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哩屋那些男人

        在卡里布山區原本有很多馴鹿,但是礦工來了,馴鹿就沒有了!礦工們需要物資,渴望娛樂,結果來到卡里布淘金的人,最富有的人不是礦工,而是建立牧場,路屋,沙龍和各色各類商店的商人,他們提供最簡單的方法,來為礦工消費他們的金礦。

        這些高原上的牧場主人們,有些成功,有些失敗,在本文裡,我將圍繞著威廉氏湖,為大家介紹幾位比較著名牧場主人的人生故事,足以帶來很多人生啟發。那裡也是掀起反校園霸凌的橙色襯衫日活動發生的地點。如果大家對沿途事物知道得多,路途將會更加豐富!

卡里布山區原來有很多馴鹿(Caribou),後來礦工來了,鹿沒有了。

早期人物

        在最早期淘金隊伍之中,來自加州的 John Jeffries (謝菲利)兄弟,Jerome Harper (哈珀)兄弟,Van Volkenburgh (凡·沃肯伯格)兄弟,甚至華盛頓州前印地安人事務官 Joel Palmer 將軍都是最早從俄勒岡驅趕牛群前來供應食物予飢餓礦工的肉食商人,謝菲利兄弟在百哩屋就停留下來了,其他人繼續前進更加接近礦區。

        Jerome (杰羅姆)和他的兄弟 Thaddeus (撤廸斯)早於1858年從加州來到卑詩,最初在耶魯經營鋸木廠,杰羅姆很快意識到必須要餵飽山上大量的淘金者,並且很早就意識到要在牛肉上賺很多錢,於是兄弟倆在俄勒岡州購買了大批牛群,從奧根河谷驅趕進入卑詩,其後在甘露堡(哈珀牧場)和卡存溪(Perry牧場)設立了中途站放牧他們的牛群,最後驅趕牠們到卡里布,結果在俄勒岡10美元的一頭牛,在卡里布可以賣到100美元。他們不久即在卡里布黃金山區開設了鋸木廠,麵粉廠,採礦業以及其他企業,還在菲沙河谷設立了幫派牧場,那是一個龐大的商業帝國。

從帽子溪到威廉氏湖,很多牧場主人都與幫派牧場的哈珀兄弟是舊識。

         Thomas Davidson (戴維森)同樣認為向其他淘金者提供食物,住宿和用具將是更好的投資,1859年初夏,戴維森最先深入内陸,獲得威廉氏酋長的「同意」,在威廉氏湖東側建立起 Mission Creek (使命溪)農場,當時該地區還沒有殖民地政府存在,地區也沒有名字,完全是較量膽量,所以戴維森佔有了土地,而當時的威廉酋長祇能「無奈地看著」。

        1861年,卑詩特派之黃金專員 Philip Nind 攜同警官 William Pinchbeck (威廉·平貝克)抵達,帶來容許每名定居者優先圈購160英畝土地的規定(1862年放寬為320英畝),隨著其他定居者搶購了與其相鄰的土地,戴維森意識到他的事業將受到限制,他決定尋找其他更大塊土地,目光便轉移到150哩屋,用人頭圈購了720英畝土地,建立起 Lake Valley (湖谷)農場,那年9月,戴維森將原來在威廉氏湖的使命溪農場轉賣給馬蠅河淘金的幸運兒 Thomas Menefee (孟里飛),他與 Peter Dunlevy (鄧列維)是第一個在卡里布發現黃金的人。

戴維森佔有這塊濕地後面的青草地,威廉酋長祇能「無奈地看著」。

築路承包商 Gustavus Wright

        當時,有兩條步道通向卡里布黃金山區,一條來自道格拉斯草徑,另一條經過菲沙河的「黃土高原」,這兩條步道在威廉氏湖會面。因此,大家都認為威廉氏湖是篷車大道的「必經之路」,隨同黃金專員而來的警官 William Pinchbeck (威廉·平貝克)也深感認同,故急忙找到他從加州來的朋友 William Lyne (林恩)和 Thomas Meldrum (梅魯姆)等人合資,1862年在威廉氏湖邊開設了驛站和商店,後來還發展成為農場,牧場和賽馬場。

        正當威廉氏湖的商人引頸期盼篷車大道早日來臨,但是著名築路承包商 Gustavus Wright (古斯塔夫·懷特)卻和大家開了一個大玩笑。Wright 是築路主要的承包商,他承包了卡里布公路的大部分,他於1862年才完成卡里布舊徑從 Lillooet 通到克林頓的路段,在新的篷車大道開發案,他又承包了其中大半段,將道格拉斯路徑從克林頓一直拓寬至亞歷山大堡。

Wright受益於建築篷車大道,他在奎奈爾建造的住宅,後來賣給HBC。

        Wright 似乎有向路上定居者收取「工程受益費」的習慣,但是在威廉氏湖被孟里飛一口拒絶,而且平貝克的警官背景讓他開不了口,不過,150哩屋的戴維森卻願意支付。於是,Wright 悄悄以其手下 Frank Way 的名義購買了威廉氏湖外圍 Deep Creek 的土地,而且 Frank 自已的164哩路屋,還有投機者 Edward Packe 的圈購都設在那兒(後者的土地在1865年成為 Howkes 和 Calbraith 的春田牧場)。

        Wright 向皇家工程師隊建議要將道路截彎取直,若從150哩屋通過 Deep Creek 的小山丘直接去到 Soda (蘇打)溪,道路繞過威廉氏湖可以節省8英哩路,穆迪上校視察後同意,這個晴天霹靂的決定,使得威廉氏湖的人全部蒙受巨大損失,雞飛狗走!

Pinchbeck是個警官,曾經在這間破舊的150哩屋法院和監獄服務過。

        Wright 承包的路段雖然以亞歷山大堡以為終點,但是旅客和貨物可以在 Soda (蘇打)溪轉乘蒸氣船到達 Quesnelle (奎奈爾,中間的“s”不發音),Wright 以最快的速度將道路拓寬至蘇打溪,蒸氣船(企業號)剛好趕在1863年春天啟動,你知道嗎,原來這艘船也是由 Wright 投資的。

        1864年初,Wright 又獲得從奎奈爾通往巴克維爾前26英里(到 Cottonwood)的承建合約。這位來自佛蒙特州的商人是西門·菲沙的同鄉,他自1858年才被黃金吸引來到卑詩,便立刻參與道路建設,並且無役不與,對建設卡里布道路貢獻很大。Wright 不僅在道路建設中獲利,而且也在沿途的投資中得到巨額報酬,他晩年和 John Ainsworth 合作參與庫尼地區礦業開發,於1898年在卑詩南部的 Ai​​nsworth 溫泉逝世,享年68歲。

企業號的渦輪從奧米尼卡被運回奎奈爾安置,背景是建於1928年的鐵橋。

戴維森怎麼了?

        戴維森收割了150哩屋的繁榮,礦工們循著150哩屋的小徑進入山區,經過 Big Lake 和海狸湖到達福士鎮,那裡有一條古老的登山路徑,經由 Keithley 溪和威廉溪到達巴克維爾,或者依循寬闊易行的篷車大道,經過蘇打溪和奎奈爾進入巴克維爾。無論走那一條路,150哩屋成為進入卡里布黃金窩的主要岔口,驛馬車一定停靠的驛站,也是熱鬧的定居點,商業和運輸中心,警察和電訊公司的區域總部都設在這兒。而且隨著寒冷天氣的到來,冬季礦區停止作業,白人和華人礦工都會回到150哩屋避寒,一直待到春季融雪結束,故此市况欣欣向榮。

        戴維森的湖谷農場生產優質穀物和蔬菜,成為礦區的主要食物供應中心,他的土地很快擴大到二千多英畝,並且還新建造一棟兩層樓高的聯排路屋,是當時150哩屋最有體面的建築。

150哩屋的紅色校舍建於1896年,較克林頓的紅色校舍晩建四年。

        戴維森破產了?可是戴維森的財力有限,積極擴大營業規模與償還道路承包商貸款讓他不斷擴張信用,稍有不慎便容易導致週轉失靈。1864年春天,戴維森磨拳擦掌從下游訂購了大批貨物,準備大發利市,豈料貨物在路途上無端消失,債主臨門不肯寬貸,逼使他丢下債務逃回美國,再也沒有回來,成為淘金路上一位最有遠見,卻是第一個跑路的人。

        戴維森的債權由哈珀兄弟的合夥人 Edward Tormey 接手,但在1871年,Tormey 在舊金山的一次旅行中意外喪生,牧場由其弟弟接收。1879年元旦,從 St. James 堡退休的哈德遜灣公司首席 Gavin Hamilton 購買了150哩路屋和牧場,由於漢彌頓育有13個孩子,造成房間不夠出租,所以他在路屋旁邊增建了一座新的150哩飯店。可是150哩新的飯店像是得到某些詛咒,那一年漢彌頓的鋸木廠和牧場先後遭受火災和水災,他的農作物全被大水冲走了,漢彌頓蒙受重大損失,倒楣透極!

150哩路屋似乎得到某些詛咒,新主人總是厄運連連(圖為丹頂鶴)。

Pinchbeck 警官傳奇

         雖然篷車沒有進入威廉氏湖,Pinchbeck (平貝克)警官沒有放棄,他一方面負責政府工作,包括警察,律師,治安法官和獄卒,另一方面,他的賽馬場和小麥釀造的白小麥威士忌酒仍然吸引淘到黃金的幸運兒,他的賽馬有一場令人難忘的比賽,賭注超過了10萬美元,相當於今天的250萬美元,他與孟里飛成為支撑威廉氏湖經濟唯二的兩個企業。不過,孟里飛於1873年早逝,平貝克將之便宜買下,使他擁有上下兩個牧場,土地範圍涵蓋整個湖谷,成為威廉氏湖唯一的大地主。

        不過,梅魯姆在1866年便先行退股,他在奇科廷地區叧覓了一塊大草地設立了 Meldrum Creek 牧場,成為第一位在奇科廷長期定居的白人,並娶了一名悉士潘婦女,身後將牧場分給他的四個兒子,目前其第五代的 Willie 和 Becky Meldrum 仍然擁有240英畝牧地,是一個擁有150多年連續歷史的家族。

Meldrum溪牧場可以從這條由Rudy johnson自掏腰包建造的橋樑進入。

        1884年,54歲的平貝克回到英格蘭,並帶回來一個17歲的新娘 Alice Kilham,為了討好這位二房太太(大房是威廉酋長的女兒),平貝克花費了兩萬元為 Alice 在湖濱建造了一座全新大宅,好讓這兩位太太和平相處,Alice 為他生了三個男孩和一個女兒。

        不過,太平洋鐵路帶來人潮,亦帶來太多新的牧場投資者,牛肉價格一年不如一年,平貝克的企業在1888年停止獲利,導致 William Lyne (林恩)要求退股離去,平貝克的個性豪邁,便一口答應。林恩拿到錢後跑到 Ashcroft,與其地人合作買下 Oliver Evans 的艾希克羅飯店,直到1903年去世。

Pinchbeck警官在威廉氏湖開設了賽馬場,有時候賭注頗大。

         1893年,平貝克突然因病溘逝,年僅63歲,在平貝克的告别式,地方上所有知名人士都來參加,他的墳墓在威廉氏湖牛仔賽場後面山丘的南側山坡上,被白色的柵欄圍著。不幸的是,平貝克因為承接林恩的股權以及興建房屋而欠下幫派牧場新主人二萬多元債務,身後家業被強行賤價拍賣,傢俱飼畜無一悻免,他的妻子 Alice 幾乎一無所有,平貝克與林恩之間的一來一往,其結果猶如天堂與地獄,充分反映了人情冷暖,世熊炎涼!

        再說牧場一時無人接手,便暫時租予從魁北克坐火車來的 Joseph Patenaude (帕天萊)家庭使用,Joseph 後來遷至馬蠅發展,他的孫子 Joe Patenaude 就是後來購買153哩屋的人)。直至現在,平貝克的第五代孫子與帕天萊的後人仍然活躍在威廉氏湖。

Pinchbeck的墳墓就在牛仔場背後山丘的左側,被白色的柵欄圍著。

150哩屋的陷落

        相反地,福星高照的 Robert “Bob” Borland (1839-1923)就幸福得多,他於1862年從安省來到卡里布淘金,經過一連串失敗後,1869年夏天,他和 George Veith (喬治·威斯)在深山裡的喀富麗溪投資了一間小商店,從而改變了兩個人的命運。在上文提及,Borland 享受了 “跳舞比爾” 與 Bullion Pit 液壓礦場帶給福士鎮地區的繁榮,1883年又從倒楣的 HBC 退休首席 Gavin Hamilton 手上,以35,000美元低價接收了150哩屋,他們很快就將150哩屋恢復到了以前的繁榮,而漢彌頓很高興能離開那個被詛咒的地方,他和家人搬到斧頭湖重新建立新家園。

斧頭湖鎮現在是遊湖勝地,有一些商店是由原始房屋改建。

        150哩屋的繁榮昌盛,可以從學校看出端倪(以加拿大的人口標準)。1880年9月,150哩屋學區的第一所公立學校開業,從一年級到八年級,有17名男孩和3名女孩入學。自從這一座學校成立後,從前那一所由羅馬天主教傳教士開設的 St. Joseph Mission 學校就專門教育原住民的孩子,白人和原住民分開上學。後來舊的白人校舍無法容納增加的學生人數,1896年春天,新建造足以容納40名學生新校舍落成,這就是今天站在97號公路旁的「紅色學校」。這座校舍持續使用到1959年,直至另一間新的四室學校在山上落成。

150哩屋單室學校是1980年重新擺設,從一到八年級都在同一間教室上課。

        1899年,威斯健康不佳回到喀富麗溪退休,兩人將市况熱鬧的150哩屋以90,000美元的價格賣給一家名為 Cariboo Trading Co. 的英國集團,而 Borland 轉向寂靜的威廉氏湖,以17,000美元的價格購買了平貝克的牧場。在 Borland 的管理下,這個牧場被譽為「該地區最好的飼料生產農場之一」,平貝克送給年輕妻子的湖濱別墅,成為 Borland 與他小38歳的愛人 Chryssie Glassey 的愛巢。

        豈料1912年,以北溫哥華為出發點的太平洋大東方鐵路(PGE)計劃將 Borland 的牧場土地作為其維修總部,Borland 樂得將牧場出售給卑詩省府。1919年,該牧地被開發成為新市鎮,省長 John Oliver 將該地正式命名為威廉氏湖,所以現在威廉氏湖的市中心,留下了 Oliver,Borland,Pinchbeck,Patenaude,Barnard,Cameron 等這些熟識的街道名字,不過平貝克的大宅就沒有留下來!(大東方鐵路於1921年興建到奎奈爾就暫時停工)

1919年鐵路終於扺達威廉氏湖,其火車站成為當地最古老建築。

        又豈料1916年初150哩屋的一場大火,結束了她的運氣,150哩飯店和大部分建築被燒成灰燼,祇剩下那座紅磚小校舍至今仍然悻存,還有兩條公路通往 Horsefly 和 Likely 這兩個荒幽的老礦區,現在是探險家前往卡里布黃金山區尋幽探秘的冒險天堂。

        Bob Borland 就是那麼好命,他從倒楣的海灣公司首席低價買進150哩路屋,後來被人高價收購,他將部份的錢買了平貝克警官被拍賣的一片牧場,結果後來火車要在那裡設站,荒山野嶺莫名其妙變成市中心,更奇妙的是,威廉氏湖取代150哩成為區域中心,150哩反而變成荒山野嶺。

雖然 Borland 在投資方面無往不利,但是他的感情生活並不幸福,較他年輕太多的 Chryssie 花了他很多錢,最後離開了他離婚告終。Borland 於1923年逝世,沒有繼續看見 Likely 的興起,他葬在喀富麗溪 Willow 牧場。

Borland與Veith自Keithley溪發跡,最後回到Keithley溪接受後人垂念!

        自從太平洋鐵路通車之後,牧場增加使得牧牛飼養過剩,高原上的牧場主人們迎來了第一波寒冬,1916年,第一部汽車駛入卡里布,後來汽車逐漸普及,加上大東方鐵路建成,卡里布道上很多路屋都在1910年代後期走入歷史,其中包括 BC 快遞的驛馬車。

本文內容參考自:

相關文章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