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6 年 6 月 13 日的一個星期天,大約下午兩點炎熱的午後,從海峽吹來徐徐微風,當時 George Keefer 和他的工人受僱於太平洋鐵路,正在漢彌頓街南面(近耶魯鎮鐵路圓屋附近)一處高地上清理樹林,他們將樹樁和樹根堆得像小山那麼高,然後用最原始的方法想將它們燃繞成為灰燼。可是,微風突然變成了狂風席捲起火焰,火苗順著風勢落在水街的房屋上,火勢以驚人的速度蔓延,相鄰的建築相繼陷入一團團的熊熊烈火,狂風很快使得火勢失控,在短短不到 45 分鐘的時間內,便將這座新城市建立的數百座建築物完全摧毀,造成多達 28 名居民死亡,連建於 1881 年最古老的 St. James 聖公會教堂的鑄鐘都溶化為一團熔渣,該教堂然後在 Gore 夾 Cordova 街找到一個新的位置,該鑄鐘殘骸可以在溫哥華博物館看到。

水街是溫哥華第一條街道,很多房屋都是在大火災之後立刻建立。

祇有極少數房屋能夠倖免於難,喜事定鋸木廠商店是唯一至今仍被保留下來的,它後來被遷移至 Alma 街腳下並改建為博物館;福溪附近(今科學世界) Bridge 旅店和幾處住宅未受波及,該旅館當時被用作臨時太平間;Prior 街有三座小木屋倖存下來(但它們在 1930 年代被拆除);以及堅固的 Regina 旅店得以逃過災難,還有奧本海默的大廈,當時它仍在建設中。

這間 Regina 旅店位於水街夾 Cambie 街西南角的黃金地段(水街 300 號),正對著現在著名的蒸汽鐘,但是這間逃過一劫的旅店,最終於 1907 年被其新主人改建成為四層樓愛德華時代風格的愛德華飯店(如下圖),它被非常昂貴的花崗岩石材完全包裹,下層樑柱用鑄鐵裝飾,在當時的建築中異常罕見。愛德華飯店現在是一座商辦大厦,樓下兩層為 Water St. Café 餐廳。在其右側是同樣建於 1912 年的 Taylor 大樓與 McPherson 大樓,其原址是建於 1888 年的 Oriental (東方)飯店,McPherson 大樓前立面的棕褐色磚內嵌著紅磚菱形圖案,是由 Townsend (譚森)父子設計。

Edward Hotel,Taylor Block, McPherson Block,Water St. Café
Regina Hotel 得以逃過災難,但它於1907年被街角這棟 Edward Hotel 取代。

大火災使得溫哥華重新開始,來自鄰近鄕鎮的物資緩助非常慷慨,並在幾天內為該市籌集了數千加元,其中一部分用於購買溫市第一輛消防車;喜事定鋸木廠經理 Richard Alexander 後來提供工廠内的所有木材,好讓大家儘快重建。居民組裝了帳篷作為臨時避難所,重建工作在第二天就迅速展開,幾個月後,新建築如雨後春筍般湧現,企業重新開業,創造出一座偉大城市。

在 Carrall 街夾水街之間是當時城鎮的市中心,Tremont 旅館(Carrall 街 210 號)在大火之前擁有一間很受歡迎的酒吧,幾天後,它最初以簡陋的小屋重新開放,但幾個月後,新業主 John Abrams 決定用磚石重建了他的旅館(如下圖),故又名為 Abrams 樓。它曾被標榜為溫哥華第一間磚砌旅館,是本市最古老的建築之一,仍然屹立在原址上,其採用維多利亞時代簡單意大利風格,前立面採用齊平的彩繪磚,從二樓有一對伸出的木製陽台。它的樓梯非常窄小,大胖子一定擠不上去!

 Abrams Block, Tremont Hotel
Abrams Block 建於1887年,其原址是 Tremont Hotel。

John Abrams 後來成為大業主,在 Carrall 街和 Cordova 街擁有幾間商店,根據 Changing Vancouver 網頁紀載,Abrams 於1890年還擁有了當時城内最富麗堂皇的 Alhambra 大飯店,可是 Abrams 在 1893 年去世,他的商業王國隨之瓦解。曾經有一段時間 Tremont 旅館被更名為 Kings 旅店,直到最近十年,Merrick 建築設計公司將 Abrams 樓修復並作地震升級,在其 11,618 平方呎室內面積內規劃了五個住宅和兩間商店,並於 2019 年 10 月以 1,085 萬加元轉售。

Boulder Hotel
Boulder Hotel (1890) 原由 Alfred Ferguson 投資興建,第三層樓是 1910 年代添加的。

在 Tremont 旅館左右兩側分別是 Ferguson 街區加建於 1889 年的商店和 Town & Robinson 樓(1889),前者後來被 Frank Filion 購買作為雜貨店。Frank Filion 夫婦是來自蒙特婁的雜貨商,他們在 1895 年搬到了當時祇有一層樓的Ferguson 街區商店(Carrall 街 204 號),並於 1909 年聘請了 Parr & Fee 建築師在商店上方增加兩層作為旅館,它的名稱在甚麼時候更改為 Glory 旅館已不可考。其斜對面分別是 Alhambra 大飯店(1887),Bodega 旅店(1900)以及 Alfred Ferguson 建造的 Boulder 飯店(1890),皆是蓋斯鎮早期混合旅店和商業建築的典型代表。

Ferguson Block,
oldest house in Vancouver
Ferguson Block 在大火災後立刻興建,稱得上是溫市現存第二老的房子。

Ferguson 街區位於楓樹廣場最顯眼的角落之一,是最早從灰燼中重新升起的磚石建築,大家對 “Ferguson” 這個名字可能覺得陌生,但是英吉利灣有一個岬角留下他的名字。Alfred Ferguson (弗格遜, 1843-1902)是一名來自美國的土木工程師,因為承包建設太平洋鐵路的隧道工程,而於1885年聞風到達溫哥華。當太平洋鐵路出售溫哥華土地時,弗格遜站在隊伍最前面的第一位(CD Rand,Walter Graveley 和 James Horne 站在他後面),因此選購了位置最佳的土地,他後來成為房屋開發商,身價因而水漲船高,他曾經擔任水務公司的董事,也是電氣街車六個發起人之一。可是弗格遜膝下無兒,他將大半遺産留給溫市,所以市府命名弗格遜角永遠提醒著他的慷慨。

Ferguson Block 是 WT Whiteway 在溫市第一座作品,罕見地將自己的名字刻在牆角上。

大火災後,弗格遜立刻委託 WT Whiteway (威廉·韋威)設計了這座建築,Ferguson 街區展示著維多利亞時代意大利風格,當時溫市沒有製磚廠,所有建築材料都是從舊金山乘船運載來,但它於 1887 年初就建成了,稱得上是溫市現存最古老的房子之一,CPR 土地辦公室及地方法院都立刻搬入辦公。這也是韋威在溫市的第一座作品,故罕見地在基石上刻下他的名字。不過,Ferguson 街區幾乎在它建成前後,弗格遜就將這個街區賣給 Hugh Chamberlain,並一度更名為張伯倫街區。張伯倫在後方增加了一層(後來成為 Filion 雜貨店),又在建築物的側面增加了兩戶,從而形成了我們今天看到的結構。

Dougall House (1890)是一棟堅固的石塊建築,其背景是 Metropole 飯店(1910)。

除此之外,蓋斯鎮在火災後立刻重建又能保留到現在的建築物包括 Alhambra 飯店(1887)、Oppenheimer 倉庫(1887)、NS Hoffar 設計的 Arlington 樓(1887)及其作品群,其他較早期的建築還有:水街 117 號的 Lovell 樓(1889),Carrall 街 325 號的 McConnell 樓,Abbott 街 228 號的 Hickey 樓(1889)與其隔壁 234 號較小的 Rees & Higgins 樓(1889),以及 Abbott 街 306 號的 Dougall 之家(1890)等。

本文資料來源:Heritage Site Finder,Historic Places 及 Changing Vancouver 網頁

相關文章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