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g Creek 古道

         菲沙河谷沿岸沒有道路直接貫通,從 Big Bar Ferry 到達菲沙河上游必需的經由 Ferry 公路繞回海拔約1,000公尺的 Jesmond,然後經由毒湖路往北穿越,到達狗溪路和草甸湖路這三條碎石路的岔口,再循狗溪路返回菲沙河谷。在三叉路口,那裡有一個令人感動的路牌,指示著這片山野幾個最具標誌性的歷史地點,這些地點都是最早期牧場的所在,如果你認識他們,對他們便更有感情,160年了,這些地方的人口都沒有增加,不過幸好仍然人住,不至於荒廢而淪為鬼城。

毒湖路與狗溪路的岔口有一個經典的路牌,指示著鄰近幾個標誌性地點。

獨木舟溪古道

        在路牌岔口,如果選往草甸湖東面方向,有一條山路(Enterprise Rd)通至137哩屋,那就是早期前往巴克維爾金窩的替代路線。我們循著前往狗溪的西面方向,經過一個叫獨木舟溪的原住民社區之後,又再降落回到海拔約400公尺的菲沙河谷,那裡的 Chilcotin 河口有一塊小綠洲,就是 Aaron Post 最早期淘到黃金的地方,所以不斷有人前往該區尋寶,而且這條古道亦是進入卡里布黃金窩的替代道路,這可省卻不少篷車大道的過路費,故此這一條路上曾經也有不少路屋和牧場成立,尤其狗溪更有幾間華人商店,後來淘金熱結束,加上此區交通不便,大部分人離開了,剩下三個最著名的牧場:幫派牧場,鹼湖牧場和帝國谷牧場,這些地名也因牧場的成立而得名。至於獨木舟溪最大的牧場名為 BC Cattle 牧場,後期成為帝國谷牧場的一部分。

從獨木舟溪往狗溪方向,是前往幫派牧場必經之路,此處也是BC Cattle牧場的範圍。

        菲沙河堪稱為卑詩省的 “黃河”,她的中游低處是盡一片黃土峽谷,在這片雨水祇比沙漠多一點點的荒地,長滿一些看似乾旱的小麥草(wheatgrass),鼠尾草(big sagebrush),紫色的苜蓿(alfalfa)以及開黃色花的甜三葉草(sweet clover),其他還有矛草(Stipa columbiana),brome 草,六月草(June-grass),狐尾草(foxtail),蒲公英(dandelion)和莎草(sedges),不要以為這片貧瘠乾旱近乎荒漠的地區,怎麼會有人願意定居,誰知這些卻是牲口所喜歡的優質牧草,吸引 Harper (哈珀)兄弟選擇這塊遠離公路的不毛之地開始他們的事業。

菲沙黃土高原的乾草,沒想到卻是牲口最喜歡的優質牧草。

        翻山越嶺,終於看到聞名已久的幫派牧場了,她靜默地處在菲沙河西岸起伏的山坡上,由一條建造於1913年的鐵索橋連接,其路途遙遠,很難想像在鐵橋未興建之前,哈珀兄弟是如何將牲口運送出來的。他們於1863年建立的幫派牧場,曾經是卑詩省最大的牧場,其中包括三萬英畝私有土地和另外幾十萬畝政府租賃土地,後來才被尼古拉山谷於1886年才成立的道格拉斯湖牧場超越。     

Churn Creek橋乃菲沙河中游為數不多的橋樑,是幫派牧場的主要通道。

哈珀兄弟盛極而衰

        Jerome (杰羅姆)和他的兄弟 Thaddeus (撤廸斯)早於1858年從加州來到卑詩,並從俄勒岡驅趕牛群前來礦區販售。1862年,哈珀兄弟在威廉溪建立一個屠宰場和肉品批發公司,由於肉類供不應求,他們在遠離公路的菲沙河谷西岸找到一塊非常偏僻,但是一大片牧草如珍的綠洲,兄弟倆決定從 Tom Wycott 購入土地建立牧場,哈珀兄弟為他們的牧場取名為 Gang (幫派)牧場,不因為他是幫派,而是表示他倆兄弟的”阿莎力”,為人四海也!除了養牛業務外,哈珀兄弟在耶魯和福士鎮都擁有鋸木廠,在 Horsfly 亦開設有一間麵粉廠,當年事業相當鼎盛,尤如一個龐大的商業帝國。

偏僻的菲沙河谷曾讓哈珀兄弟猶豫,但優良牧草吸引住他們的目光。

        儘管1869年9月的一場大火將巴克維爾夷為平地,淘金人口減少,但是奧米尼卡和新西敏的需求彌補了收入,哈珀兄弟和他的幫派牧場不斷擴大業務,甚至在1870年代短暫得到帽子溪牧場,亦從克林頓的商人 F.W. Foster 手上獲得了 Kelly 湖牧場,加上原本就在卡存溪設有中繼性質的佩里牧場,當時他們擁有的牧地土地超過38,000英畝,另外再加上幾十萬畝政府租賃土地,成為卑詩省內最大的牧場。

        哈珀兄弟的財富來得容易卻不持久,1871年,杰羅姆的健康開始惡化,他出售了麵粉廠和鋸木廠,並於1872年3月搬回了舊金山。1874年11月,杰羅姆被發現倒臥在浴室裡面,價值約18萬美元的財產全部留給他最疼愛的弟弟 — 撒迪斯·哈珀。

Jerome 非常疼愛他的弟弟,將全部財產留給 Thaddeus。

        撒迪斯沒有他哥哥的精明睿智,從前所有投資都是聽從他的哥哥安排,接收牧場之後,旁人許多餿主意便隨之而來。1876年春天,卑詩省的牛價格跌至每頭15美元,但在芝加哥卻是每頭70美元,扣除運費成本每頭可淨賺40美元?於是撒迪斯組織了一次軀趕牛群最長的距離,要將800頭牛帶到1,200英哩外的鹽湖城,然後送上火車,將牛運輸到芝加哥出售。

        其實這也沒有甚麼大不了,當初哈珀兄弟就是這樣驅趕牛群前來卑詩的。牛群緩慢地移動,平均每天約12英哩,在奧基夫牧場那裡,撒迪斯又購買了另外428頭牛。牛群在 Walla Walla 過冬天,但是芝加哥市場的牛價已經大幅下落至16-17美元,次年夏天,撒迪斯的牛群在愛達荷州度過。幸運地,1877年冬天,加州乾旱使得牛價暴漲,撒迪斯將這些牛轉送到舊金山,以每頭70美元的高價售出。撒迪斯獲利,並打算運送更多牛隻到舊金山出售。

撒迪斯打算帶領更多牛群長征,不過日行12英哩的速度實在太慢。

        但是1878年連續兩年嚴寒的天氣帶來災難,幫派牧場損失了3,000多頭牛,到了1879年,因為運牛失利,撒迪斯開始資金週轉失靈,兩年後被逼出售他在帽子溪的財產。幸運地,興建太平洋鐵路使哈珀獲得了大合約,讓他在更偏遠的 Chilcotin 草原向政府増購了18,912英畝土地,還購買了凱利湖牧場,再次成為卑詩牧場之王。

        不幸的是,撒迪斯相信了掮客的甜言蜜誘,說 Horsefly 存在大塊金脈,所以在1884年以後,他瘋狂地將大筆金錢投入到購買大型液壓設備和挖溝機械,還興建了礦村和公路,夢想從 Horsefly Hydraulic Mine 的液壓採礦,獲得他哥哥從未獲得過的榮耀。

Horsefly現在有很多隱士,所有小牧屋都透過這一家仲介店求售。

        這個被稱為哈珀營地全部投入運營,但從未獲得超過幾千美元的黃金。1888年,可憐的撒迪斯·哈珀破産了!幫派牧場最終被逼出售,一個以倫敦出版商 Thomas Galpin 為首的財團成立了西部加拿大牧場公司出手承接,西加牧場公司運作良好,直到1947年其結束營運,才將旗下牧場分別出售。1987年,來自吉達的 BSA Investments 公司購買了幫派牧場,直到今天,幫派牧場維持正常運作,據說阿拉伯酋長總共只來參觀過兩次。

        撒迪斯·哈珀最後十年是悲慘的,他在 Chilcotin 草原一個恍惚被摔下馬傷及頭部,他瘋了,再沒有清醒過,1898年在維多利亞結束一生!沒有資料顯示哈珀兄弟有過任何婚姻。

1888年的冬天非常嚴寒,對撒迪斯·哈珀來說更加難過!

帝國谷的前因後果

        在 Churn Creek 橋西岸,很明顯有一條山路往南面延伸,那是通往帝國谷的山路。帝國谷牧場的故事要從鹼湖牧場說起,移民自德國的 John Koster (約翰·科斯特)原本是鹼湖牧場波威的牧場經理,負責牧場的大小事務,鹼湖牧場易手之後,1914年,約翰的兒子 Henry Koster 決定另起爐灶,在帝國谷購買了 Crows Bar 牧場延續他對牧牛的熱情。1923年,Crows Bar 牧場與肯沃夫太太的 Empire Valley (帝國谷)大牧場合併,使它與幫派牧場成為菲沙河西岸的兩大地主。

鹼湖牧場易手之後,John Koster 購入 Crows Bar 牧場自立門戶。

        帝國谷牧場原來是帝國谷幾座原始牧場其中之一,1890年代經過 Thomas McEwens 夫婦合併擴大之後,擁有17,000英畝土地和幾萬畝政府租賃土地。1910年,McEwens 夫婦將帝國谷牧場賣給英國軍官 John Kenworthy (約翰·肯沃夫),因為肯沃夫的英國軍官身份,那條連接菲沙河兩岸的橋樑於1913年就完工了,而肯沃夫的太太剛好就是收購鹼湖牧場的 Wynn Johnson 夫人的妹妹,是她建議她的妹夫前來當牧場主,使兩姐妹成為鄰居,所以肯沃夫太太與 Henry Koster 熟識。

祇要有水,就有生機!帝國谷牧場因為Henry Koster而得到壯大!

        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肯沃夫軍官沒有歸來,失去丈夫的肯沃夫太太欲將牧場脫手,卻求售無門,於是主動尋求和 Henry Koster 的 Crows Bar 牧場合併,共同組成 Empire Crows Bar 牧場(亦簡稱為帝國谷牧場),並委託享利全權管理牧場業務。1920年代後期,老享利先後收購了東岸獨木舟溪 BC Cattle 公司的18,000英畝牧地和西岸 Bishop 家族的7,000英畝牧地,使得帝國谷牧場在菲沙河兩岸都擁有大片土地,與幫派牧場和鹼湖牧場形成三分天下。

Henry Koster 收購了獨木舟溪的 BC Cattle,使他在菲沙河兩岸都擁有土地。

        1952年老享利離開後,帝國谷牧場分家,大兒子 Jack Koster 獲得了東岸的獨木舟溪 BC Cattle 公司,小兒子小亨利留在西岸原來的帝國谷牧場,而大股東 Sam Kenworthy 則得到退股。4年後,小享利毫不眷戀地將27,000英畝的帝國谷牧場出售,其後帝國谷牧場又換了幾個主人;而傑克則成功守住父親家業,他於2010年去世,享年96歲,BC Cattle 公司現今續由傑克的兒子 Matthew Koster 和孫子管理,Koster 家族五代延綿默默耕耘這片土地,在卑詩的牧場史上留下美名。

        1995年,卑詩省府為了保護河川故宣布帝國谷土地保護計劃,並購買了該區的牧場,於是原來的帝國谷牧場現在成為 Churn Creek (攪動溪)生態保護區之一部分。

西岸由一條山路連接的帝國谷,現已成為 Churn Creek 生態保護區。

鹼湖牧場

        告別百聞不如一見的幫派牧場和帝國谷,攀上崎嶇陡峭的山坡,短短10公里便到達山上的狗溪社區。有一段時間,有許多淘金客留在狗溪地區尋寶,狗溪成為早期菲沙河淘金的物資供應站,1880年代,有一些華工從太平洋鐵路退役後不脛而來,有些人為了金礦,有些則出賣勞力,狗溪地區曾經擁有4家由華人經營的商店,他們在1910年以後才全部離開,現在狗溪逐漸回復為純原住民社區,祇是很多土地被牧場主人包圍起來。

Esketemc部落,狗溪部落和獨木舟溪部落是沿途三個最大的原住民社區。

        經過狗溪之後續行43公里,Alkali (鹼湖)牧場就位在這條通往巴克維爾最原始的路途上,它可是卑詩內陸第一家専程趕往利盧埃特註冊的牧場(最早註冊不代表資格最老),在1862年政府開放圏地時的登記證號碼是第15號,其内容記載著 Herman Otto Bowe (赫爾曼·波威)和他的合夥人 Philip Grinder 於1861年3月建立鹼湖牧場,至於 John Koster 與波威是德國漢堡的同鄕,他一直擔任鹼湖牧場經理,負責牧場的大小事務。

鹼湖牧場道路東側的原始建物已不存在,還好西側的大穀倉和鐵匠鋪如初。

        鹼湖牧場位處菲沙河谷東岸相對茂盛的高原上,距離威廉氏湖只有53公里,剛好夾在幫派牧場與威廉氏湖的中間,但是它的地理環境較幫派牧場優越得多,故是早期礦工的主要停靠站。1909年老波威去世前,鹼湖牧場被他的兒子 Johnny Bowe 賣給溫哥華的英國富人 Charles Wynn Johnson,他將牧場經營為卑詩省最大的牧場之一 ,1939年之後鹼湖牧場又更換過好幾個主人,最終於2008年被道格拉斯湖牧場收購至今。鹼湖牧場鐵皮屋頂的大穀倉據說建於1891年,同在道路西側的鐵匠鋪和下圖這幢兩層帶窗戶的房屋的年代可能更加久遠,但在道路東側的路屋旅館已不存在。

鹼湖牧場有好幾座歷史建築,其中以這道外掛式的百年樓梯最具特色。

       離開鹼湖牧場之後道路開始平坦,Augustine Boitanio 與 George Stafford 的牧場就在這處 Springhouse 地區,本文 High Bar 與狗溪古道探險和尋奇之旅就在鹼湖牧場結束,在這個地勢偏僻,環境艱苦的菲沙黃土高原,誠如 OK 牧場的馬里奧所說:從毀滅性的夏季乾旱,到冬天零下50度的麻木,若沒有他那股堅持自強不息的毅力,是不容易活存下來,讓人十分敬佩這些牧場開拓者堅毅不拔的精神!在下篇文章,我們將回到篷車之路,繼續我們的訪古行程。

從Kelly牧場,High Bar小路,Jesmond,幫派牧場到威廉氏湖示意圖。

本文內容參考自:

相關文章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