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哥華櫻花 十一之九

罕見櫻花尋櫻路線

        溫哥華罕見的櫻花,本文選取其中六種為大家簡述,鷹尾櫻與長洲緋櫻都是第二期很早開的櫻花,第二期中期,線捲櫻和虎尾櫻都開了,然後我們找到敦盛櫻,聽他細訴哀傷的故事,最後在大提燈櫻樹下結束。溫市罕有櫻花並不祇是集中在這一段時開盛開,第二期和第三期罕有櫻花也不祇有這些,有一些是黃色或具香味的,我們的電子書:《 雲城櫻花處處開 》,將溫哥華櫻花依花期為大家仔細介紹。

溫哥華有20種罕有櫻種

         也許居民知道,也許不知道,在他的尋常百姓家門前,每一年都有不尋常的事情發生!

        溫哥華賞櫻不需要人擠人或買票進場參觀,花樹就存在巿民日常生活之中,祇要等到時候一到,萬紫千紅就在街頭巷尾同時爆發。溫哥華櫻花種類雖然很多,可是有20種是罕有的櫻種,其數目不超過五棵(或者僅有一棵),其中有七種甚至種在私人的土地上,稍有不慎便無可挽回,更不幸的是,溫哥華幾乎所有最稀有的櫻種都是患病和垂死的,對此,時任UBC大學植物園園長的 D. Justice 教授,從2009年便開始在公園和街道上採集這些標本,回到苗圃的溫室裡播種留存,已取得顯著成績,不會讓這些溫市稀有的櫻種絕跡。

長洲緋櫻 (Choshu-hizakura)

        長洲緋櫻 (Choshu-hizakura) 是第一期晚期的櫻花,她來自日本本州最西南部的山口縣長洲藩,具有豐富的紫紅色色素,帶點香氣,其樹技分岔向上伸展,高約6~7米,然後擴散成花瓶狀,其獨特紫紅色的花蕾,花萼和腺體,以及令人驚艷的玫瑰粉紅色花朵,花寬約4公分,單瓣,瓣端深裂,偶爾多3至5片額外的花瓣,和經常有一片不完全花瓣,花色隨著時間逐漸變淡,但柔和的粉白始終不脫紫色底調,其花葉同開,新生葉子也是艷麗的深紫紅色,之後速轉藻綠。那麼美麗的長洲緋櫻,溫哥華市府應該要再種植多一些才對!

鷹尾櫻 (Washi-no-o)

        鷹尾櫻 (Washi-no-o) 來自日本的鷲尾村(今京都丹山公園,也以垂櫻聞名),是一種古老的里櫻,自15世紀以來即因其花瓣形狀如同鷹鹫伸展羽毛的身姿而得名。別的櫻花瓣端都是尖尖帶裂,袛有鷹尾櫻瓣端扁平,她的花朵長得很獨特,5瓣純白平開,偶爾會多出2~3片花瓣,花有4~4.5公分寛,也算大的,花瓣內窄外寬,但重叠的部份很少,花瓣上有波浪不平的皺摺,花瓣外緣條紋破碎,像老鷹尾巴羽毛一般參差不齊,就讓鷹鳶……向上飛吧!

        鷹尾櫻和海貓櫻同樣要有一點想像力,它具有健康和強壯身軀,枝幹延伸向上,樹形鬆散,形成一個10米高的傘形樹。粉蕾和鐘形花萼,帶點輕微花香,繖房花序,4~5朵花束簇在一根長有細毛短莖上,花蕊在初開時是淺綠,盛開時較白,落花前轉為深紫紅,最後整朵飄落。鷹尾櫻的幼葉呈淺棕綠色,於花開後立即出現,秋天的顏色濃黃。嚴格地說,鷹尾櫻是第一期後期的櫻花,若要欣賞其妙曼芳姿,不要等到白妙盛開。

線捲櫻 (Ito-kukuri)

        線捲櫻 (Ito-kukuri) 意為「與線捆綁」,在1681年之前就為人所知,她於4月中旬綻放,在短花梗上有三小梗,每小梗又各有三梗,籍此花滙成叢,緊密簇生地盛開,花朵初期白裡泛紅,後轉粉白,花瓣約4至4.5公分寬,共15-24瓣,也呈破碎花緣,其最特別的是花瓣緊密擁擠地擠在中間,像被絲線捆梆在一起,而且花瓣上的管胍紋路也很明顯。

        線捲櫻花葉同開,紅蕾和淺棕色葉,樹冠呈傘狀,高僅5米,粗壯的枝條像短刺斜向空中,樹形有點鬆散開放,遠看很像高砂櫻或楊貴妃櫻,她們同樣具有緊密圓形花簇和粉白色的花瓣,不過線捲櫻的花朵比楊貴妃櫻稍微大了0.5公分,盛放後樹色更為粉白,花瓣數也多一些,花瓣中的粉紅色胍紋是兩者最大的差別。

虎尾櫻 (Ichihara-tora-no-o)

        嘩,老虎,市原虎の尾來了!虎尾櫻可能有更多更老的品種,其名字在1681年的《花床目錄》便被提及,但是這棵來自千葉縣市原市的虎尾櫻始見於19世紀末,因其枝幹黑糙,向外伸長很像虎骨,白色花朵緊密圍繞在虎骨上,密集生長被形容像老虎的尾巴,承「奪寶皇僧」大谷光瑞親自命名為「市原虎の尾櫻」(Ichihara-tora-no-o),從此便被定為一尊。

        提到大谷光瑞(1876~1948),大家必要認識他,他跟英籍匈牙利人斯坦因 M. Aurel  Stein (1863 ~1943) 同列敦煌奪寳群英之一。大谷光瑞是日本世襲的浄土真宗西木願寺第22代法主,他出生即是僧人,卻成為大正天皇的姐夫,大谷光瑞曾在1902、1908及1910年三次進入中國南疆探尋古絲綢之路,他不僅發現了舉世聞名的樓蘭遺址,還在樓蘭和莫高窟運走大量當時中國「不懂得欣賞」的文物。

敦盛櫻 (Atsumori)

        「人生五十年,與天地相比,夢幻似水。豈有長生不滅者?」毎年四月,在神戶市須磨山,都會舉辦關西地區最大規模的夜櫻欣賞,那些櫻花名字叫敦盛櫻,是為了紀念一位美少年武士平敦盛。平敦盛是平安時代末期的武士,平經盛的幼子,當時源氏、平家互為世仇……。 

        敦盛櫻 (Atsumori) 是一種罕見的彼岸櫻種,卻遲至第二期才開花,淡粉色的小花如西裝鈕扣般大小,直徑不超過3公分,花色白裡透紅,後褪粉白,待謝時粉紅,花芯有一根明顯的雌蕊,重瓣寬叠,在尾端有些許蕾絲的花邊,看起來規則和圓潤,也像碗狀。敦盛櫻的樹形斜直往上散開,高僅6米,初生葉片銅紅,秋天轉黃,花3~5朵一簇,一團團的長在枝頭上,她很美麗但是凋謝很快,恰如其分表現少年英雄短暫和璀璨的生命。

大提燈櫻 (Ojochin)

        「我給你起個名字,以後無論各種膚色,信仰和習俗,都可以隨時隨地使用和享受這個公園。」1888年10月,在史丹利伯爵揭幕時的宣布下,史丹利公園正式成為溫哥華第一個市立森林公園,其佔地400公頃,比紐約中央公園還大,乃世界上最大的城市公園。史丹利伯爵是第一位訪問溫哥華的加拿大總督(其前任是 Lansdowne 爵士),在他宣告史丹利公園成為大眾嬉憇樂園的同時,其實在現在放圖騰柱那塊平地,當時是一個名為 Whoi Whoi 的 Squamish 族大村莊,這些海岸印地安人世世代代都在這裡生活,公園成立時,所有原居民都要被強逼遷離。

        史丹利公園內櫻花樹數目不少,有很多是1930年和1958年由日本送來的老樹,現在位於海牆入口那三棵染井吉野櫻就是最早年所僅存的,從海牆入口到莎士比亞花園,那裡有為數不少的曙櫻樹,在日裔加兵紀念碑那一棵大提燈櫻更加要特別強調的……。

有關大提燈櫻,少年敦盛,朱雀湼盤和史丹利公園櫻花等許多故事,和在哪裡可以找到,請參閱我們的電子書:《 雲城櫻花處處開 》


櫻花鑑賞時機稍縱即逝,大家不要錯過及時參與綠色文化俱樂部的年度櫻花文化生態國語解說活動,林聖哲老師將會在最適當的時機帶你欣賞到最漂亮的櫻花。        

綠色文化俱樂部是林聖哲老師於1993年創立,他是來自台灣的一位退休醫師,移民加拿大後,積極推廣生態環境保護教育,也帶我們認識這座城巿的建築,文化和歷史,每年春天櫻花季節,林老師都會引領我們走遍溫哥華每個角落,認識櫻花和欣賞各種植物,我倆對櫻花的認識,都是跟林老師學的。櫻花鑑賞時機稍縱即逝,大家不要錯過及時參與綠色文化俱樂部的年度櫻花鑑賞及解說活動! 前往 綠色文化俱樂部網站

參加過林老師八年的課,我倆記錄了很多老師講過的話,為大家寫了一本介紹溫哥華櫻花的書,本書搜集近200幅美麗照片,爬了近8萬多個格子,共280多頁,將依花期帶你逐個櫻區去欣賞,希望能讓大家瞭解溫哥華60種櫻花,讓林老師豐富的學識經驗留存大溫!

現在,本書已準備好11篇文章,共11條自駕賞櫻路線,帶你走遍溫哥華23個社區和鄰近地區,飽覽各種櫻花,並重溫埋藏在這座城市各個角落,已被大家遺忘的大小事。

本書不祇有介紹櫻花,還是有關溫哥華的歷史典故和歷史房屋風格的「葵花寶典」。歡迎各位參閱我們的電子書《 雲城櫻花處處開 》

相關文章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