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氣怎麼可以買賣?

        自從俄勒岡條約生效後,哈德遜灣公司撤退至北緯49度,騰出權力真空。1851年11月,Denny-Boren 家族,Maynard 醫生和 Henry Yesler 等丹尼黨人從波特蘭起行,沿著 Duwamish 河走廊北上進入普吉海灣(Puget Sound),他們遇到了 Si’ahl (西雅圖)酋長,酋長天真的以為這些從美國來的白人,會像海灣公司的毛皮商人那麼友善,酋長鼓勵他們建立交易站,和族人做貿易,他們真的做了,而且佔有土地的規模較以前海灣公司的貿易站大上很多倍,不過,丹尼黨人要的不祇有貿易,他們要拿走所有一切。

        1853年,Issac Stevens (以薩·史蒂文斯)被皮爾斯總統(1853-1857年在任)指派,擔任新成立的華盛頓領地第一任州長,並兼任該地區的印地安事務和北太平洋鐵路調查局的主管。史蒂文斯少校是西點軍校高材生,參與過美墨戰爭(1846-47),是一個對印地安人毫不留情的人,他這次他接任新職,隨即循著 St. Helens 山徑來到普吉灣區,借總統之名,沿途向印地安人「購買」整片土地,他要求西雅圖酋長按照指示,乖乖遷進他為印地安人圏定好的「徒置區」。

Mount St. Helens
1853年 Stevens 揮軍越過 St. Helens 山,要向西雅圖酋長「購買」整片土地

        Si’ahl (或 Sealth, 1790-1866) 是 Suquamish 部落酋長,世代居住在普吉海灣,他們是海岸 Salish 族的支族,很早就跟海灣公司的白人熟識,西雅圖甚至說他的父親曾經看見過溫哥華船長帶領的兩艘戰船,毛皮獵人笑笑的並不回話,祇管稱呼身裁高大的西雅圖作 “大個子”。

        西雅圖的父親是 Suquamish 部落的酋長,母親是 Duwamish 族酋長的女兒,他繼承了父母兩國酋長的榮耀,在 Elliott 港灣建立了強大的聯盟,由於他的勇氣,膽識和領導才能,很快成為普吉海灣六部聯盟的首領。他們和毛皮獵人一直維持著友善關係。

        西雅圖酋長面對史蒂文斯如此困難的交易,因他在少年時曾接受英國傳教士教育,深知道紅不可能勝白,為了避免無謂犠牲,決意採取不抵抗態度,並制止族人反抗,同意史蒂文斯提出的契約,他發表了激動人心的一篇講話,安慰族人不滿情緒後順從離開,所以歷史上都說他「合作」、友善。天空怎麼能夠購買?西雅圖酋長不懂,其宣言内容大致如下:

Seattle
丹尼家族最早在Alki Point落腳,後來搬到對岸先鋒廣場開始了西雅圖市。

華盛頓的大酋長傳話來,表達要買我們土地的心願,向我們提出很多要求。但是,你們怎麼能夠買賣天空的清新、土地的溫柔、野牛的奔馳?這個想法對我們來說很奇怪。如果我們不擁有新鮮的空氣度和閃耀的水,這些東西我們怎麼能夠賣給你們?你們又如何能夠購買?土地不屬於人們,人們卻屬於土地。芬芳的花朵是我們的姐妹,鹿,馬,鷹,牛,這些是我們的兄弟,高低的岩石,草地上的汁液,小馬的體熱和人互相關聯,萬物如同血液相連,凝聚成為一個家庭。我的族人問我,“How can one sell the air? How can one own the earth?”白人所要買的究竟是什麼?這個念頭是我們不能懂得。

Boing Museum, Seattle
天空不可以買賣?波音公司於1916年將飛機送上了天空。

難道你們僅憑紅人的一紙簽約,就能對這土地為所欲為?設若空氣的清新與水的漣漪並不屬我們所有,我們如何賣給你們?當野牛已經死盡,你們還能再把牠們買回來嗎?在白人前進之前,紅人總是撤退;對白人而言,他向土地借取任何他想要的東西,土地不是他的兄弟,而是他的敵人,當他鬥爭得勝之後,他又繼續前進。他們把母親大地、兄弟天空當作可以買賣、可以劫掠的東西。

Starbucks at the Pike Market, Seattle
白人不斷前進,1971年星巴克在派克市場成立第一家店,之後席捲全球。

我們會考慮你們提出購買我們土地的建議。這並不容易,這土地上每一個部分對於我們都是神聖的,如果我們把土地賣給你們,請你們務必記住在溪河中流動的水是我們祖先的血液,它對我們是神聖的。如果我們將土地賣給您,請記住,湖水倒影講述我們人民的生活,潺潺水聲是我父親的父親的聲音。河流是我們的兄弟,使我們解渴,載著我們的獨木舟,餵養我們的孩子。如果我們將土地賣給您,你必須記住,空氣對我們而言是珍貴的,它支撐所有生命,共享其精神,共享著相同的呼吸。給我們祖父第一次呼吸的風,也得到了他的最後一聲嘆息。

Seattle
微軟(1975)與亞馬遜(1994)相繼成立,創造了Redmond和Bellevue傳奇。

我們會考慮你們提出購買我們土地的建議。如果我們決定接受,我將提出一個條件,白人必須把這地上的野獸當作他的兄弟,請像我們曾經愛過的那樣愛它。河流是我們的兄弟,也是你們的兄弟,你們必須給予河流如同兄弟的恩惠。請記住,並永遠教育你們的孩子,他們腳下的地面是我們祖父的骨灰。這樣,他們才能尊重土地。請記住,告訴你們的孩子,土地是我們的母親,你們對待土地的一切,報應降臨地上的兒子。如果我們把土地賣給你們,你們應該對它另眼相看,視之為神聖。如果我們決定接受,我在此時此地立下一個條件:不要派人來催我們,我們自有我們的時間,設若我們接受,我們輕輕走過父母兄妹親友墳墓的權利,永遠不可剝奪。

Seattle
大西雅圖都會區現在人口突破400萬,遠處Duwamish河的面貎已很模糊。

我們的上帝是同一位上帝。白人現在可能以為自己擁有祂,自以為是神,而對他的母親大地、姊妹河川和紅人兄弟為所欲為。白人的神讓他統治野獸、森林和紅人,或許是為了某種目的,但這目的是紅人所不瞭解的。如果我們同意,那將可保護你們答應給我們的保留區。在那裡,或許,我們可以按我們的願望安度來日不多的餘年。在我們與你們之間,相同者少。而我認為我的族人會接受,遷往你們為他們所畫的保留區。我們會跟你們隔離度日,靜過餘生。 — 內容擷自網路孟祥森翻譯。

Seattle
從木材小鎮發展到科技城市,西雅圖每個夜晚都不會睡眠。

        「如果我們決定接受,不要派人來催我們。我們自有我們的時間。」1855年2月,史蒂文斯州長還是等不耐煩,用激烈手段強逼印地安各族酋長簽下 Point Elliott 條約。所有條約都是用來保護強者合法性的,儘管條約規定不允許白人礦工進入保留地,但礦工經常穿越這些土地,從部落偷馬及侵犯原住民婦女。有少數印地安人不滿白人食言負嵎反抗,為了報復,零星地突襲一些定居點,例如與海灣公司人員交情深厚的 Nisqually 部族 Leschi (萊斯基)酋長,便聯合 Puyallup 部族掀起西雅圖之戰,這場衝突標誌著亞基馬戰爭的開始。在1855年10月 Tapps 湖的一次對陣中,勇猛的萊斯基酋長擊斃了民兵上校 Benton Moses,事後他被輯捕控以謀殺罪。        1858年2月,萊斯基酋長在絞刑臺上留下最後一句話:「我對您的法律一無所知,我認為在戰時殺害武裝人員不是謀殺,如果是的話,殺害印地安人的士兵也犯了謀殺罪!」是的,殺害美國軍官是滔天大罪,美國隊長殺害歒人被視為英雄,這是大家都知道的好來塢電影橋段。

1970年代好萊塢電影出現 Revisionist Western 浪潮,修正白人至上觀點。

        形勢比人強,西雅圖酋長決意率領族人離開家園,但他沒遷入白人為他準備,與別族混合使用的保留地,他們渡過普吉海對岸,回到部族冬季營地(今 Suquamish, Port Madison),西雅圖酋長在他父祖輩居住過的長屋(Oleman House)度過餘生。該長屋長200英尺,寬100英尺。是北美洲西北海岸第一民族建造最大的建築物之一,可以容納幾百個族人一起過他們的傳統集體生活。

        但是,在西雅圖酋長於1866年去世不久,根據記者大衛·劉易斯(David Lewis)於2016年8月25日發表在 SeattleWeekly 的文章中報導,該長屋在1870年慘被負責印地安事務部的 William DeShaw 焚毀,現在祇留下一根未燒完的木柱。DeShaw 是一個會說 Suquamish 語的白人,他還是西雅圖酋長的孫女婿,但他受命要改變 Suquamish 人的團居習慣,設法讓他們搬進政府為他們建造的房屋居住,故此亳不留情地將長屋燒毀。後來,Suquamish 冬季營地保留地的沿岸土地要興建別墅,酋長的村子不得不讓出沿岸土地,再往內陸遷移進去多一點點。

Bruce Lee's Burial Place
很多人不知道西雅圖酋長,很多李小龍迷知道 Capitol Hill 湖景公墓。

        史蒂文斯州長的任期隨著皮爾斯總統下台而結束,1862年,他以准將的身份投入美國內戰,在維珍尼亞被南方人一槍斃命。西雅圖剛開始時祇是一個幾百人的小村子,當地的先鋒人物自從1861年就成立華盛頓大學以作為號召,到了1880年,維多利亞人口約6,000人,西雅圖人口才達到3,500人;1888年,北太平洋鐵路(NP)到達普吉海灣(1996年NP成為BNSF鐵路),市區有軌電車亦於次年開通,1890年西雅圖人口數到達4萬人,維多利亞人口不到2萬;1898年育空掀起轟動一時的淘金熱,帶動人口成長,1900年代初期,西雅圖人口終於突破10萬,自此人口增長如脫彊野馬,至今西雅圖大都會區人口已超越400萬,幾乎等於卑詩省的總人口,在美國西岸僅次於洛杉磯與舊金山。

        自從18世紀開始,歐洲人好奇地探索了地球上每一個角落,特別在1840年代,東西勢力版圖黃金交叉,無論是大清帝國、土耳其帝國,到黑色非洲、美洲大地,無不遭受天翻地覆的變動。到了1880年代,世界局勢大致底定。

本文內容參考自:

相關文章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