眼睜睜看著這道像一面 “雪牆” 般的滔天大浪,宛如雪崩一般迎面撲來,然後遮天蓋地就像墜入五里霧中,前方幾乎白茫茫一片,Absolutely Whiteout,能見度甚低,完全看不見路基或地平線,逼使我在馬路中央就立刻把車子停下來,絲毫不敢再稍微前進,並祈禱後方沒有來車追尾。幸好育空車輛甚少,我們在車内無助地枯坐(不可能靠邊或打開車門),大約等了十幾分鐘,風力減弱視野稍清,我們慢慢移動,最終脫困。說真的,那是我認為最危險的一次旅行經驗,到現在仍然心有餘悸!

除此之外,雪風暴 (Snow storm)還包括濕雪 (Sleet) 和凍雨 (Freezing rain) 這兩種最常造成雪災的降水模式,我在下文再為大家介紹。

本文資料來源,主要來自維基百科。

相關文章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