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1867年,美國購買了阿拉斯加,兩年之後,橫越北美大陸的橫貫鐵路(Transcontinental Railroad)完成,形成包圍卑詩殖民地的情勢。基於命運的呼聲,也是一種信念,加拿大需要卑詩來完成大英帝國殖民地從西海岸到東海岸的統一,以阻止美國併呑整個北美。

另一方面,卑詩殖民地正在猶豫是否加入美國,仰或接受加拿大聯邦懇切的呼喚。1870 年 5 月,卑詩殖民地派出 Robert Carroll、Joseph Trutch 和 John Helmcken 三位代表前往渥太華談判加入新成立的加拿大聯邦時,他們很快就達成協議,聯邦政府願意全數吸收卑詩殖民地的巨額債務,允許卑詩擁有三名參議員和六名國會議員,最重要的是,將在十年內建造一條從東岸通到卑詩的鐵路,以拉近彼此的距離。因此,卑詩殖民地自1871年7月成為加拿大聯邦第六個省份。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D8A7504-scaled-e1622520982164.jpg
城堡風格的CPR車站於1899 年建成,15年後被現在的車站取代。

十年過去了,加拿大太平洋鐵路(CPR)終於動工興建,西岸終點站最初選定在 Burrard Inlet 最裡面處,並取名為「穆迪港」。這並不違反當初從西海岸到東海岸的協定,可是穆迪港並不是一個深水地,不利於遠洋航運運輸。1884年,卑詩省府為了換取太平洋鐵路公司同意,將西岸總站自內海的穆迪港延伸到更靠近海洋的深水區域,願意大手一揮,便將火車總站到南郊半山逾六千英畝的森林土地無償劃撥給鐵路公司作為回報。

當時太平洋鐵路的副總裁 William Van Horne (1843~1915)「欣然」同意將總站遷至 Granville。鑑於 Granville 或前述的 Gastown 都令人覺得太陌生,正當該地士紳們組織起來成立為市鎮,太平洋鐵路公司強烈建議他們採用「溫哥華」作為新市鎮的名字,最終這個太平洋終點站被命名為「溫哥華」。溫哥華自此正成為一個城市,市界範圍從市中心區擴及現在的16街(並將 Granville 的名字保留在 South Granville 區)。William Van Horne 亦於 1888 年接替喬治·斯蒂芬勳爵成為太平洋鐵路董事會的主席。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D8A8904-1024x683.jpg
就是在這個街口,Lauchlan Hamilton 定位了溫哥華市中心的主要街道。

溫哥華的街道是從 Hamilton 街開始

1884 年,Lauchlan Hamilton (漢彌頓, 1852-1941)被派遣前來選擇鐵路總站的地點,並勘定鐵路公司所獲得的土地利益。漢彌頓出生於安大略省,19歲時便成為英國北美邊界委員會的成員,該委員會主要工作是確定加拿大和美國之間的邊界。1880 年,漢彌頓加入太平洋鐵路公司成為首席土地測量師。那一年,當漢彌頓抵達時稱 Granville 鎮時,當地祇是一個300人的伐木營地,僅有水街(Water St.)那一個街區多一點的大小,在現在的水街區域,總共祇有三家旅館:Sunnyside 旅館、Granville 旅館與「口水傑克」的 Deighton 旅館,以及十幾間較小的建築物,包括商店、肉品店、宿舍、牛棚、房地產辦公室和由華人鍾華經營的洗衣店。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D8A8841-scaled-e1623008178585.jpg
Crosstown 位於 Pender 街外圍,就是圖内那個市中心斜角區域。

漢彌頓花了兩年時間清理森林和樹木,他依照地形最終決定了溫哥華市的位置,並佈置了後來成為溫哥華市中心半島的街道。1886年2月的某一天,漢彌頓站在以他自己名字命名的 Hamilton 街和 Hastings 街交界,並以此為中心(上圖的位置),將半島上的街道切成東西兩邊。漢彌頓為太平洋鐵路公司主張的權利最東面以 Carrall 街為界,最西端到 Burrard 街為止(亦即是『三個菜鳥」的煤港土地邊界),在 Hamilton 街西面擬定是鐵路總站與新成立的市中心商業區;在這條 Hamilton 街東面是原來 Gastown 的所在地,及其外圍一個俗稱「Crosstown」的斜角街道區域,那裡原來是中心半島連接 Burrard 半島的一塊低地,他以太平洋鐵路公司同事的名字,在 Crosstown 安排了 Cambie,Beatty 和 Abbott 三條擴散狀的街道,越過 Carrall 街之後,街道將從市中心的斜角陣列轉為東西方向排列。後來,Crosstown 這個微妙轉彎所代表的不僅僅是地理區間,它也是溫哥華市東區社會經濟和地區文化的分隔線。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D814046-1024x683.jpg
水街(Water St.)是溫市中心唯一仍然保留其最初期名字的街道。

漢彌頓將「三個菜鳥」(Greenhorns)的利物浦莊園以西那 1,000 英畝土地留作聯邦政府保留地(現在的史丹利公園),並將鐵路終點站設置於 Gastown 的西側,車站前的街道以一個斜角陣列中縱橫排列,那裡當時無人居住,正是漢彌頓心裡未來商業中心的理想位置。他首先為橫陳在溫哥華火車站門前兩條街道取名為 Cordova 和 Hastings,第三條從唐人街延伸到煤港的街道,他選擇了 Pender,接下來是 Dunsmuir 和 Georgia。

Cordova 是溫哥華島上 Esquimalt 港(維多利亞)的舊名,乃1790 年由西班牙海軍中尉 Manuel Quimper 以當時墨西哥總督(Don Antonio Bucareli Cordova)的名字命名。Hastings 取名自 George Fowler Hastings (1814-1876)中將,他率領的英國皇家海軍艦隊曾在1866年至1869年駐守在維多利亞 Esquimalt 港區,他亦參與過鴉片戰爭和克里米亞戰爭,為大英帝國掲開「日不落國」新頁。當時東區已有一個以 Hastings 為名的濱海村莊(今:日落社區),這條 Hastings 道路正好通往這個沙灘。

至於 Daniel Pender 是1860年英國皇家海軍調查船 HMS Plumper 號的船長,在喬治亞海峽有 Pender 島和 Pender 港以其名字為名。Robert Dunsmuir (1825–1889)是煤炭大亨,他當時正在溫哥華島上建設 Esquimalt & Nanaimo 鐵路,也熱情接待過漢彌頓一家人。Georgia 則是紀念英皇喬治三世 (1738-1820),他雖然失去了美國殖民地,是他派遣溫哥華船長前來探險的,溫哥華船長以他的名字命名了喬治亞海峽。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D8A9353-b-1024x682.jpg
W. Smithe 是卑詩第七任省長,他曾要求華人每年必需支付居留費。

1886 年 3 月 6 日,溫哥華土地第一次開始出售,由 AG Ferguson 以 700 元買下了水街夾 Carrall 街東南角的地塊(Ferguson Block),當時漢彌頓的土地專員辦公室就在那裡。太平洋鐵路公司作為溫哥華的主要土地所有者和房屋開發商。她賦予漢彌頓絶對大的權責,漢彌頓撓了撓頭,試圖想出更多名字,為他佈置的街道網絡命名,這些名字大多數是當時卑詩權貴,在喬治亞街以南,分別是:

  • John Robson (1824-1892) 於1861 年開設了卑詩第一家報紙,時任卑詩省省府秘書,自1889年到1892年擔任卑詩第九任省長。
  • William Smithe (1842-1887)是當時卑詩的第七任省長(1883~ 1887在任),也是一位強烈的「種族主義者」,他不希望鐵路華工留在卑詩,曾要求華人每年支付 10 元居留費,並禁止華人獲得任何王室土地和專業證照,間接促成聯邦政府立法向東方移民徵收人頭稅(當時九成華人集中在卑詩,東岸華人很少)。他在任內逝世。
  • Hugh Nelson (1830-1893)是卑詩第四任省督,卑詩内陸城鎮 Nelson 也取自其名。
  • John Helmcken (1824-1920)醫生是道格拉斯的女婿,也是卑詩加入加拿大聯邦三位談判之一。
  • Alexander Davie (1847-1889)繼 William Smithe 之後擔任卑詩第八任省長,他毫不隱瞞其自豪傾向,也在任內逝世。
  • Montague Tyrwhitt-Drake (1830-1908),時任卑詩省最高法院法官。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D8A9367-b-1024x684.jpg
Granville 街通往 South Granville,1920年代取代 Gastown 成為購物中心。

溫哥華市中心南北向的街道名稱來源

  • Robert Carrall (1837~1879),曾在1867年到巴克維爾行醫及投資卡里布採礦業務,是卑詩省加入加拿大聯邦的三名代表之一,後被任命為參議院議員。
  • Harry Abbott (1829-1915),太平洋鐵路的太平洋區首任總監。
  • Henry Beatty (1834-1914),太平洋鐵路的湖泊運輸部經理。
  • Henry Cambie (1836-1928),太平洋鐵路工程師,後來定居溫哥華。
  • Lauchlan Hamilton (1852-1941),漢彌頓自己。
  • Joshua Homer (1827–1886),是新西敏的鋸木商和議員。
  • Albert Richards (1821-1897),大律師,自1875-1881年擔任卑詩省第二任省督。
  • Frederick Seymour (1820-1869),卑詩殖民地第二任總督,卒於任內。
  • Granville Leveson-Gower (1815-1891)第二伯爵,英國殖民地大臣。
  • Samuel Howe (1864-1939)是一位富裕商人,在 Point Grey 選區當選省議員。
  • Phipps Hornby (1785-1867),自1847年至1851年防衛 Esquimalt 港的海軍少將。
  • Harry Burrard-Neale (1765-1840)海軍上將,是溫哥華船長的好朋友。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D8A4580-b-1024x682.jpg
Mole Hill 歷史街區保留四座建於1889年的古居,Pendrell 街1137號是其中之一。

在西端社區,Mole Hill 歷史遺產區難能可貴地保留了30棟1888年至1900年代溫市最早期歷史房屋,它的名稱源於最早在南地開墾農場的 Henry Mole。漢彌頓當年也在西端社區留下幾條街道的名字,那是他在地圖上發現的地理位置,例如:

  • Thurlow 街:以 Thurlow 群島命名,溫哥華船長於 1792 年以 Edward Thurlow 男爵的名字命名這些島嶼。
  • Bute 街:以 Bute Inlet 命名,由溫哥華船長以英國第三代 Bute 伯爵 John Stewart 的名字命名。
  • Comox 街:源於聚居在溫哥華島中部的 Comox 半島,在 Kwak̓wala 族的辭彙裡,“K’omoks” 的意思是「富饒之地」。
  • Pendrell 街:以 Pendrell Sound 命名。商人 Alfred Pendrell Waddington (1796-1872)曾試圖建立一條從 Bute Inlet 到 Chilcotin 的鐵路,最終受到原住民反抗而失敗。
  • Cardero街:以 Cardero 航道命名。Josef Cardero 是1792年西班牙 Galiano 探險隊的繪圖師,也是一位畫家。
  • Denman 街:源於 Denman 島。英國海軍少將 Joseph Denman (1810-1874)曾在 1864-66 年駐守太平洋站,他有一次在 Tofino 附近血腥鎮壓一個反抗部族,造成 15 名原住民身亡。不過,他在1840 年廢除了 Gallinas 境內的奴隸貿易,解放了 841 名黑奴。

1886年7月4日,第一輛橫貫大陸的火車抵達穆迪港,1887年5月23日,太平洋鐵路列車風光地駛達溫哥華,她立即成為跨太平洋航運之間的樞紐。一年後,36 歲的漢彌頓被轉調到溫尼伯,繼續擔任 CPR 首席測量員。雖然溫哥華整個市中心佈局都是由漢彌頓設計的,他知道哪裡土地漲得最快,卻從來沒有炒過半吋地皮,他於多倫多去世。1890年,這個剛剛萌芽的溫哥華市中心半島,已經從六年前的三百人,搖身變成一座一萬人的繁榮城市,它有三層樓的磚屋,自來水與下水道,電燈或煤氣燈照明,以及本地電話系統,並擁有有軌電車。

本文資料主要參考 Elizabeth Walker 著作《溫哥華的街道名稱》( Street Names of Vancouver)。它可通過溫哥華公共圖書館網上獲取。

相關文章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