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哥華櫻花 十一之六

櫻節開鑼,吉野曙櫻競爭鋒

        在日本,當染井吉野櫻長出5朵或以上的櫻花,被視為「開花日」,當嬌花剛開到七成滿,便被認定為「盛開」,並以此作為賞花期或的櫻花季起點。進入櫻季正期,賞櫻客會很忙碌,除了此期櫻花種類很多之外,其他如垂櫻和垂直型櫻花都在此時怒放,受篇輻所限,本文我們先去探訪星櫻,染井吉野櫻和吉野櫻的母親樹:大島櫻,然後參加溫哥華櫻花節開幕典禮,接著出席櫻花樹下千人大野餐,欣賞美國曙櫻,至於海貓櫻和雪雁櫻這兩位碗型花形的富士櫻姐妹,至於夕櫻、原生種的日本山櫻和東亞毛山櫻(霞櫻),就要看我們的電子書:《 雲城櫻花處處開 》,將溫哥華櫻花依賞花路線為大家仔細介紹。

日本10種原生種櫻花

        林老師說:日本原生種的櫻花祇有10種,依其生長之海拔高度,依序約為:峰櫻 (Takane-zakura 或 Mine-zakura)、霞櫻 (即:韓國毛山櫻, Kasumi-zakura)、豆櫻 (或稱:富士櫻, Mame-zakura)、大山櫻 (Oyama-zakura)、深山櫻 (Miyama-zakura)、山櫻 (Yama-zakura)、丁字櫻 (Chouji-zakura)、彼岸櫻 (Edohigan)、垂櫻 (Shidare-zakura, 或絲櫻 Ito-zakura) 與大島櫻 (Oshima-zakura) 等,其中除了峰櫻,深山櫻與丁字櫻外,其他七種日本原生種櫻花樹,都可以在大溫地區找到本尊或其園藝親種。上圖為全溫哥華寥寥無幾的大島櫻。

大島櫻 (Oshima-zakura)

        大島櫻 (Oshima-zakura) 來自伊豆和房總半島,見證過伊豆舞孃和年輕友和惜別的哀傷。大島櫻是原生種,是許多的園藝里櫻的親種,特別是那些以白色為主、芬芳的花種(如:駿河台、雪雁櫻、上香櫻、香瀑櫻……等),也常用作別種里櫻嫁接砧木。大島櫻是染井吉野櫻的親種,故兩者樹大似傘,樹型很像,其髙可長至12米,單瓣純白,白裡透粉,不過大島櫻的花朵更大(約3.5~5公分),披針形萼片,花梗較短,還散發出杏仁芳香,因其花期比染井吉野櫻晚約半週,已有淺銅綠色獨特鋸齒狀的葉片伴生,所以遠看樹色徧綠,不像吉野看似粉紅。

        由於大島櫻野生於最低海拔的海岸多雨地區,故樹木結實,可禦強風,櫻木堅實可製成家具和工藝品,其櫻果可吃,樹皮被用於製作茶罐和筷子等物品,亦即所謂:kabazaiku (櫻皮細工);因其具有獨特的芳香氣味,日本人把又把大島櫻的嫰葉輕微醃漬,作為櫻餅或是麻糬的村料,日本食物包裝裡的櫻葉,也多數是用大島櫻葉,真是好處多多。

染井吉野櫻 (Somei-Yoshino)

        染井吉野櫻 (Somei-Yoshino) 廣受日本人鐘愛,被列為櫻花季日期線的基凖,與菊花同被奉為日本國花。通常,當櫻樹長出5朵或以上的櫻花便被視為「開花日」,當嬌花剛開到七成滿被認定為「盛開」,並以此作為賞花期的起點,當嬌花開到八成,被視為「滿開日」,這時花樹豐盈飽滿,也最美觀,過早花樹顯得零落,太晚花芯轉紅,失去了盛時顏色。

        染井吉野櫻是日本眾多吉野櫻的其中一種,其源於江戶時代末期,在現在東京都豐島區的染井村,相信是當地植木師以大島櫻與江戶彼岸櫻 (Edo-higan cherry) 雜交而成,所以染井吉野櫻又稱為“東京吉野櫻”,或直稱“日本吉野櫻”,卻不適宜簡稱“吉野櫻”。

        染井吉野櫻是少數里櫻可以不靠接枝而以苗木自行生長,故此枝幹自由向上伸展,樹高可達10米或以上,其冠寛如大傘,枝幹招展,樹型十分優美,而且花量甚多,花團錦簇,是被公認為最美麗的櫻花之一。染井吉野櫻為花先後葉,單層5瓣,花寛約3到3.5公分,傘形花序 (Umbel),花梗短,一柄帶有3~4朵花,剛開花時呈現微嫰的淺粉色,絢璨亮麗,綻放時逐漸轉為乳白,傲潔如霜,可惜絢爛時刻短暫,凋謝前花芯染紫,哀戚悽美,花落飄零時宛如雪花紛飛,習稱:「櫻吹雪」,觸動墨客三島由紀夫有「在最美麗的時刻凋謝」之嘆!

        如同其他里櫻(人工培育出來的品種)一般,里櫻本身無法結果繁殖,必須要透過嫁接或是扦插在砧木上的方式讓苗木成長壯大,並以此方式散送全球,這樣不以果實繁殖,卻可保證同類櫻花擁有相同的基因,具備相同的花型和色澤,亦會同期開花,維持花種一致。不過,人工育種的櫻花樹壽命大多僅有60至80年,而且樹齡超過50年之後會逐漸衰老,樹根腐敗。目前大溫地區的染井吉野櫻數量不算太多,絕大部分是在戰後種植的,至今樹齡大多已超過50年,而且易受霉菌傷害,漸漸被美洲改良品種,並適應北美洲氣候的美國曙櫻取代。

星櫻 (Star cherry)

        星櫻,或「星彼岸櫻」(Prunus subhirtella ‘Stellata′),英文叫「Star cherry」或「Clarke’s spring cherry」,是1930年代在舊金山 W. B. Clarke 苗圃裁種出來的西方品種,因其花瓣花型和花芯都像星星,Clarke 最初稱她「Pink Star」,Collingwood Ingram 為其學名取名為 Stellata,她是小彼岸櫻裡較晚開花的花種,與大島櫻同時,較吉野櫻略早半週,幸好花期甚長,可以一道欣賞。

        星櫻的花苞紫紅尖長,紅萼呈長管微鼓狀,3~10朵花共享一個傘形花序,盛開時鮮花成叢覆蓋著整條樹枝,非常好看,其花色二變,新花時粉紅,當嫰綠色葉長出後,成花轉得很白,後段花色變回粉紅,整朵墮落。她的花瓣窄長內卷,5瓣,重叠部位甚少,張開有如五爪的星狀,全開可達3公分寬,在彼岸櫻的單瓣花種之中算是比較大朵的。星櫻樹不算高,枝幹交錯,樹形呈廣圓傘垂狀,秋葉鮮橘。星櫻也有垂櫻品種的,稱星垂櫻 (Prunus pendula ‘Stellata′),雖然我沒有看過,但我將之拍得很像!

美國曙櫻 (Akebono)

        有人說:「日人尚白、白人愛粉、華人鍾紅!」曙櫻潔白如雪,但白裡透紅,彷彿抹了一點點嫣紅,感覺非常華麗,充滿洛可可風,最乎合白人口味。

        美國曙櫻 (Akebono),或「破曉櫻」(Daybreak cherry) ,是1925年美國人在加州苗圃用染井吉野櫻的幼苗改良,成為適合北美海岸寒濕天氣,免於疾病侵害的獨有櫻花品種,它原本祇取名為「曙櫻」,但因日本已有同名櫻花,那是一種多瓣和粉紅色的大花,所以在日本就被多加「美國」兩個字,或稱為:美國吉野櫻。

        大溫有約4萬株櫻花,其中美國曙櫻可能就佔了五分之一,3月下旬以後,把每條街道都粧得粉紅,很多個地方都可以看到曙櫻隧道,最負盛名莫過於位在日出社區的曙櫻樹洞,毎年吸引萬千櫻客佇足欣賞,奈何洞裡有兩株巨櫻慘被砍伐,換成其他樹種苗,形成洞中破了一個大洞,慨嘆美景從此成為絶響!

        「花謝花飛飛滿天﹐紅消香斷有誰憐﹖游絲軟系飄春榭﹐落絮輕粘撲繡簾。」這段黛玉葬花充滿對落花飄零,紅顏薄命的哀悼,美麗是短暫的,人們更應珍惜當下,在櫻花樹下忘情作樂,是謂「花見」(Hanami),這種日本獨特的賞櫻文化,在QE公園也不少見,乃古今中外皆然。由於櫻花盛開時熱烈,落花時繽紛,短暫的絢爛之後,便隨即結束生命,這種「壯烈」精神,儘管曾與隨時奉獻軍國,犧牲生命的「大和魂」連結,但是到了現代,「櫻花的美麗,已超越了階級和種族,並觸動所有人的靈魂!」英國現代著名園藝家 Roy Lancaster 說。

        美國曙櫻是嫁接櫻花,嫁接的櫻花有一個弊病,她不像染井吉野那麼花枝招展,卻有一個直立蔓延的樹冠,樹型很像一棵超大號的插技盆花。曙櫻與染井吉野櫻旣是同源,花式幾乎一樣,都是先花後葉,傘形花序,鮮花聚簇成球,使她更像新娘的捧花,其單層5瓣,花朵中等,花寬約3到3.5公分,不過初開時吉野櫻花色較白、曙櫻花色略帶粉紅,盛放後吉野櫻花色染粉,曙櫻花色卻褪得更白,還好曙櫻花芯偶爾會多出半瓣不完全的花瓣,就像在圖中那朵花芯略微彎出那半瓣花瓣,是除卻樹型和樹色之外,區分美國曙櫻與染井吉野櫻這兩種櫻花的重要特徵。

        曙櫻還有一個胞妹,叫做夕櫻,本期還有海貓櫻、雪雁櫻、日本山櫻和東亞毛山櫻(霞櫻)等很多櫻花,可參閲我們的電子書:《 雲城櫻花處處開 》


櫻花鑑賞時機稍縱即逝,大家不要錯過及時參與綠色文化俱樂部的年度櫻花文化生態國語解說活動,林聖哲老師將會在最適當的時機帶你欣賞到最漂亮的櫻花。        

綠色文化俱樂部是林聖哲老師於1993年創立,他是來自台灣的一位退休醫師,移民加拿大後,積極推廣生態環境保護教育,也帶我們認識這座城巿的建築,文化和歷史,每年春天櫻花季節,林老師都會引領我們走遍溫哥華每個角落,認識櫻花和欣賞各種植物,我倆對櫻花的認識,都是跟林老師學的。櫻花鑑賞時機稍縱即逝,大家不要錯過及時參與綠色文化俱樂部的年度櫻花鑑賞及解說活動! 前往 綠色文化俱樂部網站

參加過林老師八年的課,我倆記錄了很多老師講過的話,為大家寫了一本介紹溫哥華櫻花的書,本書搜集近200幅美麗照片,爬了近8萬多個格子,共280多頁,將依花期帶你逐個櫻區去欣賞,希望能讓大家瞭解溫哥華60種櫻花,讓林老師豐富的學識經驗留存大溫!

現在,本書已準備好11篇文章,共11條自駕賞櫻路線,帶你走遍溫哥華23個社區和鄰近地區,飽覽各種櫻花,並重溫埋藏在這座城市各個角落,已被大家遺忘的大小事。

本書不祇有介紹櫻花,還是有關溫哥華的歷史典故和歷史房屋風格的「葵花寶典」。歡迎各位參閱我們的電子書《 雲城櫻花處處開 》

相關文章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