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 Williams Lake 到 Quesnel  

湖水在融冰時發出隆隆雷聲,像笑聲懶洋洋地從山谷中迴盪,風吹過雲杉和松木,像哨兵在周圍山丘上吹響的哨語,即使有一天威廉氏湖會變成城市,美麗的自然和寂寞,也絕不會遙不可及!

北方的春天來得很晚,威廉氏湖到四月中旬才開始融冰。

威廉氏湖甦醒

        自從篷車改道之後,所有人都搬到 150 哩屋,威廉氏湖被人遺忘了好長一段日子,連郵局都取消了,甚至沒有名字,祇被稱之為:平貝克的牧場。直到 58 年之後,太平洋大東方鐵路(PGE)到達,該處才有了轉機,由於火車不喜歡爬上 Deep Creek 的山坡,所以選在威廉氏湖設站,此地得以復活。當時的卑詩省省長 John Oliver (1918-1927在任)以與其相鄰的大湖的名字,將此地定名為威廉氏湖。

        1920 年 1 月,寒風凜冽,大東方鐵路第一列客運和貨運列車駛進威廉氏湖,當時這裡祇有幾個新移入的居民,在車站對面的大馬路上,是新建的湖景飯店和 Roderick MacKenzie 新設的商店,這兩座房屋連同火車站,在可見範圍內就祗有這三座建築物,而且天氣非常寒冷,所以幾乎沒有甚麼通車儀式。

値得一提的是,該座火車站是大東方鐵路現在僅存的兩座原始車站房屋之一(另一座在奎奈爾),也是威廉氏湖最古老的建築物;而這一家湖景飯店是由華人 Jack Chow 投資興建,它與 MacKenzie 的商店同時在 1921 年的大火燒毀,不過它們又被立刻重建,共同支撐起威廉氏湖的經濟。周氏最終於 1945 年賣掉飯店移居溫哥華,該飯店亦於 2005 年的火災中一去不返,至於 MacKenzie 的商店後來被 IGA 超市取代,舊址現在換上一間酒吧和燒烤店。

愛徳華時代風格的威廉氏湖火車站,現在轉型為藝術畫廊和禮品店。

        威廉氏湖是紀念該族的酋長威廉,也許也紀念威廉·平貝克,平貝克的第一任妻子是威廉酋長的女兒,威廉酋長當年極力阻止族人參與奇科廷族與白人的衝突,避免了族人無謂的犧牲。

        話說英國商人 Alfred Waddington 計劃從 Bute Inlet 建造一條鐵路,沿著麥肯齊走過的油脂古道通往亞歷山大堡,以取代途經菲沙河谷前往卡里布黃金礦區的路線,這將縮短鐵路接近一半的路程。但是,這條鐵路永遠不會建成,當時天花病正毀滅著每一個原住民村莊,奇科廷人獲知計劃,強烈反對其侵犯領土,而且恐懼天花傳染病繼續蔓延,1864 年 4 月,由 Klatsassin (克拉達辛)領導的奇科廷戰士襲擊了高原上的鐵路工人營地……白人展開圍捕行動……,習稱:「奇科廷戰爭」。

        整個事件導致雙方都有 20 多人被殺,包括參與圍捕的帽子溪牧場園主 Donald McLean,以及事後有六名奇科廷首領被西摩總督判處絞刑。150 多年來,受到打擊的部落難免耿耿於懷,直至 2018 年,杜魯多總理和簡慧芝省長先後代表政府向奇科廷人道歉,期望為奇科廷事件劃上句點。

1862年卑詩爆發天花大流行,幾乎將第一民族滅絶。(本圖與本文內容無關)

        畢竟威廉氏湖是前往 Chilcotin (奇科廷,或 Tsilhqot’in )高原唯一通道,是一個十字路口,自從 1953 年有一條長達 454 公里的 20 號公路通往 Bella Coola,沿途高原景色風光優美。在威廉氏湖外圍有很多最早期在菲沙河谷成立的牧場,例如鹼湖牧場、幫派牧場和 Meldrum Creek 牧場,都可以從此路進入,所以威廉氏湖自從 1919 年便舉辦牛仔節,Stampede 比賽場地就設在平貝克的原來的牧地上,現在成為卡里布高原上每年最盛大的節日之一(在國慶日的長週末舉行)。

        1970 年代以後,伐木和旅遊業興起,威廉氏湖人口增加,現在居民達到一萬人,其中有兩成是 Secweepemc (悉古潘)族,大家不要少看這一萬名人口,那在卑詩內陸高原上可是排名第三,在卡里布公路上是一個非常大的城鎮。現在建設宏偉的威廉氏湖旅遊探索中心,你可參觀奇科廷人博物館和卑詩牛仔名人堂館,至於那個被 Gustavus Wright「截彎取直」的 Deep Creek 地區,後來成為第一民族保留區,反而沒有可以停留的景點。

威廉氏湖是候鳥棲息地,俗稱塘鵝的白鵜鶘(Pelicans)每年都會回來育鶵。

鄧列維與蘇打溪

        離開威廉氏湖,卡里布公路經過 McLeese 湖之後再度與菲沙河會合,然後在 Soda (蘇打)溪變成河邊走廊,在蘇打溪之前,你會發現在菲沙河畔有一個原住民傳統魚場,那裡是 Xatsull (赫蘇)部落的歷史遺址,該部落和帽子溪的邦拿帕部落同屬於悉古潘大族,他們最擅長用土堆構成保暖的坑屋(稱:kekuli 或 Pit House ),那是悉古潘人一種傳統冬季房屋,其外層用土堆築成一個大洞穴,裡面內壁用扁柏木支撐,可容納 20 至 30 人,内部頂部中間有個大洞,讓族人在生火時空氣流通,它由一根圓木造成一道斜斜的樓梯通往屋頂,以方便進出或逃跑。這種用土堆築成的避寒居所在卑詩北部原來非常普遍,後來我們在 St James 堡,甚至在北極海的伊努特部落都看見過。

Secwepemc 人的坑屋(Pit House),外部像一座土堆,內部別有洞天。

        幾多哩算到蘇打溪(180 哩)之後就很少再算了,因為道路承包商 Gustavus Wright 的企業號已經在岸邊等著,準備好要將貨物和乘客接駁到奎奈爾。1862 年,當蒸氣船開航的消息傳開時,曾經有幾位新西敏商人聞風而至,例如身為蒸氣船股東之一的 Robert McLeese (1828-1898)和 Joseph Senay 便合資在蘇打溪搶建了 Colony 飯店,Peter Dunlevy 的 Exchange 飯店則緊靠近隔壁,也有一些人開設了商店,鐵匠店及酒吧。

        1869 年,第二艘蒸氣船(維多利亞號)投入服務,將航綫延伸至喬治堡,兩年後,北卑詩出現新礦區,蒸氣船更被帶到 Takla Landing,以服務進入 Omineca (奧米尼卡)淘金的旅客。

蘇打溪有一個 Xatsull 遺產村,Secwepemc 人最擅長用土堆建造坑屋。

        鄧列維(Peter Dunlevy, 1833-1905)是卡里布的首位幸運兒,也是一位有成就的紳士商人,他自從在馬蠅河獲得首筆財富之後,早在淘金客還未大擧進入的 1860 年,已經在海狸湖設立路屋,那處是從 150 哩屋進入福士鎮淘金區必經之路。兩年後,鄧列維為了迎接篷車之路到來,又在蘇打溪圏購土地,設置牧場和興建飯店,他的牧場最終佔地 1,000 英畝,其中一半用來種莊稼,一半用作養牛,他最先娶了一位原住民太太,1875 年又與維多利亞的 Jennie Huston 結婚,亨受齊人之福,是蘇打溪第一個也是最大的大地主。

從前通往蘇打溪碼頭的道路商賈雲集,現在路旁山金車(Arnica)叢生。

        鄧列維最終在整個卡里布開設了九間商店(包括 McLeese 湖),其總部就設在蘇打溪。可是蘇打溪的興旺,祇維持到 1886 年,因為北卑詩淘金熱結束,那一年蒸氣船服務中斷,所有人都走了,剩下鄧列維(包括他的第二任妻子和五個孩子)和 Robert McLeese 苦守著直讓他們哭笑不得的飯店,他們兩人都留在蘇打溪,始終沒有看到蒸氣船再次航行。

直到 1909 年,蘇打溪經歷了第二次繁榮,因為太平洋大鐵路(GTP, Grand Trunk Pacific)將要扺達喬治堡,它連接了溫尼伯與魯珀特王子港,於是蘇打溪的輪船航線再次復活。當時北卑詩共有 12 艘蒸氣船運行,其中菲沙河就佔了九艘,在那段日子裡,儘管蘇打溪,奎奈爾和喬治堡是蒸氣船最主要的停靠港口,但是也有一些冷門路線,例如在 Nechako 河上的 Vanderhoof 和菲沙堡,以及在 Stuart 湖上的 St James 堡,都有提供輪船服務。

蘇打溪祇剩下幾戶人家和一些農場,以及這一間被遺棄的法院和監獄。

1921 年,大東方鐵路開通到達奎奈爾,可用汽車連接喬治王子鎮,菲沙河的輪船服務宣告走入歷史,蘇打溪完全沉沒。鄧列維選對了金礦,卻顯然選錯了投資地點,因為到了現在,蘇打溪祇剩下幾戶人家和一些農場,沒有值錢的家產可以留給孩子。

        在 1960 年代,有一個 Kaufman 家庭在鄧列維的土地上開始放牧,後來研發出一種特別甜的玉米,遠近馳名。直至現在,每年夏天收成季節,城市家庭都會扶老攜幼前來採摘,Kaufman 的農場除了生産甜玉米,櫛瓜(zucchini),小黃瓜(cucumbers),瑞士甜菜(swiss chard),甜菜(beets),豌豆和蠟豆,還有西蘭花,花椰菜,茄子,西紅柿,胡蘿蔔,辣椒,甚至芹菜和唐萵苣,種類相當豐富,他們的藥草園還生産香菜,鼠尾草,迷迭香和百里香等草藥,歡近大家前往摘取。

蘇打溪有一塊臺地很適合耕種,Kaufman 家庭在此設立了鄧列維農場。

「豬腿」路段

         緊接在蘇打溪之後的是 Mud Lake (泥湖),從前也是進入奎奈爾湖的入山口,早期淘金者如鄧列維,George Weaver 和 James May 皆曾在湖畔設置路屋,由於蘇打溪商人 Robert McLeese 晩年曾代表本區當選卑詩省議員,故此地便被更名為 McLeese 湖,那些早期的路屋早已過去,現在搖身變成很多湖濱小築和一間度假村。

        經過了蘇打溪和 McLeese 湖之後,沿途的路屋明顯減少,第一民族也從 Shuswap 族換上 Dakelh (Carrier)族,該族對白人非常友善,甚至先後兩次帶領麥肯齊和西門·菲沙的旅行隊伍到達太平洋。1821年,西北公司在被哈德遜灣公司合併之前,曾在這裡設立了西北公司歷史上最後一個貿易站,為了紀念亞歷山大·麥肯齊的壯擧,該建築被命名為亞歷山大堡。

在亞歷山大堡最早期的大約位置,有一家人開設了一間小餐廳。

        1836 年,亞歷山大堡被燒毀,由於它是連接新喀裡多尼亞內陸與甘露堡的重要連接點,因此海灣公司對其重建,但這一次,它被重新安置在菲沙河西岸,因為那裡有更多可用土地,亞歷山大堡一直堅守崗位,直到淘金熱到達該區。1867 年,這座貿易站被關閉,海灣公司將商店搬到奎奈爾。到了 1877 年,亞歷山大堡的原始地點成為 Alexander McInnes (麥金尼斯, 1836-1911)的路屋和農場。

        麥金尼斯是著名的卡梅倫金礦五個合夥人之一,他在維多利亞與 Elizabeth Roddy 結婚之後,在卡梅倫村和 Van Winkle (閃電溪)都擁有路屋,該區沒落後,才帶著四個小孩定居在亞歷山大堡。McInnes 於 1911 年去世,路屋此後由其女兒和女婿繼續經營,但是在二戰之後,路屋生意無以為繼,一切都消失在荒煙蔓草叢裡,卑詩省府曾說過要將之修復,卻始終沒有實現。

這座老屋廢置在亞歷山大堡旁邊,從門廊設計推斷應是1910年代以後的建築。

        卡里布有一條「豬腿公路」?篷車之路早在 1863 年春天便拓寬來到蘇打溪,但從亞歷山大堡再延伸到達奎奈爾河口那短短 30 英哩道路工程,卻遲遲發包不出去,因為沒有人願意得罪賴特和輪船公司。直至兩年後的九月份,篷車之路終於由 Robert Smith 完成合約,被賴特罵他為「豬腿」(按照意思,應該是「狗腿」才對)。篷車大道建成後,奎奈爾取代福士鎮那條祇供礦工徒步行走的山野小徑,成為卡里布的主要運輸路線。這一段路在早期祇有七間路屋,因為驛馬車從 150 哩屋到達奎奈爾不到半天的路途,因此沒有必要在半路上停下來。

這一段「豬腿公路」雖然路屋數目不多,卻更難判斷其身份(攝近Melville路)。

世紀農場 (The Century Farm)

        即使如此,這一段路仍有兩間歷史悠久的牧場和路屋其名字留存到現在,第一間是 Henry Moffat 的 Lansdowne 牧場(近 Moffat 湖路)。1876年,23 歳的 Henry 從安省來到卡里布,他先在鄧列維的牧場從事貨運工作,七年後便在亞歷山大設立自己的牧場和路屋,並以當時加拿大總督 Lansdowne 侯爵的名字為牧場命名。那時候,Henry 聘用了一些中國工人,來回路程耗費將近一個月的時間,將農產品運往 100 英哩外的巴克維爾出售。Henry 於 1947 年去世,他育有九個孩子,幾乎個個都享有長壽,該家族在奎奈爾享有盛名。今天,這個農場仍然屬於 Moffat 家人擁有,當然榮獲卑詩省府頒發世紀農場獎。

Moffat 家族的 Lansdowne 牧場是亞歷山大的先鋒農場,也是一座世紀農場。

        世紀農場獎(The Century Farm Awards)最早是 1937 年由美國紐約州農業協會發起,是對同一家族擁有和經營超過 100 年的農場或牧場的一種認可和肯定,1967 年,加拿大安大略省首先跟進響應,卑詩亦不落人後。

        這路上另一家歷史悠久的牧場是澳大利亞路屋(190 哩),其名字源於一個瑞典人 Andrew Oleson,他在 23 歲時為了尋找黃金,曾經在澳洲待了 11年,然後前來追求卡里布金礦。Oleson 在維多利亞遇到澳洲人 George Cook 和英國人 Downes 兄弟,他們一起前往金窩淘金未果,便於 1863 年到達現址開墾牧場。澳洲人 Cook 在這裡度過一年艱苦生活,就離開了合夥生意,另外三名歐洲男子繼續努力清理農田和建造房屋,自從旅客開始停留在他們的路屋以來,那位瑞典人就將這間路屋冠上澳大利亞的名字,於是牧場就稱為澳大利亞牧場。

澳洲人在澳大利亞牧場祇待了一年,該座牧場自1903年被 Yorston 兄弟購買。

        1903年,John Yorston 退出他在 150 哩屋 BC 快遞代理商的業務之後,他和他的兄弟 Robert 便合資購買了這座已發展至 1,500 英畝的澳大利亞大牧場。1938年,約翰將牧場交給了他的兒子,1974年,約翰的兒子又交給了他的兒子,直至現在,澳大利亞牧場由其年輕的第五代孫子孫女接管,他們在 9 英畝的玉米田上還營造了充滿樂趣的迷宮和鬼屋,每年都用不同的主題吸引遊客,大家可以用 “Cariboo Corn Maze” 捜尋到他們,Yorston 家族對卑詩省農業的貢獻至今超過一百年,所以也是一座世紀農場。

經過 Kersley 之後,當你看到 Dragon Lake,表示即將到達 Quesnel 了!

         到目前為止,除了澳大利亞牧場(1903年)和 Lansdowne 牧場(1883年)之外,我們已經為大家介紹過 Maiden Creek (少女溪)牧場的 Dougherty 家族(1862年),由 Thomas Meldrum 開拓的 Meldrum Creek 牧場(1866),74 哩路屋的 Cunningham 家族(1891年),以及 Harry Coldwell 夫婦的 Coldwell 牧場(1914年);至於上帽溪牧場的 Parke 家族可以追溯到 Philip Parke 的 Bonaparte 牧場(1868年),而獨木舟溪 BC Cattle 公司的 Koster 家族,可以回顧到 John Koster 在鹼湖牧場(1861年)和 Henry Koster 購買 Crows Bar 牧場(1914年)時期,他們的後人至今仍為卑詩守護著這一片土地,實在讓人肅然敬仰!我將他們列舉起來,讓大家更容易在網路搜尋得到。

本文內容參考自:

  • Wikipedia
  • The Canadian Encyclopedia
  • Royal BC Museum
  • Australian Ranch History
  • Golden Nuggets: Roadhouse Portraits Along the Cariboo’s Gold Rush TrailBy Branwen Christine Patenaude (1998)

相關文章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