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croft 與 Cache Creek

        卡里布篷車之路當初是一條收費的道路,通向一個從來未被開發之領域,自從 1863 年開通到蘇打溪之後,已有不少牧民北上開墾,也有一些淘金客留下來耕作,北陸高原遂成為今日農牧和林務業發達的現貎。

        我們在利頓沿著右邊的湯普遜河北上,經過了 Skihist 省立公園之後,地表愈來愈乾燥,約行 35 公里,看到一個原住民比白人多的 Spences 橋小村。從 Goldpan 省立公園到 Spences (史賓沙)橋是當初修築篷車之路第二個最艱難的路段,碎石岩壁上沒有足夠的寬度建造道路,必須炸開石塊開路,此處原本有很多大角山羊,也是濁水漂流最精彩河道之一。

Spences 橋附近的土地即使乾燥,此地從前有一個很早成立的 Basque 農場。

Spences Bridge

        史賓沙橋原本名叫 Cook’s Ferry,因為有一個叫 Mortimer Cook 的前海灣公司員工,在橋樑未建成之前在這裡經營線纜渡輪,後來築路承包商 Thomas Spences 建造一座木橋取代了庫克的渡輪,此地便改用了他的名字命名。史賓沙橋現在有一條 8 號岔路,是沿著下尼古拉河谷通往高山上的 Merritt (梅利鎮)與上尼古拉山谷,沿途經過很多個第一民族保留地,愈往山上,空氣濕潤,植被青翠,牧地的環境條件似乎比河谷低地更好。

在Spences橋之前是一個艱難的路段,岩壁上沒有足夠的寬度建造道路。

        經過 Spences 橋之後續行約 15 公里,你會看到一座緊靠在危險碎石斜坡旁邊的聖公會白石小教堂(St Aidans of Pokhaist Church, 1880s),那是一座木匠哥德式風格小教堂,這種建築風格在當時非常普遍,但是她那古樸的木瓦壁板,佈滿歲月斑痕,感覺特别荒涼蒼桑。

        這一段湯普遜河谷與利盧埃特都是卑詩最乾燥的生態區,由於背風面得不到來自海岸的雨水滋潤,每年平均雨量僅有 33 公分,每年日照時間卻長達兩千小時,岩石被風化得異常脆弱,連原住民都稱呼此處為 Pokhaist (白石),意思是祇有石頭,沒有生命。這裡僅有的樹木以黃松(Ponderosa  Pine)和道格拉斯冷杉(Douglas Fir)為主,大片的乾草地長滿北地最普遍的蓍草(Yarrow),長小白花的 Saskatoon 漿果,金黃色像太陽花的香酌根(Balsamroot),和毛茸茸的貓趾花(Pussytoes)等。

Pokhaist (白石)聖公會小教堂建於1880年代,那個地方祇比沙漠好一點點。

        即使如此乾旱,這裡有一個 Basque (巴斯克)農場,是卑詩省最早期的農場之一,以種植葡萄和蘋果聞名。1861 年,有一群出身於法國西南部的巴斯克家庭從俄勒岡趕牛上來叫賣,他們後來停留在這一片乾草地牧牛和種植,這些家庭以一位名叫 Louis Minabarriet 的法國貴族兒子為首,很快地便團結成為一個農場,並且經營路屋,是淘金之路最早的農場之一。

        隨著太平洋鐵路在 Ashcroft 靠站,詢問農場的人來了,巴斯克農場就轉手了!條建鐵路帶來很多華工,華人沿著岸邊種植蕃茄及其他水果,100 多年後,演變成現在著名的 Hilltop Gardens 農場。此外,巴斯克也是加拿大北部鐵路(Canadian Northern Railway)在 1915 年落下最後一根釘子的地方。

Basque 農場是少數由法裔人建立的農場,祇要有水,乾旱土地仍有綠洲。

Ashcroft Manor 莊園

        呀,不好了!Ashcroft 那四棟 70 多年的老屋失火了!她們一直是乾旱路上一個亮點,2014 年 7 月 18 日傍晩,該些老屋被祝融呑噬,留給許多旅客難以忘懷的回憶。該處原本是林業部門建立的營地(儘管附近幾乎沒有樹木),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此處設立了無線電軍事通訊設施,這幾間路屋是建造給通訊站工作人員和家屬居住的。

躲在這4棟老屋後側面的那一棟小屋才是最老資格的,它建於1919年左右。

        好加在!Ashcroft 莊園那幢山牆風格,珍貴的 Ashcroft 客棧絲毫無損,那是畢業於英國劍橋大學的 Clement 和 Henry Cornwall (康維爾)兄弟在 1862 年建造的第一間自住居屋,那是卑詩大陸現存最古老的住宅之一,他們以其在英格蘭家鄕故居的名字,為此地取名為 Ashcroft (艾希克羅)。兩年後,哥哥 Clement 搬進新落成的別墅居住(今 Cornwall 路),這間最早興建的居屋後來改作客棧,主要由弟弟 Henry 負責經營。

        請知道,在卑詩內陸,1862 年是一個很古老的年份,因為卑詩自從 1858 年發現黃金,翌年始有大量礦工湧入,1860 年開始有牧場和路屋的設置,1861 年才建成定居形式的民房和教堂,甚至到了 1862 年,Burrard 水域(當時溫哥華還未成立)始出現白人活動的踪跡。Ashcroft 莊園是淘金路上第一批定居形式的房屋,歷史價值不言而喻。

        康維爾兄弟抓緊篷車大道商機,陸續建立了路屋,鐵匠鋪和鋸木廠,後來還將鋸木廠加裝水車轉變為碎磨機,成為淘金路上第一家麵粉廠,碾磨麵粉出售。他們的路屋,酒吧,牧場和麵粉廠的生意非常成功,逐漸發展成為一個佔地 6,400 英畝的大牧場,是該地最大的肉食供應商。不久之後,他們還建立了賽馬場和狩獵場,重拾英格蘭的貴族運動生活,艾希克羅莊園迅速成為該地的社區中心,該地區第一間法院和地窖監獄都設在莊園左右。

Ashcroft Manor 客棧是1862年初建,後來加建而成現貎。

        康維爾當年家境相當顯赫,由於出身於貴族與律師背景,哥哥 Clement Cornwall (1836-1910)自 1871 年被獲選任卑詩首任聯邦參議員,1881 年更榮任卑詩省第三任省督,直到 1906 年 70 歲退休,於 1910 年去世;弟弟亨利則於 1892 年去世,年僅 55 歲。Ashcroft 客棧原本祇有一層,是由亨利的女兒瑪利居住,1902 年,瑪利放棄客棧的權利搬到甘露市定居,於是由 Clement 的大女兒 Caroline 與她的丈夫 George Barclay (1867-1926)和兩個兒子從 Summerland 搬回客棧居住,因此加蓋至兩層,在客棧裡,卡羅琳又為喬治多生了三個男孩。可是過了不久,卡羅琳被一條響尾蛇咬死,1908 年,喬治隨後又娶了比卡羅琳小 14 歳的妹妹 Maud。由於康維爾省督其他四個兒子都離家在外成就,從來沒有離開過家園的 Maud 於是繼承了莊園産業,在此生活直到終老。

        康維爾家業維持在家族經營超過百年,是卡里布道上珍貴的例子,客棧前的兩棵大榆樹的種苗是從英格蘭帶來的,現在已經有 150 多歳,雖然 Clement 那間更寬大和更富麗的別墅已在 1943 年毀於大火,仍留下這間最原來的自用住宅,還有建於 1863 年的華人廚師宿舍和鐵匠鋪。1981 年,Eric Saunders 夫婦從康維爾家族購買了該項物業,將莊園修復為茶室,藝廊和博物館,客棧夏天開放用作餐廳。

太平洋鐵路來臨,Ashcroft 車站取代莊園成為卡里布大道的主要轉運站。

艾希克羅 (Ashcroft)與唐人街

        自從康維爾兄弟設立了 Ashcroft 莊園,此處便稱為艾希克羅,但是太平洋鐵路到來,艾希克羅的社區中心便從 Ashcroft 莊園轉移到鐵路車站,當時鐵路公司選擇將車站設在湯普遜河東岸 Butte 牧場的土地上,那是一座 1860 年代後期才成立的牧場,很多旅客在這裡下車,沿著篷車大道轉往北部尋找定居地,Butte 牧場主人 John Barnes 和他的女婿 Oliver Evans 亦樂於分售土地給新來的移民,使得這個新成立的艾希克羅鎮非常興旺。

        1886 年,BC 快遞的總部從耶魯遷來艾希克羅,驛馬車自此主要往來艾希克羅與巴克維爾之間,帽子溪牧場主人 William Cargile 在這裡興建了 Cargile 飯店,Evans 也興建了一座新蔚的艾希克羅飯店接待人潮,毫無例外,該兩間飯店都在後來的火災中遭到燒毀,沒能留下。

BC 快遞總部重建於1911年,但不久後結束業務,其馬房曾被改作蕃茄礶頭工廠。

        現在遊覽艾希克羅,除了鐵路大道外,你可考慮 Brink 街和第四街的那個角落,那處的房屋多是建於那個太平洋鐵路來臨時的輝煌年代。艾希克羅歌劇院於 1889 年建成,當時的建造費用為 1,500 加元,到了 1920 年代,她主要用於放映電影。

        在歌劇院左側地坪原來是法院和監牢,1901 年被 F. Reynolds 醫生興建為自宅,他也是當地日報的老闆,此屋後來售予 Grand Central (大中央)飯店的老闆 George Ward,後者於 1922 年移居德州,臨走時將房屋捐給共濟會,現在是一間 B&B。 

      在歌劇院右側藍色的二層樓山牆建築原來是一個稱為 Odd Fellowship 古老圑體的旅舍,其建造於1895年,為艾希克羅最古老的民宅,現由私人擁有;至於歌劇院對面由紅磚砌建的博物館建於1917年,其最初是聯邦大樓和郵局。

Ashcroft Opera House 建成於1889年,是 Ashcroft 老街最古老的建築物。

        艾希克羅的好日子維持到 1915 年,當太平洋大東方鐵路公司(Pacific Great Eastern Railway, PGE)從北溫哥華發車,走海天公路和利盧埃特公路直達克林頓,艾希克羅失去了作為北部運輸中心和中轉站的重要性,BC 快遞結束了他的光榮業務,加上 1916 年 7 月發生大火災,幾乎半個艾希克羅變成廢墟,居民開始完全依靠農業維持社區經濟。

        即使如此,聚集在艾希克羅的華人並不低頭在,他們種植的番茄和土豆維持住社區的榮景。也許大家不相信,曾幾何時,艾希克羅和巴克維爾一樣,華人是主要居民。話說太平洋鐵路完工後,有一個華人在艾希克羅開設了第一間名叫連記的華人商店。1892 年,周星開設了永昌泰商店,除了出售一般商品外,還出售各種傳統中草藥,到了上個世紀初,艾希克羅數百名人口之中有一半是華人,並形成了一條唐人街,主要聚集在鐵路大道北端。

Odd Fellow 旅舍建於1895年,外牆再装飾過後較原建築更加美觀。

        華人商店還包括連記和合和,以及由周占經營的餐廳,周占在餐廳後部還捐贈了一個房間提供一所華文夜校使用,而羅氏兄弟在永昌泰旁邊開設了永和隆商店,當年華人市況鼎盛,故孫中山先生於 1910 年 1 月到達艾希克羅,甚至在這裡住了一個星期,以期獲得此地華僑在財務上更多支持。

        1916 年大火過後,中國商人迅速重建,永昌泰,永和隆及其他約十八家華人企業很快又恢復營業,但是原來那三家由白人經營飯店都沒有重建,因此,一群中國商人聯合起來重建 Ashcroft 飯店,後來又興建了中國飯店和茶室。三年之後,George Ward 才重建了下圖的大中央飯店,不過他於 1921 年便將飯店售予羅氏兄弟的永和隆,移居德州,所以當時的旅館全由華人經營。1947 年,這座永和隆大樓又轉售給一個姓黃的家庭,轉作餐廳和商戶,直到 2001 年,此屋再度易手。

原為大中央飯店的永和隆大樓於1919年重建,至今唯一剩下的華人樓宇。

        艾希克羅唐人街能夠持續發展,取決於成百上千的華人勞工在當地的牧場和農場工作,使得 BC 快遞公司在 1925 年將其在艾希克羅的貨運倉庫改裝成為番茄罐頭工廠,讓快遞公司員工重新獲得工作。可是,當美國廉價蔬菜開始氾濫時,罐頭廠於 1957 年不幸關閉,對唐人街造成致命打擊,商店一家接一家關閉。1982 年,最後一家由周氏家族掌握了四代之久,開業達 90 年的永昌泰商店亦宣告歇業,標誌著艾希克羅華人時代的終結。

        時至今日,華人幾乎全數離開,祇有少數留在火車站後面的華人墓地,許多華人商店已被拆除,永昌泰亦無例外,唯一剩下的祇有永和隆大樓(現在是一間小餐廳,不要錯過他的例湯)。此外,艾希克羅第五街還有一間最古老的 St. Alban’s 聖公會教堂(1891),她與第四街由紅磚砌成的鄉村郵局(1917)共組成一個歷史博物街區。近年以來,當地的藝術家正嘗試以玻璃馬賽克重新賦予這個小鎮藝術新貎。

Ashcroft消防局建於1919年,是原始1899年消防局的重建版。

Savona (薩沃納)

        卡存溪(Cache Creek)離開希望鎮剛好約 200 公里,一號橫加公路在卡存溪就隨著湯普遜河往東轉向洛磯山脈,至於通往北方的道路則被換上 97 號路的名字,而 97 號公路又是貫穿卑詩省南北的唯一幹線,它大抵上是沿著當年美國人從 Okanagan 河谷北上,經過甘露市到達卡存溪,再循篷車大道進入北卑詩開墾的路線,在道森溪再加入阿拉斯加公路,是卑詩省府將奧根小徑、卡里布和最北邊的阿拉斯加公路這三條大路連在一起後的統稱。 

從卡存溪到甘露巿祇有83公里,途中會經過一個很長的 Kamloops Lake。

        很少有人知道,在 Kamloops 湖的西端,湯普森河南岸靠近現在的 Savona 社區(Steelhead 省立公園),那裡有一個卑詩内陸最古老的住宅基地。在 1859 年卡里布淘金熱剛剛開始的時候,原本為海灣公司工作的科西嘉人佛朗哥 (François Saveneux) 在此處湖端定居,並在湯普森河上開通了電纜渡輪,運送淘金客過河前往北岸的甘露堡。

        佛朗哥的太太 Frances Bourke 是海灣公司僱員與原住民生的女兒,他們育有一個十幾歳的女兒,可是佛朗哥於 1862 年驟然去世,渡輪由其妻子和女兒繼續經營。但是不久之後,電纜渡輪的經營權落入 Ned Roberts 手上,該渡輪旋於 1870 年被政府收歸省府運營,佛朗哥家人不知去處。

太平洋鐵路到來,Savona 車站曾定名為 Van Horne,後來恢復為 Savona。

        1866 年初春,由於哥倫比亞河的大彎區發現金礦,第一艘航行於 Savona 與 Seymour 灣之間的輪船 SS Marten 號正式出現,在 1866 年至 1885 年之間,這個渡河點成為從 Cache 溪而來的驛馬車東端支線最後一站,旅客登上輪船沿著甘露湖前往甘露鎮,或者繼續前往 Shuswap 湖進入大彎礦區(Seymour 灣),以及前往 Shuswap 河的南陸終點 Enderby,直到太平洋鐵路來臨為止。這個地方後來發展成為湖畔度假村落,由於佛朗哥的姓氏很難發音,大家便簡稱此地為 Savona (薩沃納)。1915年,薩沃納迎來了第二條鐵路,加拿大北部鐵路公司(CNoR)沿著甘露湖北坡行走,現在是加拿大國家鐵路(CN)的一部分。

        現在 Steelhead 省立公園留下四間原木先鋒房屋,包括住宅、棚屋和驛馬車倉庫,相信是佛朗哥於 1859-1860 年興建,為卑詩現存最古老的住宅,它們被稱為「Wilson Residence」(威爾遜住宅),乃是因為有牧牛王之稱的 John Wilson (約翰·威爾遜, 1833-1904)曾經擁有這個住宅基地。威爾遜是卡梅倫著名「修補匠礦權」的合伙人,他於 1868 年選擇在這裡定居,在 Savona 和 Cache 溪購買了八哩溪,銅溪和印第安花園等大型牧場,而且還在 Westmold 擁有大片牧地,養了上萬隻肉牛,在 1880 年代後期被稱為 “薩沃納的牧牛王”。

Wilson Residence 是1859-1860年由佛朗哥興建,是卑詩最古老的民宅。

Cache Creek (卡存溪)

        卡存溪(Cache Creek)是通往北卑詩的大路口,據說是由法裔毛皮獵人命名的,他們在山谷裡儲存了毛皮,魚類和補給品。卡存溪在淘金初年並不顯眼,旅客多在 Ashcroft 莊園過夜,直到 1862 年,James Orr 在響尾蛇山下建立了該地第一間路屋,接著哈珀兄弟也在卡存溪東面設立了 Perry 牧埸。1865 年,正在 Ashcroft 莊園擔任經理的 Charles Semlin 與他的同事 Philip Parke 合夥購入了這間路屋,並將之搬到卡里布篷車大道上,由於他們與當地一位很崇拜拿破崙的 Secwepemc 族酋長熟識,便為這間路屋取名為 Bonaparte (邦拿帕)。

        與此同時,由於哥倫比亞河大彎區發生的短暫淘金熱,卡存溪成為卡里布與 Savona (薩沃納)兩條篷車道路的交匯點,路屋生意興旺。但是 Philip Parke 很快就將興趣轉移到放牧,他在邦拿帕山谷另外覓地建立了 Bonaparte 牧場(1868),而 Semlin 稍後亦在卡存溪東邊開設了 Dominion 牧場(1869)。這兩個牧場與下文的帽子溪牧場後來成為該區規模最大,最成功的牧場之一。

2020年邦拿帕牧場淹大水,牧場變成一條大河流。

         在太平洋鐵路還未到達之前,當時耶魯和卡里布是卑詩內陸兩個最主要的聚居地,故是重要選區,有不少人在這兩個選區當選踏入政壇,並且從此平歩青雲。1871 年,艾希克羅牧場的 Clement Cornwall 獲選為聯邦參議員,而同年齡的 Charles Semlin (1836-1927)亦在這個耶魯選區贏得省選進入省議會,他擔任了反對黨領袖,最終在 1898 年至 1900 年出任卑詩省第十二任省長。Semlin 並不是一名有力的領導人,他的任期僅有 18 個月。

        卡存溪的轉變非常緩慢,緩慢的原因不止因為此處是加拿大最酷熱的地方之一,而是太平洋鐵路將人們都集中到艾希克羅車站,使得該鎮變得相對不重要,人口沒有隨著歲月增長多少,卡存溪低迷的情況要到二次世界大戰後,公路交通時代才獲改觀。

卡存溪半乾旱的地貎,幸好有湯普遜河的水源灌漑。

        Semlin 原本是東岸一名學校教師,淘金失敗後才在艾希克羅牧場工作,所以他很重視教育,當時整個卑詩大陸只有四所公立小學,連 Kamloops 都沒有學校,全省第一所中學於 1876 年才在省府維多利亞開設。1873 年,Semlin 和他的合夥人 Philip Parke 捐贈了邦拿帕路屋的土地,讓省教育局長 John Jessop 在卡存溪開辦一座兩層樓高的寄宿學校,其原址就位於現在 97 號公路近卡存溪小學的北側草坪外。寄宿學校第一年有來自甘露巿,尼古拉山谷和卡里布的 18 名學生,到 1875 年增加到 45 名,後來卑詩内陸人口増加,各個社區都建立了自己的學校,於是卡存溪這座寄宿學校直至 1890 年宣告功成身退。而 Semlin 和 Parke 都在他們的牧場終老。

昔日的邦拿帕路屋和寄宿學校,就位於卡存溪小學現在拍照的這個位置上。

        湯普遜河到達艾希克羅就向東轉向哥倫比亞山區了,下文,我們將繼續朝北方進入內陸高原,探訪淘金路上更多的歷史踪跡!


 本文內容參考自:

相關文章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