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倫北亞平原戰爭

        Palouse 麥田是北美影人50個必遊之地,她被譽為北美洲的 Tuscany,這麼美麗的麥田,從前是個戰場!

        Palouse (帕盧斯)是華盛頓州最東邊的一個大行政區,北邊是 Spokane,往東邊再過去就是愛達荷州,Coeur d’Alene (科達倫)族住在那兒,帕盧斯和 Spokane 都是地印地安族的名字,他們與住在 Okanogan 河的科維爾(Colville)部族,為了阻止白人定居者入侵,曾經和美國軍隊有過一段悲壯的創傷。

Steptoe Butte, Washington
這麼美麗的麥田,從前是個戰場!

        Colville (科維爾)部族是 Syilx  (肖爾西)大族8個支族的其中一支,Syilx  (或 Okanagan)人的傳統領土範圍涵蓋整個 Okanagan 河谷(音:「偶啃哪根」),奧根河谷進入美國境內,改稱為 Okanogan 河谷(音:「偶啃老根」),我則將之統統譯作奧根河谷,這條奧根河最後流入哥倫北亞河。在科維爾族人所處的哥倫北亞高原盆地是夾在 Cascades (瀑布)山脈和哥倫北亞山脈之間的一大塊丘陵盤地,這是世界上最大片的玄武岩平原,若非有融冰雪水滋潤,早就變成一片黃土沙漠。從前白人還未出現在這塊不算肥沃的高原之前,這裡每處地方都有很多不同部族的印地安人生活,但是每個部落各自獨立,以小單位自求生計,和平生活,從來沒有想過要組織一個統一的強大王國。

        都是阿美利堅進入西岸地區的歩伐實在來得太過迅速,1821年,墨西哥剛剛脫離西班牙統治贏得獨立,隨即在1846年的美墨戰爭中一敗塗地,將加州永遠割讓給阿美利堅,剛好美國又從英國人手上獲得俄勒岡這片廣大的真空區域,正想辦法吸引人口佔領這些地理空缺,因此,橫陳在前面的石頭必須全數搬開!

Coulee大壩
小羅斯福在大蕭條時期,在Colville保留區建造了Coulee大壩(1933-42)。

Cayuse 戰爭 (1847~50)

        Cayuse (卡尤西)族是哥倫北亞平原第一個苦主,他們曾經是大河南岸廣闊大地的主人,擁有數千匹馬和大量的牛(據說該部落第一批馬匹是18世紀初期從肖肖尼人交易回來的),春季採摘生長在大草原上的植物根莖,夏季在河上捕撈鮭魚,秋天狩獵和收穫漿果,冬天聚集在傳統長屋之中互相分享,一起取暖。

        平原民族週而復始,和樂融融的生活方式,自從乘坐大篷車而來的白人出現之後,發生了驚天動地的變化。1834年,Marcus Whitman (馬庫斯·惠特曼)衛理公會傳道團突然闖入,定居在 Walla Walla。這些第一批到來的傳教士,吃掉部落賴以生存的野生食物,搶佔了水源,而且他們一直弘揚白人優越文化,強逼族人改變他們的生活方式,不准許他們這個那個,又不斷招來更多白人移民,還帶來疾病。1847年,嚴重的麻疹大流行釀成災難性的導火線,卡尤西人認為是白人巫師故意放的毒害,不讓他們過好過的傳統牧獵生活,他們積怨甚深,是年11月,Tiloukaikt 酋長忍無可忍,於是襲擊惠特曼村莊 ,造成馬庫斯和12名定居者被殺。

Washington
Cayuse的土地位處Mt Hood背風面的藍山山脈,是一個比較富裕的地區。

        弱勢民族本身就是原罪!惠特曼屠殺付出代價,時任俄勒岡臨時政府首長的 George Abernethy (他也是前衛理公會傳教士)召集了500個志願民兵出發討回公道,華府立刻指派墨戰退伍軍人 Joseph Lane 出任俄勒岡首位州長,並調派軍隊進入俄勒岡懲罸寇亂(稱:卡尤西戰爭),這意味著美國主權正式入主西北地區,取代英國人離開後的權力真空。

        在掃蕩過程中,資源日漸匱乏的卡尤西人陸續失去了狩獵地,漁場和家園,他們用交易得來的槍枝還會經常卡彈。1850年4月,戰鬥了兩年半的卡尤西族因為缺乏糧食,被逼交出 Tiloukaikt 等五個族人代罪,這五人旋即被波特蘭的軍事委員會定罪,6月3日被執行絞刑。同年,美軍亦於 Celilo 瀑布(卡尤西人的傳統漁場),建立了哥倫比亞河上第一座軍事碉堡:Dalles 堡(該處曾經是Lewis and Clark營地),將卡尤西族可以耕作的土地,全數分配給後來的白人定居者。

你為甚麼領罪?因為我要拯救我的族人!(本圖與本文內容無關)

亞基馬戰爭 (1855~56)

        話說西雅圖酋長於1854年發表那篇感人肺腑的宣言,同意讓出土地遷進保留地,在同一時間內,華盛頓州長 Isaac Stevens (以薩·史蒂文斯, 1853-1857年在任)所到之處,已經沿途和各族分别簽訂了 Medicine 溪條約(1854),Quinault 條約(1855),Point No Point 條約(1855),Neah Bay 條約(1855)和 Olympia 條約(1856),連蒙大拿的庫特尼人和 Flathead 族都有份,共同簽訂了較為寬大的 Hellgate 條約(1855),其間也許有些波折,過程大致平順。

        1855年6月,史蒂文斯又找上哥倫比亞平原中部的 Yakama (亞基馬),Umatilla (烏姆提普),Walla Walla (瓦拉沃拉) Nez Perce (內茲珀斯)和 Cayuse 等部族首領,簽訂《Walla Walla 條約》。在瓦拉沃拉的千人大會議上,史蒂文斯說服他們,保護自己的家園免受白人侵害的最佳方法是簽署條約,如果部族同意放棄部分領土,將被承諾白人不會侵入他們保留的土地,因此部族首領簽下名字,夢想天下太平。

        儘管該條約要求有兩年的時間允許各個部落遷徙並重新定居,然而在不到幾星期內,礦工和移民不斷前來,史蒂文斯沒有阻止白人任意在部族的土地上定居,而且祇要在保留地發現了甚麼礦,該地就立刻開放,該條約變得形同廢紙,引起各族憤怒,以奧懷(Owhi)酋長和他驍勇善戰的兒子魁金(Qualchan),還有其侄子卡堅(Kamiakin)為首的亞基馬族向其他部落首領提出號召,共同對抗以薩·史蒂文斯,阻止白人進入保留地。

Olympia, Washington
史蒂文斯定都Olympia,是為美國華盛頓州第一任州長。

        卡堅(Kamiakin)出生於1800年左右,父親是 Palouse 族人,母親是亞基馬的酋長女兒,由於其父親再娶,他從小跟隨母親回到亞基馬部落生活,卡堅魁梧的身材和自然的權威,大家也視他為酋長之一。在白人尚未大舉進入哥倫比亞平原之前,亞基馬擁有龐大馬群是一個強大和富有的部族,他們早年從海灣公司的貿易站獲得了馬鈴薯,玉米和豌豆的種子,更是少數學會使用灌溉方式種植農作物的印地安民族,部族與海灣公司的關係非常和諧。但是自從1853年第一批篷車經過亞基馬(Yakima)之後,一切便開始變調!

        1855年8月,有一名部族少女被礦工侵犯,魁金率領戰士在亞基馬河殺了六名礦工報仇,加上印地安事務員 A. Bolon 在調查事件時在 Dalles 堡的北方遭到殺害,驚動了普吉海灣。為了討伐紅人惡行,由 Dalles 堡守將 Granville Haller 少校和俄勒岡志願軍指揮官 Gabriel Rains 少校領銜兵分兩路征討。兩支部隊分别在 Toppenish 溪和 Union Gap 與亞基馬大將卡堅帶領的戰士相遇,但都沒有佔到便宜,不過,卡堅事後被私交甚篤的潘多西神父力勸不可與白人拼鬥,潘多西神父說:「當你踩踏到一隻螞蟻,會有更多螞蟻冒出來!」卡堅於是帶著所有亞基馬族人逃跑。

        潘多西神父的勸告是對的,志願軍後來直搗 Walla Walla 族的營地,Peo-peo-mox-mox (黃鳥)酋長帶領的部眾慘被殲滅,印地安力量被驅離蛇河流域,戰爭氣氛暫時平息,紅人留下來的土地立刻被白人移民填補。

Columbia River
潘多西最早在哥倫比亞河畔傳教,當時亞基馬人已懂得運用灌溉種植!

科達倫戰爭 (Coeur d’Alene War)

        1856年4月,喬治·賴特上校(George Wright, 1803-1865)奉命率領新成立的第九步兵團前往坐鎮 Dalles 碉堡,他加設了 Walla Walla 碉堡(不是海灣公司位於 Wallula 的 Walla Walla 堡),全力通緝卡堅,魁金和他的父親奧懷。

        從前海灣公司的堡寨是為了交易,美國人的碉堡是為了武力鎮壓用途。僥倖逃出的亞基馬首領帶著 Yakama 族人和完全失去家園的 Cayuse 兩支殘部投奔科維爾,他們說服高原北部的 Coeur d’Alene、Spokane 和 Palouse 部族,與科維爾(Colville)部族組成「六部聯盟」,阻止白人入侵。但是對白人向來友善的內茲珀斯(Nez Perce)人拒絕加入。

        戰事始於1858年5月17日,當菲沙峽谷傳出發現黃金的消息,數以百計淘金客踩過科維爾的土地進入奧根河,美軍中校 Edward Steptoe (史塔圖)協助清除道路障礙,帶著159名士兵毋視聯盟警告越過蛇河,那是聯盟宣稱的領土。魁金一馬當先,率領近千名聯盟戰士予以迎頭痛擊,史塔圖被團團圍在我們時常去拍照的山丘上,那個山丘現在就叫 Steptoe Butte (史塔圖山丘),當時史塔圖寡不敵眾坐困愁丘,幸好夜幕低垂,部隊籍黑夜偷偷摸摸的逃離包圍跑回 Walla Walla 碉堡。這是平原印地安聯盟唯一的一場勝仗,稱:「松溪戰役」(Battle of Pine Creek)!

Steptoe Butte
Steptoe Butte是北美影人50個必遊之地,被譽為北美洲的Tuscany。

        9月1日,賴特上校要求交戰部落“完全服從”未果,親率700名野戰部隊,帶着最新配備的遠程步槍和榴彈砲回來圍剿,他們在四湖遭遇,第九步兵團準確的步槍和榴彈大砲粉碎了其中有一些仍用弓箭戰鬥的聯盟戰士,就像大人和小孩的戰鬥。戰事結束後,Latah (拉塔)溪上殘忍地吊掛了17名被俘的聯盟戰士屍體。

        9月5日,Spokane 平原大戰,六部聯盟被美軍包圍,畢竟精湛馬術和英勇精神無法匹敵超強火力,800具不知道是人還是馬被扔到 Spokane 河上任由曝殮,黑麻麻的飛蠅遮閉天空,紅色的液漿染紅了整條大河。失去戰馬等於沒有了腿,聯盟無力續戰四處躲藏。9月24日,由奧懷酋長代表聯盟走到賴特上校的營地獻降,奧懷立刻被捕,賴特宣稱:如果他的兒子在四天內不投降,奧懷將被絞死。

        9月25日上午9時,魁金為了救父,高舉白旗出現在賴特的帳篷前,15分鐘後,沒有經過審判,魁金被發現吊死在後來俗稱為 Hangman 溪的岸邊(Latah 溪, 今 Hanging Tree 紀念地) ,稍後,6名主戰首領亦在該處被執行絞刑。5日後,又有4名 Palouse 戰士被判對白人罪行被處絞刑,而奧懷最後在被帶到瓦拉沃拉途中被無故槍殺,一切就此結束!很多滅門仇恨,是沒得報的。

Walla Walla, Washington
圖為 Walla Walla 附近的蛇河,山坡上的房子是紙漿廠經理的別墅。

「我將永遠不再戰鬥」

        每次都那樣,白人祇要再想佔有土地,就把保留區範圍縮小,將紅人趕來趕去,就算對白人一直很友善的 Nez Perce 族也不例外。回到1836年,老約瑟夫酋長(Tuekakas)接納了長老教會的 Henry Spalding 牧師(1803-1874),在 Lapwai (靠近 Lewiston)設立宣道會,Spalding 為他和他的孩子施洗,皆取名為約瑟夫(Joseph)。老約瑟夫接受 Spalding 牧師勸吿,拒絕參加哥倫比亞平原部族的武裝抗爭。

        Nez Perce 族世世代代在 Wallowa 山區狩獵,那個高原四面被山脈包圍,被譽為俄勒岡州的阿爾卑斯山,食物資源豐富,在平原戰爭結束之後,Nez Perce 族和 Sioux 族所在的 Dakota 大地,成為美國北部印地安人最後一塊淨土。但是好日子維持不久,當 Boise 於1862年發現黃金之後,入山前來尋找黃金的人數増多,翌年,美國聯邦政府便召集了新的一輪條約會議,勒令 Nez Perce 族人放棄幾乎所有的土地,離開遷往 Lapwai 和 Kamiah 等鳥不生蛋的一小撮地方,老約瑟夫酋長斷然拒絕,回營後鄙視地燒毁了 Spalding 牧師送給他的聖經。老約瑟夫依然在那個鬱鬱蔥蔥的山谷裡漫遊,直至1871年逝世前,他讓他的兒子小約瑟夫答應,永遠不會離開 Wallowa 家鄉。

Frist Nation Boy

        1877年 Sioux 族戰爭結束後,是年5月,Oliver Howard (霍華)將軍再一次召集 Nez Perce 族條約會議,毫不客氣地命令他們必須在30天內離開 Wallowa 山谷,遷進聯邦政府為他們劃好的保留區。其他酋長不從,在白鳥峽谷和清水河與美軍展開戰鬥。但是 Joseph 酋長(1840-1904)選擇和平,他帶領800名大部分是婦孺的族人演出史詩般的 “出埃及記”,他們不知道是犯了甚麼罪,竟被霍華軍隊無情地不斷追擊,約瑟夫和族人越過了 Bitterroot 山脊逃入蒙大拿,可是 Flathead 族受怕不歡迎他們,他們繼而穿越洛磯山脈逃到黃石,途中難免戰鬥,皆能成功逃脫。美國全國新聞網開始每日追踪轉播。

        約瑟夫去到黃石,才知道 Sioux 族人民已被 Philip Sheridan (謝里旦)將軍的軍隊弭平,最後再想逃到加拿大去找 Sioux 族流亡領袖坐牛(Sitting Bull),可惜在10月初,他們已經走過1400英哩,最後在邊境前40哩的 Bears Paw (熊掌)山,被 Nelson Milles 上校的部隊截獲。軍事奇才的白鳥,窺鏡,響聲和約瑟夫的弟弟 Ollokut 都不幸戰死,800名族人祇剩下一半,約瑟夫身心極端疲累,在放下武器的時候,他說:「我累了,我將永遠不再戰鬥!」

Iron Sculpture
Sheridan 將軍在1869年說的話:The only good Indian is a dead Indian!

        Milles 上校原本答應讓他們回到說好要留給他們的保留地,但是美國陸軍總司令 William Sherman 將軍強蠻執意反對讓他們返回俄勒岡,418名投降族人被輾轉送到老遠的奧克拉荷馬州 Fort Oakland 的 Tonkawa 保留地,Tonkawa 也不歡迎他們,他們生活得像住進一個集中營,有一些族人因而瘋狂。直到1885年,約瑟夫酋長得到科維爾族舊友 Moses 酋長收留,族人才得以送至華盛頓州科維爾族的 Nespelem 保留地(近 Coulee 大壩),與科維爾族人共同生活,那裡附近有一塊天然平衡石,標誌著該地距離約瑟夫家鄉尚有300英哩之遙。

        1879年,約瑟夫曾受邀訪問華府與 Hayes 總統會面,他強調他從來沒有簽字出賣他的土地,他的一生不斷要求返回 Wallowa 故鄉,即使祇有一間破房子也好,但是他的家鄉顯然沒有可以容納他的位置。1897年,他再次被邀請訪問華盛頓特區,他降低要求祇想要回他們的保留地,他的請求也如以往從來沒有獲得回音。約瑟夫酋長最終在科維爾族地客死異鄉,無力完成他對父親的承諾。

Balance Rock 平衡石
霍華千里追擊祇為要將紅人送進保留區?平衡石,距離約瑟夫家鄉300哩。

        後記:1859年,卑詩淘金熱,岩溪與愛達荷州先後發現黃金,礦工將「六部聯盟」每一個山谷的石頭都翻滾一遍,加速了哥倫比亞平原北面山野地區開發,後來北太平洋鐵路竣工,從而與美國中西部和東部的廣大市場相連,波坎地區因採礦,伐木和農業而蓬勃發展,形成一個經濟強大的「內陸帝國」。卡堅參加了「六部聯盟」戰爭,「幸好」在四湖之戰身受重傷,逃到加拿大庫尼山區避難才能撿回一命。1860年,卡堅返回亞基馬,原來的部落和獵場已經住滿了白人,因為他不承認白人的條約,所以拒絕入住族人的保留區,卡堅回到他小時候生活過的岩石湖(Rock Lake)建立一個新的營地,讓他的牲畜在山上寧靜吃草。

        1872年,岩石湖的土地被白人向政府圈購,新的牧場主人命令卡堅一家人搬家,經過印地安事務官幫忙斡旋,卡堅得以和平並存下來,他於1877年在岩石湖悶悶不樂中逝世,死於心碎。第二年,族人發現他的墓地被盜墓賊挖開,狠心地偷走了他的頭,族人在痛心之餘將這位英雄改葬在附近秘密的地方。卡堅(Kamiakin)是平原部落唯一拒絕投降的酋長,他的名字被紀念在華盛頓州數所學校上。

本文內容參考自:
維基百科

相關文章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