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東區之王 — 大衛·奧本海默

老溫哥華人都知道,大衛·奧本海默 (David Oppenheimer, 1834-1897) 被尊稱為 “溫哥華之父”。遠在 1887 年,大衛持有的資產評估價值僅次於加拿大太平洋鐵路公司。在 1888-91 年間,大衛擔任溫哥華市長,他和他兄弟以撒 (Isaac Oppenheimer, 1835-1922) 為這座新城市的成功奠定基礎,故此溫哥華有一座公園和一間小學以他的名字命名。本文將為大家介紹這位溫市做出了巨大貢獻的重要人物。

耶魯的雜貨店

Yale BC,Oppenheimer 兄弟自從 1858 年在 Yale 鎮開啟了他們的雜貨連鎖業務,直到太平洋列車到來之前。David Oppenheimer,Vancouver
Oppenheimer 兄弟自從 1858 年在 Yale 鎮開啟了他們的雜貨連鎖業務,直到太平洋列車到來之前。

奧本海默兄弟來自巴伐利亞一個猶太裔葡萄酒商的大家庭,是十個孩子之一。在 1848 年德國的政治動盪和歉收之後,大衛和其中四個兄弟移民到美國,他們首先前往新奧爾良,三年後移居正在沉醉於淘金熱的舊金山,當時大衛·奧本海默年僅 17 歲,年紀最小和跟他一起打拼的弟弟以撒祇比他小一歲,兩人一起在加州淘金浪潮中成為小貿易商人。

到了 1858 年左右,隨著菲沙河發現黃金的消息傳到加州,大哥查爾斯最先將目標指向英國殖民地首府,在維多利亞堡建立了雜貨批發供應業務,大衛和以撒隨後過來投靠。憑著家族遺傳的貿易天賦,大衛帶著以撒前往耶魯鎮開設了當地第一家零售商店,那是卑詩大陸繼哈德遜灣公司之外,第一家由私人開辦的雜貨店業務,為探礦者提供食物和裝備。那時候卡里布淘金熱剛剛燃燒,礦工們必須要在耶魯下船,然後徒步趕往卡里布淘金,冬天多數回到耶魯越冬,耶魯的商店生意興隆。

大衛和以撒的雜貨業務迅速大幅擴張,並跟隨著礦工的步伐擴展到其他採礦營地,兩人在希望鎮、利頓、巴克維爾和野馬溪 (Fisherville) 都開設了分店,而且還參與了利頓和卡里布的土地投機買賣,業務忙得不亦樂乎。此時,大衛另外兩位哥哥 Meyer 和 Godfrey 都來到耶魯幫忙。

Oppenheimer Bros. store in Yale BC,David Oppenheimer
Oppenheimer Bros. & Co 在 Yale 鎮的商店在 1881 年火災後剩下的保險箱遺跡

到了 1867 年,卡里布的經濟開始反轉下滑,大衛和以撒投資的土地遭到套牢,導致他們在耶魯和卡里布經營的業務被另一位傑出猶太雜貨商人 Carl Strouss 兼併。豈料,1868 年 9 月巴克維爾的大火災將整個礦村夷為平地,讓所有商家蒙受重大損失,Carl Strouss 損失慘重。結果,大衛的大哥查爾斯全部買下 Strouss 的雜貨店事業,該些商店於 1871 年更名為奧本海默兄弟公司,再次交由大衛和以撒管理。

祝融一直是卡里布商人最大的敵人!1874 年,耶魯遭受了第一次火災,大衛和以撒受到教訓,於是建造了一座磚砌倉庫和防火牆,以保護他們的商店及財物。1881 年,耶魯再次發生火災,大火摧毀了這一座正在康復中的市鎮,包括奧本海默兄弟自吹自擂的磚砌防火牆亦無可避免,其遺跡至今仍然可見。當耶魯第二次火災之後,查爾斯決定不等待太平洋列車到來,毅然出售了大衛經營了 21 年的奧本海默商店。大衛和以撒於是撤回維多利亞碼頭,專心協助大哥經營批發業務。

溫哥華土地開發公司

Powell St,Vancouver Improvement Company,David Oppenheime
Vancouver Improvement Co. 的範圍從 Powell St. 開始,400 街區這排房屋大約建於 1890 年代。

大衛具有家族更靈敏的經濟嗅覺,儘管他和以撒直到 1885 年底才搬到剛剛起步的格蘭維爾 (未來的溫哥華市),並準備再次開設商店,但是大衛早就開始在那裡獲得土地。1884 年夏天,大衛加入了由亞瑟·羅斯所號召的煤港地産公司,並私下購買了更多土地。當太平洋鐵路決定以溫哥華為終點站,大衛覺得場面可以弄得更大,於是決定自己造鎮。他說服了幾位合夥人與他一起成立一家名為 Vancouver Improvement Company 的土地開發公司,共同集資 350,000 元向喜士定鋸木廠購買了 1,545 英畝土地 (每英畝 178 元,合計 275,000 元),期望坐享鐵路通車即將帶來的繁榮。

大衛將總資本分為 20 股,每股成本 17,500 元,加起來就是 350,000 元。這個集團的股東名單網羅了維多利亞的政商法律界人士和卡里布淘金大道上最具份量的兄弟,陣容非常豪華,反映奧本海默兄弟在維多利亞長袖善舞的充沛人脈。其股東成員分別是:大衛和以撒兄弟、Israel Powell 醫生、BC 快遞少東 Francis Barnard 和他的甘露市議員姐夫 John Mara、鐵路建築承包商 George 和 Hugh Keefer 兄弟,以上四組各擁有三股。此外,大衛的商店競爭對手 Carl Strouss 投資兩股;第一個在馬蠅發現卡里布金礦的 Peter Dunlevey 和他的合作伙伴 John Hawks 合有一股;而 Powell 醫生的長期合夥人 Charles Dupont 少校、前卑詩總督道格拉斯的女婿 Dennis Harris、省議員及後來成為卑詩第十五任省長的 Edward Prior、維多利亞的律師 Robert Jackson、以及一位名不經傳的 William Powers,最後那五位各有一份。

St. James Anglican Church,303 E Cordova St, Vancouver
St. James 聖公會教堂 (1937) 位於 Oppenheimer 街 (今 Cordova 東街) 與 Gore Ave 界内,為奧本海默捐贈土地。

這一間由大衛·奧本海默領導的土地開發公司擁有並規劃的範圍涵蓋了溫哥華市中心東區當時人煙稀少的區域 (簡稱:市東區),其西面以 Gore Ave 為界,東面到 Campbell Ave 為止,與太平洋鐵路公司互別苗頭。隨著列車如期抵達,他們的土地突然變得身價百倍。

這些股東可謂名利雙收,因為大衛將他們的名字命名了區内各條主要街道,其中除了最北面 Alexander 街的名字是源於喜士定鋸木廠經理 Richard Alexander (1844-1915),George Campbell 和 Edward Heatley 則是當時喜士定鋸木廠老闆的名字 (他們於 1889 年將鋸木廠賣給了 BC Mills),以及傾斜的 Gore Ave 為格蘭維爾時代的測量師 William Gore 最初作城市規劃時留下的唯一街道之外,大衛將其六位主要投資者的名字,從北到南依序分配為 Powell 醫生的 Powell 街,他自己的 Oppenheimer 街,Dupont 少校的 Dupont 街,Keefer 兄弟的 Keefer 街,道格拉斯女婿的 Harris 街,BC 快遞少東的 Barnard 街,以及省議員 Prior 街等,其他南北方向的街道,則以其他較次要的股東名字命名。

從這些名字的排列,也可以觀察他們在這個土地集圑裡的聲望和地位。雖然 Dupont 和 Harris 各祗有一股,街名卻能名列前茅,更勝過 BC 快遞少東 Francis Barnard (儘管 Barnard 後來榮任省督)。因為 Dupont 與當時卑詩權貴 Powell 醫生關係匪淺;Harris 的太太 Martha 正是已故道格拉斯總督最疼愛的小女兒。

 Lord Strathcona school,Vancouver Improvement Company,David Oppenheime
1891 年,Vancouver Improvement 公司捐贈土地興建了 Lord Strathcona 小學。

無論在羅斯的煤港土地集圑與大衛的土地開發公司,你都可以看到 Powell 醫生的名字領銜掛在頭牌。 Israel Powell 醫生 (鮑威爾, 1836-1915) 出身於上加拿大一個政治世家,他在麥吉爾大學院醫學院畢業後,於 1862 年抵達維多利亞,便留下來積極耕耘這塊處女地。鮑威爾長袖善舞,早在 1863 年至 1866 年當選為溫哥華島的議員,也是加拿大聯邦的積極支持者;自從卑詩加入加拿大後,他長期擔任第一民族事務主管,直到 1889 年為止。

因為 Powell 醫生和具有報社總編背景的 John Robson (1824-1892),在促成省政府無償提供約 6,000 英畝土地和捐贈「三個菜鳥」三分之一的土地,以換取太平洋鐵路終點站從穆迪港延長 12 英哩到格蘭維爾發揮關鍵作用。不過,因為 John Robson 當時在 William Smithe 的省府内閣任職 (Robson 後來繼 Alexander Davie 之後擔任了卑詩第九任省長),不適宜「明目張膽」地具名參與土地投機操作 (儘管沒有證據,但有理由相信那位名不經傳的股東 William Powers,就是 John Robson 的「人頭戶」,大衛甚至沒有為 Powers 保留一條街名)。

Olympic Village, David Oppenheimer,Vancouver
Israel Powell 醫生早在卑詩同意加入聯邦時,就預先屯積了現在奥運村那一片土地。

鮑威爾和他的好朋友杜邦少校在溫哥華成立時經常一起合資大量投資房地產,無論是個人還是作為土地公司的投資者。鮑威爾甚至早在 1870 年卑詩正在猶豫是否加入加拿大聯邦,當他得知聯邦政府同意興建一條鐵路前來卑詩,就預先在 Mt Pleasant (快樂山社區) 暗地屯積了大片沿岸林地。後來鮑威爾全力促成太平洋鐵路將總站從穆迪港遷移到溫哥華市,對大家都有好處。

杜邦少校 (Charles Dupont, 1837-1923) 曾因投身軍旅生涯而被大家尊稱為 “少校”,他於 1872 年來到卑詩省,並在省府擔任官職。杜邦跟著鮑威爾投資土地獲得暴利,使他於 50 歲便從公務員退休。杜邦於 1923 年去世,享年 87 歲,在卑詩同期人物之中是最長壽的。

至於 George Keefer (1836-1912) 是一位土木工程師,最初受僱於太平洋鐵路的勘測和建設,並承包了太平洋鐵路從 Boston Bar 到利頓軌道的建設。當年溫哥華的大火災就是他的僱員在清理土地樹木時,狂風點燃了火種所導致,但是大家並沒有深責他。喬治後來擔任溫哥華水廠計劃的顧問工程師,他於 1900 年被任命為卑詩省公共工程部的工程師,並在加拿大土木工程師協會任職數年。喬治的弟弟 Hugh 在水街擁有一間雜貨店,兩兄弟都是溫哥華第一波土地投機浪潮下的急先鋒。

溫哥華第二任市長功蹟

Roger Sugar ,Lantic Sugar Limited 和 Rogers Sugar Ltd.,David Oppenheimer,Vancouver
奧本海默最大的成就是招攬到 Benjamin Rogers 在海濱建立了 Rogers Sugar 精煉工廠 (1890)。

奧本海默兄弟在溫哥華定居後,開始積極參與公共事務。1888 年,52 歲的大衛當選成為溫哥華第二任市長,以撒被選為議會議員。在大衛任職市長期間,他花了很多時間和預算建立公共工程項目,例如收購自來水廠,強化消防部門,修建街道、鋪設人行道和下水道系統,以及在 1889 年建造了第一座 Granville 橋,1890 年架設 Main 橋,1891 年開通甘比橋,完善了溫市中心向外聯繫的第一個交通系統。

由於溫哥華設市初期百事待舉,大衛自願無薪擔任市長,並將自己的土地捐贈給學校 (如士達孔拿小學) 和公園,他開設了五所學校和成立了公園委員會,史丹利公園 (1889) 也在他的任期内落成開幕。大衛組織了溫哥華貿易委員會積極招商,幫助建立溫哥華和澳大利亞之間的輪船連接,還鼓勵市議會為新興產業提供特殊優惠。例如給予 10 年免費供水和 15 年地價免稅優惠 (條件是不可以聘任華人勞工),成功促成了 1890 年 Rogers 糖業公司的設立,大衛功不可沒。

Rogers 糖業公司一直為溫哥華帶來穏定的財政收入以及提供大量工作機會。到了 1930 年代,它在亞省和溫尼伯都新設了甜菜糖廠,業務盛極一時。可惜時移勢易,由於進入美國市場的限制,溫哥華的工廠最終於 1997 年關閉。不過,來自蒙特利爾的 Lantic 糖業公司於 2008 年合併了 Rogers 糖業公司,使得這座古老工廠重新運作,沒被淪為「時代的眼淚」。

W. Templeton 是奧本海默的政敵,他的雜貨店樓房 (1895) 位於 Carrall 夾 Hastings 街角。David Oppenheimer,Vancouver
W. Templeton 是奧本海默的政敵,他的雜貨店樓房 (1895) 位於 Carrall 夾 Hastings 街角。

在公共投資方面,大衛在 1886 年成立了電力照明公司 (後來的 BC Electric,現在是 BC Hydro),為城市街道獲得照明;在 1890 年,人口祇有一萬人的市區便擁有有軌電車,那是大衛的主要投資項目之一;他也是城際電車的主要推動者,連接新西敏的第一條 Central Park 電車線在 1891 年正式通車。

雖然大衛作為市長沒有拿取薪金,而且他的倉庫 (Powell 街 100 號) 亦無償被用作市政廳,但他的許多投資都與這座城市有業務往來,難免啟人疑竇。1889 年秋天,大衛的聲望開始下降,他的競爭對手肉商和雜貨商 William Templeton (威廉·鄧普頓, 1853-1898) 強烈譴責這些利益衝突,大衛最終於 1891 年因為健康不佳而放棄競選連任,僅僅在位三年。

有趣的後話

奧本海默倉庫曾作為溫哥華市政廳,是溫哥華最古老建築之一。Oppenheimer warehouse,100 Powell St.,the oldest building in Vancouver,David Oppenheimer,Vancouver city hall
奧本海默倉庫 (1887) 興建到一半便遇上大火災,曾作為溫哥華市政廳,是溫哥華最古老建築之一。

在大衛離開市長職位之後,他的身體不好,生意也不好!當時市區人口增長緩慢,房地產市場漸漸陷入沉悶狀態,市民開始討論這座新市鎮是否還有未來。所謂「一萬人的市區便擁有有軌電車」並不見得是好事,1893 年夏天,有軌電車入不敷支,債券持有人接管了電車公司。加上國際經濟景氣低迷,雜貨批發公司的資本也遭受了侵蝕,大衛的財富急劇下降。

奧本海默市長於 1897 年的最後一天去世,沒有看見溫哥華即將降臨的大繁榮。以撒亦於 1901 年離開溫哥華定居在華盛頓州的 Spokane,他於 1922 年去世,享年 88 歳。雖然奧本海默的雜貨批發業務被大衛的侄子重組並繼續在溫哥華經營,隨後成為水果蔬菜和雜貨的大供應商,這間大批發商直至今天仍然存在。但是他們最原始的倉庫早在 1902 年便出售給英國玻璃製造商 Pilkington 兄弟公司,後者在 1916 年又增加了第三層而成現狀。該建築曾被閒置,最後由加拿大著名搖滾樂手 Bryan Adams 於 1997 年購買修復,用作最先進的綜合錄音室,稱為:The Warehouse Studio。

Oppenheimer Park。William Templeton 將奧本海默街改為 Cordova 東街,繼任者命名了 Oppenheimer Park (1898) 作為彌補。
William Templeton 將奧本海默街改為 Cordova 東街,繼任者命名了 Oppenheimer Park (1898) 作為彌補。

Vancouver Improvement 開發公司的土地在 1903-05 年出現復活契機,到了 1911 年,得助於卑詩內陸的淘金熱,溫哥華經濟一飛沖天,該公司所有滯銷的地坪至此全部售罄,可惜大衛等不到甜美報酬到來。市民們為了感念大衛為溫哥華市政建設奠下根基,通過公開募捐籌款,在史丹利公園的英吉利海灘大道入口處為他立了一座紀念碑。在揭幕時,曾經與大衛敵對的溫哥華每日新聞稱他為「溫哥華有史以來最好的朋友」(the best friend Vancouver ever had)。

作為市長,奧本海默有很多敵人,他的最大政敵鄧普頓最終於在 1897 年贏得了市長職位。當鄧普頓上任後,他的市府圑隊立刻將奧本海默街改名為科多瓦東街,頗有報復之意。但是鄧普頓在翌年敗選後染病身亡,繼任者 James Garden 醫生隨後將 Powell 醫生的球場捐地命名了奧本海默公園作為彌補。

Harris 街 (今 Georgia 東街) 879 與 883 號是 1892 年由奧本海默的公司建造,具有早期房屋特色。
Harris 街 (今 Georgia 東街) 879 與 883 號是 1892 年由奧本海默的公司建造,具有早期房屋特色。

時至今日,奧本海默土地集圑的街道名稱陸續有所更迭:1907 年,由於 Pender 東街被擴展到市東區,替代了 Dupont 街。1911 年,由於 Barnard 的名字聽起來太容易與西區的 Burrard 街混淆,因此被改名為 Union 街;同年,Carl 大道 (股東 Carl Strouss) 被更名為公主道。

1915 年,當第一座 Georgia 高架橋建成後,Harris 街被更名為 East Georgia。到了 1972 年,第二座 Georgia 高架橋改為連接到 Prior 街。因此,東喬治亞街從此與西喬治亞街斷開連接。在過去「霍根胡同」(Hogan’s Alley) 的 “熱鬧” 日子裡,Union 街因其充斥著情色和毒品而惡名昭著,故在 1930 年,從 Union 街紅燈區向東延伸出去的道路,當越過 Clark Drive 之後,其路名便以 Canada 倒過來拼寫,成為 Adanac 街,以此諷刺霍根胡同的 “胡鬧”。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加拿大百科,Dictionary of Canadian Biography,Changing Vancouver 網頁

Donald E. Waite:Jan. 1 2010:Vancouver Exposed: A History in Photographs

歡迎分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