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non 訪古

        1862年8月,比利·巴克(Billy Barker)在北方發掘出 Barkerville 的大金礦,更多人夢想趕往北方發財,不過有三位英國軍官,霍頓上尉與弗農兄弟並不這麼想,他們決定辦理退役,一起定居在奧根湖北面,在那個名叫 Kalamalka 湖的湖頂位置養牛,就近為礦工提供肉食,而不像其他商人祇是從俄勒岡趕牛上來屠宰。

        1863年,霍頓上尉(Charles Houghton, 1839-1898) 用克里米亞戰爭的戰士授田金開闢了 Coldstream 牧場,成為該地區第一個牧場。沒有多久,Louie Christien 和他的朋友 William Peon 在牧場東面約40公里的櫻桃溪又發現了金礦,維多利亞派遣政府代表前來調查,霍頓上尉與殖民地秘書的探險隊官官相顧,帶領穿越櫻桃溪到達哥倫比亞河,回來後被任命為此區的太平紳士。不久之後,卑詩加入加國聯邦,霍頓軍官被獲選前往東岸擔任下議院議員,沒有辦法兼顧牧場,便將牧場轉賣給同是愛爾蘭同鄕福布斯·弗農兄弟。

Vernon, BC
Coldstream 在 Kalamalka 湖頂位置,該湖含豐富碳酸鈣,有千色湖美譽。

櫻桃溪淘金 (1865)

        櫻桃溪的礦址位於水壺溪的上游,是現在被形容為後山(back country)的六號公路上,當時森林和土壤阻絕了入山的去路,非常困難進入。直到1877年,從弗農鎮穿過藍泉谷的新道路的出現,家庭誕生了,Cherryville 成立了,到了1895年,櫻桃溪再次發現黃金,於是又新興了一個小型黃金礦區,大約有200名礦工前來開採。        現在 Cherryville 祇有幾百名居民,卻仍維持著社區博物館,高爾夫球場,一間始自1952年的綜合商店,淘金客營地以及餐廳,該營地於2015年由新主人接手,住宿餐飲場所無休,老闆說:夏天客人來玩淘金,冬天來玩雪地越野車,一年四季都有生意,卡好!在櫻桃溪附近有一個在河邊的露營地有一點有趣,它以沒有水,沒有電和沒有網路作為招睞。        六號公路是我在加國走過最曲折和最大彎道的公路,道路攀過蒙納西山口進到哥倫比亞河岸,有一條免費渡輪帶你進入 Slocan 銀礦區的「銀都斯洛坑」,不過,六號公路在 Cherryville 之後,沿途再沒有幾戶人家,袛見到幾隻禿鷹和滿地行走的火雞。

Turkey
在多彎曲折的六號公路,你可看見很多野生禿鷹,火雞,孔雀和鵪鶉。

        卑詩淘金熱朝結束後,很多人開始落戶耕種,在氣候宜人的奧根山谷尤其顯著,1867年,另一位出生自魁北克的法國裔淘金客 Luc Girouard (1821-1895),當他從山上下來,就在天主教傳教士經常路過的天鵝溪畔,建立一個灌溉系統闢作農地種植。吉拉德在24歳時離開家裡,先後在波士頓和五大湖區工作,後來再去加州尋夢,他於1861年到達卑詩淘金,主要在櫻桃溪工作。

        吉拉德的農場位在弗農兄弟的牧場附近,當時被稱為「傳教士山谷」(弗農市的前稱),他耕耘有成,晩年被委任為太平紳士,並於1895年永遠留在他所捐贈的墓地上。吉拉德的舊地不久即被開發,祇剩下他在1867年建造的小木屋(Girouard Cabin),在1884年成為他的郵局,現被移放至 30 Ave 與 30 Ave 的夾角處(近35街),成為弗農市現存最古老的房屋。

Vernon, BC
Girouard 留下他在1867年建造的小木屋,是卑詩大陸名列第二十名最古老的房屋。

阿伯丁伯爵果園運動

        話說福布斯跟隨他的哥哥查爾斯·弗農中尉來到湖頂之後,也在櫻桃溪挖了一陣子黃金,直到1866年才正式落戶。自從接管了霍頓的 Coldstream (冷流)牧場之後,便更積極購買土地,將弗農牧場規模逐漸擴大到13,000英畝,放牧2,000頭牛,成為該區最大的牧場,福布斯亦於1875年當選卑詩省議員,從此踏入政壇,他也就是弗農市名稱的由來。

        1891年10月,太平洋鐵路有一條奧根支線(S&O)從 Sicamous (西卡莫斯)通到弗農,她帶來了蘇格蘭的阿伯丁伯爵,伯爵透過掮客 GG MacKay (麥凱)介紹,最先在基隆拿購買了 John McDougall 的牧場(冷杉別墅),然後麥凱又為伯爵購買了弗農的牧場,麥凱則在弗農建造了美侖美奐的 Kalamalka 飯店。1893年,太平洋鐵路跨足河運業務,第一艘蒸氣船 SS Aberdeen 號(1893-1919)正式下水,後來又陸續增加了三艘蒸氣輪船來往弗農、基隆那與彭蒂克頓之間,使得弗農市一度成為奧根湖谷的農產品運輸中心和經濟中心,經濟欣欣向榮,直至鐵路支線自1926年再延伸至基隆那,弗農的機遇才發生變化。

Vernon, BC
1891年 S&O Railway 到達 Okanagan Landing,此紅磚車站為1911年重建。

        1891年10月,阿伯丁伯爵(John Hamilton Gordon), 1847-1934)以50,000元購買了弗農牧場之後,便將其名字改回 Coldstream 牧場。阿伯丁伯爵順應奧根湖區陽光充足的氣候,他進行了大規模的灌溉和生活用水工程,首先 Coldstream 牧場的200英畝土地上種植了25,000棵果樹,然後又在基隆拿建立了 Bankhead 果園,他大量種植蘋果,梨子,櫻桃以及啤酒花,發起將牧場轉作果園。正當阿伯丁伯爵開始從其果園出口水果時,奧根山谷的牧場主人們才完全意識到商業果園的潛力,牧場主人於是起而效法,隨即造成風潮,整個湖區瞬間從牧牛場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果園,使得奧根山谷一度成為當時加拿大規模最大的水果産區。

Vernon, BC
鐵路支線帶來弗農繁榮,這座紅磚建築建於1894年,原來是一家五金機具店。

弗農名宅訪査

        在1893-98年之間,阿伯丁伯爵被委任為加拿大總督,他大力鼓吹英國人移民來到奧根湖區參與種植,好將土地賣給他們,有很多英國人中產階級甚至上流階層因其貴族光環而移居該區,弗農耕地從1890年的每一英畝五塊錢,到了1908年暴漲至每英畝100元。

        在眾多新移民之中,Samuel Sommerville 就是其中之一,他於1895年在古居雲集的 Pleasant Valley 路(3401號)建造了一座兩層半至三層樓高的豪宅,被描述為維多利亞後期的複式山牆風格。1921年,此屋由意大利 Sermoneta 公爵 Leone Caetani 購得,故大家習慣稱之為 Caetani House。這位意大利公爵是弗農著名畫家 Sveva Caetani 的父親,Sveva 和母親一直在上址居住,直到1994年將房屋和土地捐贈給弗農市,現被市府作為 Caetani 文化中心,亦提供給藝術家和作家用於短租居住。

Vernon, BC
Pleasant Valley 沿路興建了許多名宅,可從 Caetani House (1895)開始欣賞。

        在 Pleasant Valley 路這個古老街區的名宅可不少,Mohr 是 Smith 鋸木廠的領班,他為自己建造於1893年的 Mohr 華廈帶有7個山形天窗的斜屋頂,是弗農市唯一採用第二帝國風格的建築(32Ave 2301號),該風格在1870至1880年代成為加拿大聯邦建築的官方風格(例如總理府與國會山莊)。再往南走,Campbell 之家是安妮女王風格的中世紀變體(30Ave 2203號),它是牧場主和礦場主 A. Morden 於1898年建造的。上述所提及的名宅已受保護,可是這座1901年的古屋現正掛牌出售,可能隨時消失(Pleasant Valley路3303號),它與 Caetani 之家相隔兩個門號,其隔鄰更富麗的32XX號也有類似情況。

Vernon, BC
上述名宅已受保護,這座1901年的古屋可能隨時消失。(在Pleasant Valley路)

        弗農最氣派的莫過於大建材商 S.C. Smith (史密斯, 1849-1933)的 Smith 故居(32Ave 1705號),史密斯來自安省,自從1890年代創辦了窗扇和門製造工廠,是當地建築材料的主要供應商。史密斯在恩德比和 Naramata 都擁有鋸木廠,在彭蒂克頓也擁有伐木場。1911年,史密斯又收購了基隆拿鋸木廠,事業達到高峰,直到他去世的時候,他一直是弗農市最大的雇主。

        史密斯這座兩層高的荷蘭殖民地風格豪宅位在東山坡頂,是由建築師 RB Bell 設計,建築商 TE Crowell 建造,其擁有一個荷蘭拱形屋頂,山牆和雙層門廊皆由 Tuscan 圓柱支撐,簷懸飾有華麗托架(modillions),閣樓上有一個帶彈力地板的宴會舞池,這座豪宅耗資13,000元,費時三年,最後在1908年始告落成。1956年,天主教堂將之購買作為聖安妮修女會的修道院,然後在1981年,天主教堂將此屋轉讓給弗農市政府,市府隨即交給弗農社區音樂學院運用至今。

Vernon, BC
Smith House (1908)後座還附設馬車房,以其高品質的建築設計而受到重視。

        在 Smith 故居斜對面是多産建築商 Thomas Crowell 的第二棟住家(32Ave 1800號),Crowell 擅長興建磚砌房屋,他在1902年還購買了 Vernon 磚廠,掌握住原材料優勢,其著名的成績包括有:Kalamalka 飯店(1891),Park School (1893),Mackie 湖屋別墅(1910),弗農火車站(1911),軍械庫(1913)等市内重要的磚混建築。Crowell 於1910年為自己建造了這一愛徳華時代復興風格的紅磚大屋,取代他建於1893年的安妮女王風格第一棟住家(在第27街2805號),這兩幢房屋至今皆可看到。

        對於歷史建築迷來說,1893年是一個古老年份,弗農市與此同年的建築物還包括市中心的 蒙特婁 (BMO)銀行(32街2908號),WC Pound 的動物標本店(30 Ave 3204號),以及失去了美麗上層的 Kalamalka 飯店(1891)等,都是市中心區最古老的建築之一。

Vernon, BC
建築商 Thomas Crowell 自己的愛徳華時代風格大屋是由紅磚建造(1910)。

寒流在冷流牧場

        1906年,阿伯丁伯爵找了另外七個股東共同成立了冷流地産公司,有一位來自蒙特婁的商人 Rupert Buchanan (魯珀特·布坎南)從冷流牧場得到 Kalamalka 湖濱的一塊土地(包括一座約在1890年建造的大穀倉),魯珀特委託魁省的建築師 Robert Findlay 結合東岸工藝和城堡折衷風格設計,由弗農著名承包商 TE Crowell 建造了一座湖濵別墅,該別墅於1910年落成,被認為是當時 Coldstream 地區最有品味的私人豪宅。

        當魯珀特·布坎南家庭於1925年離開該區時,他們將別墅賣給了 Layton 家庭。Hugh 和 Grace Mackie 夫婦是 Layton 夫婦的好朋友,他們在弗農市創辦了一所貴族男校,Mackie 夫婦非常喜歡這座別墅,便在1940年購買了這所房子,享受從學校退休後的幸福生活。

        現在這座被稱為 Mackie 湖屋別墅內部和外部均保留了所有原始建築結構,有四個高大的煙囪和高高的城堡鐘形屋頂,上層覆蓋有裝飾的板條壁板,雙懸式木窗和彩繪玻璃,室内還保存著 Mackie 家族典雅的家具和工藝收藏品。Mackie 湖屋後來由 Mackie 夫婦五個兒子中最小的一個兒子 Paddy Mackie 成立了基金會,讓湖屋得以提供給藝術家短租,也對大眾開放預約參觀。

Mackie Lake House
Mackie Lake House (1910)四個高大的煙囪和高高的城堡鐘形屋頂格外醒目。

        回到 Coldstream 牧場,諾大的果園既沒有種植者所期望的豐厚利潤,也沒有田園詩一般的詩情畫意。灌溉和採收需要大量勞力是必不可少的,凛烈的寒風隨時準備殺死成熟的果樹,將水果推向市場是一個持續的挑戰,巔簸的公路無法長途運送細膩的軟性水果,種植者完全依靠鐵路將產品運出園區,不過太平洋鐵路的運費以昂貴聞名。

        1910年代開始,卑詩農業普遍陷入產銷困難,大型果園和牧場出現永無止境的虧損,1920年,阿伯丁伯爵最終了結投資,退出經營,Coldstream 牧場由其股東之一的 James Buchanan (詹姆斯·布坎南)爵士接手,1924年再轉至其獨生女凱瑟琳名下。不過弗農是一個繁榮的社區,太平洋鐵路不斷積極吸引新移民到達該區。

        在二次大戰期間,牧場曾被徴用作為士兵訓練營,也有大量日裔移民從集中營被派遣到果園工作,是其中一個歷史標記。二戰之後,牧場被重組為 Coldstream 牧場公司。農場營運平淡無奇,只能以分割出售地段增加收入,現在臨湖的土地都變成優質別墅社區,或售作果園,直到1994年,新主人 Keith Balcaen 將其後山剩餘的牧地回復到牧場管理。

Vernon, BC
放眼望去這個山谷從前都是 Coldstream 牧場土地,後來不斷被分次出售。

        弗農是奧根山谷最早發展起來的大城市,據估計,在1892年太平洋鐵路弗農支線完工後,有近一千名退役華工留在弗農地區,故在弗農和基隆那都先後形成了唐人街,他們有些經營餐館,旅館,雜貨店和洗衣店,但絶大多數人還是為農場採摘水果或從事其他低薪工作。其中由吴樹廣(音譯)開設的廣興隆歷史最久,它從1893年一直營業到1946年(在 Coldstream Ave 夾33街的東北角),是弗農市最著名的華人商號;此外還有一個年代久遠的洪門會所(致公堂)設立在弗農市第28大道北轉入第33街,該會所在1952年又增建了一幢兩層樓高的磚石建築。但是受到排華法打擊,華人嚴重凋零,到了1960年代,弗農華人的數量祇剩下幾十名,隨著1978年一場毀滅性的大火,華人的建築幾乎全毀,宣告弗農唐人街的時代終結,唯一留下致公堂增建的磚石大樓,其現在被用作 Gateway Homeless 收容所。

Vernon, BC
昔日的弗農唐人街祇留下致公堂的磚石大樓(1952),已完全消失在歷史之中。

本文內容主要參考自:

相關文章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