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在深山裡的鱒魚湖

越難行的地方我們越來勁!為了探索鬼城,我們進入 Selkirk 黒山內陸,去走一條偏僻小徑,那是藏在 Selkirk (塞爾柯克) 深山裡的 31 號公路 (鱒魚湖公路)。

這條 31 號鱒魚湖公路全長 175 公里,始自上箭湖 (哥倫比亞河) 的 Galena (方鉛礦) 灣渡輪碼頭,終點站是庫尼湖的 Balfour 碼頭,途中經過鱒魚湖,Meadow Creek,Lardeau 和 Kaslo 等小型社區,它自從 1942 年就建成了後半部分路段,取代原來的 Kootenay & Arrowhead (K&A) 鐵路,直至 1954 年才開通了鱒魚湖北岸最艱難的路段。但當另一條連接 New Denver 和 Kaslo 的 31A 公路於 1973 年竣工,這條 31A 捷徑又取代了原來顛簸曲折的鱒魚湖岸古道,因此,每當我們問起這條鱒魚湖古道是否能夠通行的時候,當地人總是不置可否,讓我們到了現在才勇闖進去一探究竟。

鱒魚湖,塞爾柯克山脈,Trout Lake,selkirk mountain, Badshot Range, Fays peak
鱒魚湖是 Selkirk 山脈一個美麗湖泊,北面可見 Badshot 支脈上的 Fays 雪山群峰。

鱒魚湖鎮 (1890)

我們從 Galena 灣渡輪碼頭出發,祇有 32 公里就到了鱒魚湖,她是一個長約 30 公里,深達 500 公尺,原始和清澈的美麗高山湖泊,坐落在庫尼中區美麗的 Selkirk 山脈内,其東北面是 Selkirk 山脈的鄧肯和 Badshot 支脈,南面有鱒魚山與公羊山脈相伴。上圖為鱒魚湖北方 Badshot 支脈上的 Fays 雪山群峰。

鱒魚湖鎮是鱒魚湖西端一個同名村鎮,因為銀礦而誕生。自從 Ainsworth 團隊和 Osner Hall (霍爾) 兄弟先後在 Ainsworth 溫泉和尼爾遜發現 Lulu 礦 (1884) 和銀王礦 (1886) 之後,大批探礦者便不斷湧入 Slocan 河谷和 Kootenay 湖谷勘探。1890 年,由 Walker、Holden、McDonald 和 Downs 等四名探礦者組成的團隊從上箭湖進入鱒魚湖地區,成功押注了銀杯和大北方兩個富礦,引來了更多的探勘者。

Gerrard BC,Lardeau bridge,Highway 31 BC
K&A 鐵路於 1902 年到達 Gerrard,路牌上標記著尚未完工的里程。

那時候,人群從西面 18 公里外的 Thomson’s Landing (Beaton) 登陸,很容易就來到鱒魚湖,她的鎮址於 1893 年就奠定了,同時有一家綜合商店,鱒魚湖和皇后飯店最早開業。那年冬天,東面從 Lardeau 來的驛馬車也開始利用湖面上的雪橇道接送貨物。五年後 (1898),Arrowhead-Thomson’s Landing (Beaton) 新碼頭建成,物資供應更容易從 Revelstoke 來的河船獲得補給。

與此同時,加拿大太平洋鐵路為了阻止來自美國的 Kaslo & Slocan (K&S) 鐵路加入競爭,決定從庫尼湖的 Lardeau 碼頭修築一條連接鱒魚湖的 Kootenay & Arrowhead (K&A) 鐵路。該鐵路原本計劃是將線路從 Gerrard (杰拉德) 和鱒魚湖鎮向上延伸至比頓灣,然後繼續前往 Arrowhead,在 Revelstoke 與太平洋鐵路主線相接。K&A 鐵路於 1902 年 6 月到達鱒魚湖東端的 Gerrard,初期先用拖船連接至西側的鱒魚湖鎮,目的是將鱒魚湖的礦物運送至尼爾遜的冶煉廠,而其民生物資仍然依賴來自 Revelstoke 的太平洋鐵路河船供應 (例如 SS Columbia 號和 SS Revelstoke 號)。

鱒魚湖溫莎飯店,Windsor Hotel ,Trout Lake,the oldest hotel in BC,
鱒魚湖溫莎飯店 (1897) 是卑詩現存六間最古老的倖存飯店之一。

鱒魚湖鎮的鼎盛時期是從 1897 年左右到 1908 年,時間較麥堅尼營地和 Fairview 僅僅稍晩了三四年,與尼爾遜、Kaslo 和 Slocan 河谷的村鎮同一個時期。1897年,鱒魚湖人口剛剛超過 1,000 人,帶有雙層門廊的湖景飯店和溫莎飯店都在那一年相繼開業,在主要的維多利亞大街上,還有政府大樓、學校、鋸木廠、化驗所和馬厩,鎮上到處都是銀礦開採者。時至今日,上圖這間鱒魚湖溫莎飯店 (1897) 仍然存在,也是卑詩現存六間最古老的倖存飯店之一,從它的造工可見當時該鎮繁榮的程度。它於 2015 年被新主人精心修復,在夏天為釣客和冬天為雪地摩托車愛好者提供 B&B 溫馨服務。

鱒魚湖附近鮮為人知的村鎮示意圖 (取材自 Google Map)

其實鱒魚湖岸並不是礦源的真正所在地,那裡的寳礦以銀杯嶺和 Upper Lardeau 河谷為中心廣泛分布,在全盛期共有 Silver Cup、Great Northern、Nettie Lake 和 Broadview 四個最主要的銀礦畫夜開採,許多人衝著興建鐵路而搶購土地,鱒魚湖鎮人口最多達到 2,000 人,市況欣欣向榮。但是,該區的礦源很淺,經不起幾年挖掘,太平洋鐵路對鱒魚湖礦山缺乏信心,K&A 鐵路擴建計劃蓋不成了。隨著 1906 年鱒魚湖皇后飯店被燒毀,到了 1908 年,其他礦坑陸續停産,祇有銀杯仍在運作;再過兩年之後,鱒魚湖飯店亦告倒閉,祇剩下湖景飯店和溫莎飯店提供住宿服。直到 1914 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後,連最後的銀杯礦都停止生產,鱒魚湖礦區的採礦活動全部中止,一切回歸平靜。

現在鱒魚湖是一個探索鬼城的好地方,除了鱒魚湖鎮之外,您可以在附近繼續尋找 Beaton、Camborne、Comaplix 和 Ferguson (弗格森) 遺址,她們曾經閃閃發亮,如今卻鮮為人知。

Beaton BC
Beaton 仍有 16 戶人家,我不知道這個殘餘者為何物?

Beaton (1890-1914) 探秘

我們再從 Galena 灣渡輪碼頭起算,經過 20 公里到達 Armstrong 湖 (距離鱒魚湖約 12 公里),在靠近湖的西端北側有一條碎石岔路,它沿著比頓行駛,在那裡進去不到六公里,會引領您到達上箭湖的北灣 (比頓灣),那裡就是 Beaton (比頓)。Beaton 原名為 Thomson’s Landing,當鱒魚湖地區發現銀礦之後,美國人 James Thomson (1851-1934) 捷足先登,他首先在北灣湖岸申購土地建造了一個碼頭,取名為 Thomson’s Landing,從而開發了這個村鎮,他並擔任當地公證人和郵政局長。

1898 年新碼頭建成,連接 Revelstoke 和 Castlegar 蒸氣船亦在此處靠岸,此地成為鱒魚湖地區補給物的主要轉運中心,熱鬧非凡。但因 “Thomson” 的名字太過普遍,容易讓人混淆,村民便以其搭檔 Malcolm Beaton 的名字,將 Thomson’s Landing 更名為 “比頓”。

Incomappleux Creek,Camborne
Incomappleux Creek 滔滔溪水,將 Camborne 前塵往事帶走全不留痕!

比頓隨著礦源興旺而興起,亦隨著礦源枯竭而衰落。到了 1968 年,箭湖即將被變成水庫,比頓將被湖水淹沒,比頓碼頭也被新設立的 Galena 灣碼頭取代,當地居民陸續搬走,郵局最終於次年關閉,比頓從此沉靜。現在從村前的郵箱數目觀察,比頓社區高地上至今仍然有 16 戶人家,可能多數是伐木工人。

從比頓沿著 Incomappleux 溪 (也被稱為 “魚河”) 往東北方向的小路走進去約 10 公里,就到達已經不復存在的採礦鬼鎮 Camborne (Sinixt 語意為 “彎曲的山丘”)。Camborne 是由英國採礦工程師 John Menhinick (1865-1953) 在 1898 年開發的,它祇享受了極短暫的繁榮時期,其郵局更早於 1902 年關閉,享壽僅有短短四年。雖然該處銀礦在 1930 年和 1960 年代兩次短暫復工開採,今天這條小路可勉強通行,該處已空無一人。

Beaton , Comaplix BC,
從 Beaton 望向對岸的 Comaplix,看見伐木工作仍然持續。

從比頓還有一條小路沿著湖岸行駛,渡過 Incomappleux 溪可以通到比頓灣東北側的 Comaplix,亦即比頓的對岸,那裡曾是一個 Sinixt 部落的所在地,意思是 “湖的盡頭”。1896 年,庫尼木材公司將該處樹木清理乾淨作為鋸木廠,為鄰近村鎮提供建材。但是,1915 年那一場可疑的火災結束了鋸木廠和小鎮的繁榮,當時蒸氣輪 SS Revelstoke 號 (1902-1915) 剛好停靠在 Comaplix 碼頭,也被無辜波及而葬身火海,Comaplix 被廢棄成為孤島。直至 1969 年,當箭湖修築 Keenleyside 大壩,湖水上升淹沒比頓灣時,所有人都離開了,除了墓地和汽船殘留的鍋爐外,Comaplix 其他遺蹟幾乎全部沒入水庫底下,其名字甚至沒有再被標記在地圖上,祇有伐木工作仍然持續。

Redcliff Peak,
從 Lardeau 溪谷遠望 Redcliff 峯 (2714 m) 和 Mt Wagner,礦藏就在這個溪谷內。

David Ferguson 的 Lardeau 旅店

鱒魚湖礦區的礦藏主要分布在銀杯嶺左右兩側的 Incomappleux 溪和 Upper Lardeau 溪谷。Lardeau 河域與 Incomappleux 溪的流向不同,Lardeau 河域包括 Upper Lardeau 溪、鱒魚湖 和 Lardeau 河,它們的河水向東流入庫尼湖,而不是西面的箭湖。在最早時候,鱒魚湖鎮便有一條不到六公里的小路通到一個名叫弗格森的村子,該村子以 David Ferguson (大衛·弗格森,1861-1903) 的名字命名,他於 1891 年乘坐太平洋鐵路來到這個偏遠角落,然後選擇在 Upper Lardeau (上拉多) 溪和弗格森溪的岔口處定居,一方面供應礦區食物,自己也在農閒時候探礦。1894 年,弗格森在他的牧場附近又探勘到一個金銀礦,其他人立刻聞風而至,於是他建造了一家 Lardeau 旅館,並將他的牧場開發成為一個名為 Ferguson (弗格森) 的村鎮。

 Ferguson BC
Lardeau 旅店原本聳立在 Ferguson 這片綠茵上,已被燒毀。

雖然弗格森很早去世,弗格森村憑籍鄰近礦山的興起在短時間內繁榮起來,驛馬車也從鱒魚湖延伸至這裡。在二十世紀之交,在弗格森主街上佇立著 Lardeau、Balmoral 和國王等三間旅店,人口接近 800 人。

弗格森和鄰近的礦村一樣,在經歷了短暫的輝煌之後,也難挽救其衰落的宿命。到了 1920 年代,幾乎所有人都離開了弗格森村,祇剩下 Jack Laughton (1874-1958) 仍然苦守著那間從弗格森留下來的 Lardeau 旅店,直至終老。不過,這間旅店在 1970 年代也消失了!今天,弗格森村大約有 40 名常年居民,在一個被自然環境圍繞的偏遠小社區中享受不必忙碌的寧靜生活。

Gravity-Fed Gas Dispenser, Trout Lake General Store
鱒魚湖雜貨店門前兩部汽車兩年去看都在相同位置,似乎很少移動。

鱒魚湖釣魚勝地

面對厄運,鱒魚湖顯露最大的靱性。當 K&A 鐵路線自 1916 年春季解凍後就沒有重開渡輪服務 (該鐵路線於 1942 年停駛,被新建的公路取代)。到了 1922 年,連湖景飯店也被野火燒毀,祇有幾十人留下,鱒魚湖幾乎變成了一座鬼城。

圖中這家鱒魚湖雜貨店位於弗格森路口,它原來是一個加油站,不確定在哪個年代被增建為雜貨店,成為村莊裡唯一的「生命線」。這家商店門外有兩座古董重力加油泵 (Gravity-Fed Gas Dispenser),那是 1920 年代汽車普及時期開始風行的産物,肯定是卑詩省絶無僅有的。從鱒魚湖公路建設時期推算,該兩座古董很可能自 1960 年前後從別處搬到此處 (有人說是來自三號公路的 Bridesville),作為營運項目。

Trout Lake,Trout Mountain
鱒魚湖現在是一個釣魚勝地,圖內背景是 Trout Mountain (2559 m)。

隨著大蕭條和黃金價格與美元掛鉤,鱒魚湖的採礦興趣重新燃起希望,True Fissure (真正裂縫) 礦在海拔 2,000 多公尺的 Camborne 山崗上進行了勘探,並且在 1930 年代和 1960 年代進行過兩次零星開採,加上鱒魚湖東端的 Gerrard 公路於 1954 年竣工,為鱒魚湖恢復一些人氣。

今天鱒魚湖已轉型為一個釣魚勝地,由於位處 Selkirk 黑山著名的「雪粉三角區」,那裡是卑詩下雪量最大區域,冬天無論坐直升機滑雪、越野滑雪和玩雪地摩托車都深受遊客歡迎。從圖上所見,鱒魚湖居民的基本配備,除了一般的汽車之外,至少要準備剷雪車、雪地摩托車(或 ATV)、還有釣魚船,才能滿足山區生活需求。

鱒魚湖真有鱒魚嗎?我在下一篇的《鬼鎮 Gerrard (Hwy 31)》,再為大家解答。

歡迎分享
Tony 烏騰
Tony 烏騰
Articles: 73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