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lker 家族的誼親關係

        離開百哩屋後,就到了 Lac la Hache (斧頭湖),這個湖長達19公里,故斧頭湖鎮被稱為卡里布最長的鄕鎮,其周圍現在散佈著許多釣魚小屋,賓客牧場和度假別墅。斧頭湖的名字源於海灣公司的毛皮獵人掉了一根斧頭在這個湖上而得名,有一些海灣公司的法裔員工退休後也都定居在斧頭湖邊,他們之中有一些人亦建立了路屋和牧場,115哩屋牧場就是其中的例子,她是1862年由海灣公司退休的 Archibald McKinlay 聯同他的同事共同創立,直至1941年,這座牧場才賣給118哩屋的 Bordy Felker,他是 Henry Felker 的孫子。

132哩位於130哩湖北面,我們每次經過都被這座牧屋的科林斯柱吸引。

        從斧頭湖到150哩屋這一段路途上,115,122,127,134,137,141,144…幾乎每三〜四哩路就有一間路屋,這些在1862至1863年間搶先建立的路屋和牧場變得非常密集,最早期的路屋和牧場是不分家的,由牧場生産的農作物支應路屋的餐飲業務。雖然驛馬車祇停靠在大驛站,不停靠在這些路屋,他們卻受到很多個別旅客青睞,但其中祇有118哩和137哩的古老路屋至今仍然存在,這兩間路屋早期的主人有一個非常錯綜復雜的關係。

118哩屋的 Felker Homestead(1884)是一棟山牆式房屋,帶有一個很大的門廊陽台。

        他們錯綜復雜的關係就由118哩屋的 Felker 家族開始,那是 Henry Felker 第二個兒子 John Felker (Dick)在1884年結婚時建立。Dick 的父親 Henry Felker (1828-1894)是一位淘金老將,他於徳國漢諾威出生,20歳時就為了淘金而和妻子 Antonette,母親和兩個兄弟坐大篷車一起移民舊金山,30歳時老享利帶著母親和妻小轉戰菲沙河谷,最初在耶魯開設路屋,排行第四的三兒子 Patrick 就是在耶魯出生的。1862年,Felker 家庭轉移到斧頭湖地區,在湖頂的127哩處用一個大的藍白帳篷設立了一間 saloon 為號召,生意興隆,因此他的127哩牧場便被稱為 Blue Tent (藍篷)牧場。

斧頭湖的名字源於海灣公司的毛皮獵人掉了一根斧頭在這個湖上而得名。

        1865年,老享利因為捲入一宗謀殺未遂案而抵押了藍篷牧場,龐大的訴頌費用使老享利失去了牧場,舉家曾經短暫遷往蒙大拿礦場。不過,老享利一家人在1868年又回來了,由於太太 Antonette 堅持不願意再次遷移,這次他們終於定居在144哩。

        老享利共有四子兩女,第三個兒子 Patrick 早在1877年已經在煙囪溪地區(Felker 湖)開始了一個大牧場,第二個兒子 Dick 才於1884年建立了自己的118哩屋,Antonette 於1903年去世,144哩路屋和牧場交由其大兒子 George Felker (1849-1923)掌理。老享利最小的兒子威廉娶了一位美貎如花,兼有音樂氣質的太太 Fanny Leech,可惜威廉得到癌症,於1902年在家中病逝,芬莉後來改嫁,而大屋經常鬧鬼!

144哩路屋曾經鬧鬼,該大屋已於1964年遭火災燒毀。

        1867年,藍篷牧場由來自安省的 William Wright 購得,他於1870年去世時將牧場留給兒子 John Wright 及其繼子 David Pratt 共治,可是這兩個同母異父的孩子在第二年就鬧翻,他們將藍篷牧場賣給來自紐賓省的驛馬車司機 Mike McCarthy,然後 John Wright 轉購了137哩屋,而 David Pratt 則購買了百哩屋的橋溪牧場,兩兄弟從此甚少往來。

藍篷牧場原由 John Wright 的父親購得,後來轉售給 Mike McCarthy。

        1876年,Mike McCarthy 與老享利排行第五的小女兒 Anna 結婚。John Wright 自從12歳便隨著父親搬進127哩屋,對故居很有感情,他一直很想要回藍篷牧場,而 Anna 則想更加親近住在144哩屋的父母,於是兩個牧場主人同意對換業權,137哩牧場由 Mike McCarthy 於1880年遷入,John Wright 則如願返回藍篷牧場。

        Mike 和 Anna McCarthy 共育有9個孩子,Anna 於1893年在分娩中早逝,而 Mike 於1915年冬天在家中去世,爾後137哩牧場更換過很多主人,不過 John Wright 當初在1870年代興建的137哩路屋至今仍然保存完整,是卡里布淘金路上最重要的資産之一。

137哩屋是由 John Wright 建於1870年代初期,為少數至今仍然保存完整的路屋。

        John Wright 共有12個孩子,其家族保留住127哩的牧場,直至1983年出售給後來住在百哩屋的 Wendall Monical。Wendall Monical(1932-2017)是一位深受卑詩牧業感動而來的傳奇人物,1962年,他以俄勒岡東部的牧地交換了105哩和108哩由埃哲頓勳爵留下來的30,000英畝土地,與全家人一起移居加拿大,但是七年之後,105哩和108哩牧場被布洛克兄弟以高價收購,欲開發為休閒度假住宅社區。不過,Monical 一直沒有離開牛仔職業,他經營著一些小牧場,並於2005年入選卑詩省牛仔名人堂,Monical 育有兩個兒子和一個女兒,如今他們仍然在經營牧場。

Monical 是卑詩牛仔名人堂人物,他賣掉圖中的105哩牧場後,仍在草原上奔馳。

        1948年,老享利的長子 George Felker 去世後,其第三代孫子將144哩屋售賣給 Orville Fletcher 家族至今,舉家轉移往使命溪發展,那裡與天主教神父的 St. Joseph Mission 學校隔鄰,離開公路故此更加寧靜,而且距離煙囪溪祇有相隔一個山頭,因為他們的四叔 Patrick 早在1877年已經在煙囪溪地區(Felker 湖)開始了一個牧場。

        至於118哩牧場的二叔 Dick Felker 有過兩次婚姻,共育有2個男孩和5個女孩,Dick 的小兒子 George Felker (Bordy)在他十幾歲的時候就接管了牧場運營,Bordy 後來還購買了115哩屋(1941),擴大牧場規模,成為卡里布大道上最成功的地主之一。Bordy 於1956年去世,享年57歳。

Henry Felker 的第三代孫子舉家遷往現在位於 Felker 路的牧地居住。

        在 Felker 家族遷往的使命溪有一所 St. Joseph Mission 學校(從 Mission 路進入),是由羅馬天主教傳教士創辦,他們早於1867年就來到這裡傳教,不久後開設學校專門教育原住民的孩子,而150哩屋的紅色小校舍則是純白人學校。1891年,該學校受政府資助變更為寄宿學校,那就是原住民學童因為穿橙色T恤而被欺凌所發生的地點。

        1973年,來自狗溪部落的 Phyllis Webstad (菲莉絲)剛滿六歲,她的奶奶從來沒有多少錢,卻設法給她買了一件閃亮的橙色T恤,好讓她穿上開心地入學,可是當菲莉絲上學的第一天,校務人員便強逼她脫掉橙色衣服,自此不再返還給她,那是她奶奶很辛苦才買給她的。

St. Joseph Mission 留下來的聖母像與遠處被荒癈的校舍。

        菲莉絲被霸凌的經驗後來被披露,於2013年發展為每年9月30日反校園霸凌的橙色襯衫日活動,而加拿大政府已於1996年關閉了位於緬省最後一所原住民寄宿學校,前總理哈珀也於2008年公開對第一民族在過去的種種迫害表達道歉。         加拿大的寄宿學校政策旨在「協助」原住民兒童融入加拿大白人主流社會,從1870年開始,實行時間長達126年,結果加拿大原住民現在祇會說英語不會說母語,很多原住民失去其傳統文化的聯繫,寄宿學校對原住民的文化傷害恐怕回不去了!

傳教士早於1867年就來到 Mission 溪傳教,現址現在是一個大牧場。

        Wright 與 Felker 家族在斧頭湖地區都享有盛名,甚至有一個湖以 Patrick Felker 的名字命名,那個 Felker 湖和煙囪湖是兩個相鄰的湖,在古早時期就有一條現在名叫 Enterprise (企業)路從狗溪經由煙囪湖到達137哩屋,亦為淘金客喜歡採用的路線,現在這兩個湖的環湖地段皆已改建成度假別墅,但是在企業路沿線仍維持著農牧用途。斧頭湖地區自從1874年就擁有卡里布路上第一所公立學校,這兩個家族於1938年在133哩又共同興建了一所單室學校,後者現在移放在108哩屋歷史遺產區。

Felker湖和煙囪湖是兩個相鄰的湖,在企業路沿線至今仍維持著農牧用途。

        總而言之,在卡里布淘金大道上,那些早期的牧場主人們都是互有關連,不管他們如何人事已非,産權如何更迭,他們為我們遺留下不少歷史遺產,包括百哩屋的大馬廄,105哩牧場的紅色大房子,108哩屋歷史遺產區,118哩的 Felker Homestead 以及137哩路屋,這些珍貴的遺產更是我們所關心的。

本文內容參考自:

相關文章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